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布衣股价再跌13%,杭州市西湖区相关部门约谈江南布衣

  近日,因在童装上印有不妥文字、图案,江南布衣童装品牌jnby by JNBY被一众消费者揭开其一个“隐秘的角落”。9月26日,杭州市西湖区相关部门已约谈江南布衣。“西湖发布”发布关于江南布衣童装印有不当图案问题事件的通报称:近日发现,有网民投诉江南布衣服饰有限公司生产童装印有不当图案。对此,西湖区相关部门已约谈该企业,责成企业立即下架涉事童装以及同类型款式服装,对已售涉事童装作无理由退货处理。同时,成立由区市场监管局等部门和属地街道组成的调查组,对该事件进行调查,并将依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进行处理。

  江南布衣股价大跌

  “童装风波”直接影响了江南布衣的经营节奏和股价。26日,江南布衣报收14.980港元,股价下挫13.21%。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分析江南布衣财报发现,截至今年6月30日,其涉事童装品牌jnby by JNBY的收入为6.5亿元,仅次于其主品牌JNBY和男装品牌速写。在2021财年,jnby by JNBY48%的增长速度远高于主品牌JNBY的30.5%和男装品牌速写的20.2%,成为集团品牌矩阵中的“新增长点”。

  产品销售单价大多超过300元、门店众多的jnby by JNBY被业界视为江南布衣的“利润奶牛”。据悉,在线下方面,截至今年6月30日,jnby by JNBY门店数量已达470家,超过了集团男装品牌速写320家的门店数量,是江南布衣旗下主品牌JNBY门店数量的一半有余。自2016年江南布衣上市以来,jnby by JNBY品牌的近五年的营收增速分别为44.8%、34.3%、20.8%、-6.7%和48%。除了2020财年外,其营收增速均呈现高位数增长。

  据悉,该童装品牌主打艺术化和童装成人化等特性,其打出的这两张“差异化”牌使得其从一众阳光可爱路线的童装品牌中脱颖而出。记者留意到,该品牌天猫店铺童装产品销售单价大多超过300元,有的连衣裙售价直接破千元。

  与此同时,jnby by JNBY的设计师却少之又少。江南布衣创始人之一的李琳曾于2018年透露当时设计团队规模:旗下四个品牌中,JNBY、速写和less分别约有十多位设计师,“jnby by JNBY童装少一些,只有四个。”李琳表示。

  财报显示,2014~2016财年,江南布衣投入产品设计、研发部门的费用分别为4830万元、4870万元与5670万元,占当年营收比例分别为3.5%、3.0%及3.0%。时隔五年,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12个月内,江南布衣的服装设计费共计2390.7万元,较上年同期的3268万元减少约878万元。

  童装、动画作品都在规范肃清

  记者留意到,一开始,面对消费者指控,江南布衣只是在其评论区进行回复;23日,江南布衣终于在其官微发布道歉声明并表示已购买相关产品者可进行退货处理。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26日再次浏览jnby by JNBY天猫旗舰店时发现,其仍在正常经营,首页并未对此事件进行任何说明,目前其在售的儿童衬衣等产品,并未出现此前消费者反映的不妥文字和图案。

  有行业观察者表示,就在日前,《迪迦奥特曼》全网下架,还有不少动画作品也受到波及,原因就是作品中的暴力行为可能对未成年造成不良影响。而前不久,各大游戏平台也都发布了限制未成年玩游戏的最新动作。当江南布衣的部分童装产品可能影响到儿童心理健康被大众获悉后,迅速引发社会关注,这或意味着,“童装风波”对江南布衣将是一次重创。

(官微截图)(官微截图)

  链接:创始人夫妇已非中国籍

  据悉,杭州江南布衣服饰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为登记于1997年9月4日,该公司是由李琳和吴健夫妇创立。李琳是该公司大股东,也是公司法人、执行董事。李琳则负责公司服装业务的设计与创新,把控产品整体走向。

  江南布衣2016年的招股书显示,李琳和吴健夫妇国籍已非中国,而是圣克里斯多福及尼维斯籍。截至2021年6月30日,李琳和吴健二人合计持有江南布衣上市公司61.47%的股份,按照9月26日江南布衣77.71亿港元的市值计算,这对夫妇身家超47亿港元。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涂端玉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李波

  视频/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涂端玉 李波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龙嘉丽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