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与权的交易?贵州茅台国际大酒店的秘密:睡着赚钱

  红星资本局原创

  记者|杨佩雯 卢燕飞 摄影报道

  如果你去茅台镇旅游,多半会有朋友托你帮忙带两瓶原价的53度飞天茅台。

  9月12日,红星资本局走访发现,现在茅台镇只剩下一个可以原价购买的点位——茅台国际大酒店。而这个点位的购买门槛是,必须是酒店的入住客人。

  在这家酒店,价格最低的房型是1235元/天的高级房,而且等着入住的人多得很,即便你铁了心要花这笔钱办理入住,也未必排得上号。

  酒店火爆的背后,还隐藏着这样的交易——如果想要走捷径入住酒店,首先得给出800元-1200元的“好处费”,这笔钱或流向酒店员工,甚至茅台公司的“领导”等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茅台国际大酒店是贵州茅台(600519.SH)的分支机构。贵州茅台2021年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以酒店收入为主的“其他收入”项,约为7743万元。

  茅台镇难买原价飞天茅台

  全镇仅一个点位,在酒店“睡着赚钱”

  走在茅台镇的街道上,呼吸之间都可以闻到浓重的酒糟发酵的味道。

  茅台镇是贵州省遵义市仁怀市的下辖镇,这里是酱酒的圣地,也被誉为“中国第一酒镇”。不仅如此,这里还孕育出了总市值超过2万亿元的上市公司贵州茅台。

  需要说明的是,贵州茅台生产的酒类产品在流通过程中实际上形成了“价格双轨制”。以53°飞天茅台酒(以下简称“飞天茅台”)为例,其终端指导价是1499元/瓶,但市场价格长期在3000元/瓶徘徊。

  而随着贵州茅台对销售渠道的管控加严,茅台镇曾一度成为全国各地黄牛们的聚集地。

  有黄牛告诉红星资本局,过去,飞天茅台在本地的放量渠道很多,“运气好的话,去一次茅台镇可以原价买8瓶。”

  9月9日-12日,红星资本局在茅台镇走访时向多方确认,截至今年年中,茅台镇原有两个点位可以原价购买茅台酒,其中一个是中国酒文化城(景区),因疫情管控暂时关闭,景区内的专卖店也暂停营业。

  因此,茅台镇现在只剩下一个可以原价购买的点位——茅台国际大酒店。如果想要在这个点位原价购买飞天茅台,必须入住这家酒店。

钱与权的交易?贵州茅台国际大酒店的秘密:睡着赚钱

  茅台国际大酒店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该酒店的房型分为8种,价格在1235元/天到17999元/天不等。按照该酒店的相关规定,入住的客人以人头计算,每人每天可以原价购买一瓶飞天茅台。

  据茅台国际大酒店的官网,其共有房间275间。假设每个房间入住2个人,每人可以购买一瓶飞天茅台,也就是说每天大约会有550瓶原价的飞天茅台通过酒店流出。

  “供应没有限量,有多少个人住,就有多少瓶酒来卖。”酒店内的专卖店工作人员对红星资本局说。

钱与权的交易?贵州茅台国际大酒店的秘密:睡着赚钱

  茅台国际大酒店的价目表

  假设两个人一起入住一间价格最低的1235元/天的高级房,以原价1499元购买两瓶飞天茅台,再以3000元/瓶的价格转手卖出去,刨掉房费,一天仍能赚到1767元。

  “入住就是赚钱,真的是睡着赚钱。”一名茅台镇当地的居民向红星资本局感慨。

  贵州当地人不允许入住买酒

  只接受电话预订,电话长期占线

  “睡着赚钱”听上去很诱人,但想要成为这家酒店的客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先过五关斩六将。以携程为例,即使将时间往后推一个月,页面仍显示:所有房间都是订满状态,无法下单。

  不过,茅台国际大酒店的前台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网上只有图片,没有放房,我们不在网上卖的,只能打电话预订。”

  红星资本局从工作人员处了解到,预订酒店房间、购买飞天茅台有诸多限制:

  只接受电话预订,且只能预订3天内的房间;

  贵州省当地人即便入住该酒店也不能买酒;

