任正非怒了:公开批财务岗千人大裁员 再提CFO重要定位

  任正非怒了,这种领导鼠目寸光!公开怒批财务岗千人大裁员,再提CFO重要定位

  疫情之下,世界各地裁员声四起。任正非却在这一当口,借炮轰裁员,重提CFO定位。

  5月6日,华为心声社区公开了任正非近期在平台协调会上的讲话内容,就财务人才如何螺旋式上升,走上管理岗位,接替机关重要岗位的工作进行了重点阐述。

任正非怒了:公开批财务岗千人大裁员 再提CFO重要定位

  此前,任正非曾多次公开提到CFO的重要性。任正非认为,称职的CFO应当有一线实践经验、懂业务、甚至随时可以接任CEO。华为CFO孟晚舟也曾因成功主导了全球账务系统的统一化和标准化建设,多次受到任正非的认可和表扬。

  裁掉1100个PFC让我生气不已

  “我们招聘大量的优秀员工,加入项目财务(PFC)的工作,是为了培养未来的接班人。”任正非在讲话一开始,就明确了华为在财务人才中培养选拔干部的思路。

  华为PFC人数最多的时候有1700人,其中包含了大量外国名校毕业的博士、硕士,这原本都是华为培养财务专家、储备干部的资源基础。

  所谓PFC(ProjectFinancialContoller),指的是协助项目经理进行项目经营管理的财务角色,支撑的项目经营活动包括概算、预算、核算、预测和决算等。

  作为连接财务和业务之间的纽带,在任正非的眼里,PFC通过跟进一个个项目,对一线业务有着深刻的了解;进而逐渐螺旋上升,择优选拔出适合管理岗位的人才,接替机关的重要岗位工作;甚至最终成为CEO的接任者。

  市场上并不缺少CFO出任CEO的案例。例如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携程CEO孙洁、万科董事长郁亮均是CFO出身;而在国外,英特尔CEO鲍勃·斯旺在90年代就担任过通用照明的CFO。

  任正非对于CFO的看重由来已久。此前2011年6月,他曾在与罗马尼亚账务共享中心座谈会上提到,“CEO下台,CFO可以随时接任CEO,这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合格的CFO。”

  彼时任正非算了一笔账,华为有将近140个代表处,70-80个系统部,每个都需要一个CFO;每条的产品线和子产品线,也需要一个CFO;华为要施行项目管理制度,需要项目CFO,支持的平台也需要CFO……算起来至少需要1000个CFO。

  然而“几年前一阵寒风吹”,竟有领导裁掉了1100人。辛苦培养的接班人梯队惨遭裁员,着实戳到了任正非的逆鳞。他毫不留情地指责说,“这种领导鼠目寸光”。

  关键时刻立刻接替CEO指挥

  在任正非计划中,PFC的成长路径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

任正非怒了:公开批财务岗千人大裁员 再提CFO重要定位

  首先,招聘高智商、高学历的PFC进入项目,从核算开始,经过预算、计划、项目管理等,逐渐了解一线业务。同样的,部分适合作财务的业务人员,也可以在基层熟悉财务后混合进这一队列。

  接着,PFC做得好后,可以在一两年后做大项目CFO或小项目CEO,真正搞懂基层的具体工作要怎么做的好,保证将来即使升入机关,也不至于变成“空军司令”。尤其是小CEO,要接受项目生存、组合资源、解决方案、配适网络、分包验收等等环节的洗礼,从而快速成长。

  然后,当这些优秀人才逐渐走上管理岗位,升为作战CFO后,他们又将会作为作战CEO的助手,捆绑在一起对项目有更多的感受。“在CEO受‘伤’的关键时刻,CFO就能立即替代指挥,作战CFO应该在全业务、全方位、全时段都是明白人。”

  任正非表示,所有基层财经人员的成长,都是功夫在诗外,一定要借助这段时间真正地熟悉广谱的业务,成为“万金油”,真正的“万金油”。年年轻轻就拥有了实战经验,终身享用不完。

  要努力补课成为半个专家

  事实上,并不是任正非第一次强调,财务人员应当深刻理解业务。同样是在《任总与罗马尼亚账务共享中心座谈会纪要》中,任正非表示,账务体系的员工多数人不懂业务,这样的话你们对业务的理解就不会很深刻,服务也只是机械的、教条的、无原则的、无价值的基础会计服务。

  为此,任正非也曾给财务人员提出过要求。例如,每个财务人员至少要能读懂合同;希望账务能担起“大坝”的责任,对业务行为应该有监督和制衡的作用;以及告诉公司利润如何有效地激励到各个业务单位。

任正非怒了:公开批财务岗千人大裁员 再提CFO重要定位

  而在最近的这段讲话中,任正非则强调,平台CFO没有经过PFC、作战CFO成功历程的人要赶快补课。

  “你说你懂交付了,我们考你的采购、考你工程如何分包;你懂工程了,考你法务、公共关系、合规管理;中央集权的工作随时接受飞行检查。在你所协调的范围内,你都要成为‘半坛子’专家,不然你如何协调得了呢?”

  在任正非这里,学习是一件没得商量的事。他说,平台CFO要具有COO的能力,没有的赶快补,一年有104个周末,抽一些去学习。“有人说我要休息,那你就把官位让给别人吧,有的是人愿意冲锋。”

  “为了胜利,必须逼你们,你们不努力去补课,就换人。换下来的人不一定不好,但改革一定要成功,我们输不起,不会因迁就一些人毁了改革大局。在岗位就要努力去实现自己的责任,失去机会,什么时候再来,天上不会掉下来一个林妹妹。”

  全球裁员风波仍在持续

  不得不说,尽管任正非此次发声,本意是在于讨论CFO在华为内部的发展定位。但在当前这个微妙的时间节点,人们仍会不自觉地联想到正在全球范围内扩散开来的裁员阴霾。

  上周有消息称,随着海外疫情形势日益严峻,全球智能手机需求大幅下滑,富士康的很多客户都削减了订单。券商中国记者调查发现,面对人力供过于求、工作分配失衡,富士康也只能通过员工放假甚至裁员来解决,波及到的主要是大量派遣工。

  4月10日,海信集团被曝计划大规模裁员一万人。海信集团对此回应称,受全球疫情影响,集团海外业务收入占整体收入已超过40%,经营形势更加严峻,故采取高管带头降薪、通过末位淘汰等措施,提高系统效率,稳住业绩。

  国外方面,北京时间5月6日晚间,Uber也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一份文件中坦诚,疫情期间,乘车人数骤减,为此公司决定精简员工人数,裁员3700人,占总员工数量约14%,其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在今年接下来的时间里也无报酬可领。

  在Uber之前,Lyft和Airbnb也采取了类似的裁员措施。不久之前,Lyft表示,受疫情影响公司收入减少,因此公司将裁员近1000人(17%);而Airbnb则表示将裁去1900名员工(25%)。

  有人忙不迭“优化”,也有人选择了“硬刚”。

  面对海外竞争打车软件Uber、Lyft的裁员风波,滴滴总裁柳青5月7日表示,滴滴的核心网约车业务已经小幅盈利,国内市场在逐步恢复。滴滴没有裁员,也没有裁员或筹集资金的计划。

  而在4月24日晚,董明珠也在直播结束后表示,因受疫情影响,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销售收入,比预期的销售目标减少300多亿元,但即使再困难,公司也不会采取裁员计划。

责任编辑:李思阳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