  哪怕是住店客人,一个月也最多只能买6瓶酒。

  据上述工作人员介绍,接预订电话人员的工作时间是08:00-21:30。9月12日,红星资本局在该时段内先后拨打了11次电话,但始终处于占线状态,无法接通

  “打电话的人比较多,一到那个时间,就会有成百上千个电话打进来,不一定能接到你的。有时候可能还要跟客人解释一些东西,一个电话就要磨蹭10多分钟。”上述工作人员说。

钱与权的交易?贵州茅台国际大酒店的秘密:睡着赚钱

  茅台国际大酒店内的贵州茅台专卖店,人多的时段有保安在旁查看相关证明

  在走访的过程中,红星资本局发现,与茅台国际大酒店相隔一条马路的对面,有一处露天停车场,这里是黄牛们的聚集地。

  这些黄牛不仅向已经入住的客人高价收购飞天茅台,也向无法入住、失落而归的旅客兜售茅台。

  黄牛告诉红星资本局,他们近期向住店客人开出的收购价在2800元-3000元不等,但售价和市场价差不多,并不会因为这里是茅台镇而变得便宜。

钱与权的交易?贵州茅台国际大酒店的秘密:睡着赚钱

  茅台国际大酒店对面露天停车场的黄牛们

  “有的人住我们酒店买了酒,不是拿回家收藏或者喝,而是直接卖给门口的黄牛。价格翻一倍,有的人是经不起这样的诱惑的。”有酒店的工作人员对红星资本局说。

  奇怪的团体“作案”:

  一群村民提着茅台上了同一辆车

  在茅台国际大酒店对面的露天停车场,红星资本局添加了一名黄牛向明贵(化名)的微信。他称,自己长期在这个露天停车场附近活动。

  翻看他的朋友圈,可以发现有多条相似的内容,“出大酒店带票散飞(指散装飞天茅台),有需要的老总看过来。”

  以他在9月12日、14日的朋友圈为例,从晒出的图片来看,他12日从茅台国际大酒店带出20-28瓶飞天茅台,14日带出15-24瓶。

  这么多从酒店流出的酒,是怎么快速集中到一个人手上的?对于红星资本局的疑惑,向明贵并没有正面回答。

钱与权的交易?贵州茅台国际大酒店的秘密:睡着赚钱

  向明贵朋友圈发出的12日、14日照片(拼图)

  9月10日中午,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至少有6名打扮相似的女性先后从茅台国际大酒店的大堂出来。

  她们三两成行,几乎每个人都背着笨重的大书包,说的方言和茅台镇当地的方言相似,每人都手提贵州茅台酒的袋子(内有飞天茅台)。

  在接受红星资本局询问时,她们称都是当地人,酒是帮公司的“老板”买的,来住酒店就是为了买飞天茅台,酒店的价格、预订方式她们都不清楚,是“老板”一起订的。

  而后,这些人先后登上一辆面包车,装酒的袋子被放到车尾或车座附近。

钱与权的交易?贵州茅台国际大酒店的秘密:睡着赚钱

  从茅台国际大酒店走出来的多个人手提贵州茅台酒袋上了同一辆车

  按照茅台国际大酒店的规定,贵州省的当地人并不能入住酒店,如果这群女性真的都是当地人,为什么她们能成功入住并且买到飞天茅台?

  “这边有专门做这种生意的,请人住酒店、回收酒,一般是拿外地身份证预订房间,请当地年纪比较大的村民入住,大约会给这些村民100元左右。”在当地工作、生活近10年的吕思(化名)告诉红星资本局。

  红星资本局还从另一名住店客人——李二姐(化名)的身上找到了另一种可能性。李二姐称,虽然她长期在贵州省遵义市生活,但她身份证上的住址仍然是老家重庆,可以顺利入住酒店。

  在遇到李二姐时,她正在前台咨询:住店客人一个月只能买6瓶酒。她上个月X号入住酒店、连住5天并买酒,那她下一次可以再买酒的时间具体是哪一天?

  那个预约电话有时候的确是打不通。”李二姐告诉红星资本局,她是通过电话预订的酒店房间,上个月住了5天,购买的酒都给了自己的孩子。

钱与权的交易?贵州茅台国际大酒店的秘密:睡着赚钱

  住店客人需要到前台进行预约,在某一时段前往买酒。小票由受访的住店客人提供

  “没法讲”的预订方式

  工作人员:领导帮订,担保客人不是黄牛

  9月9日-12日,红星资本局随机在茅台国际大酒店内截停了4批住店客人,每批约2-5人(同行者),并询问他们订酒店房间的方式。

  其中,只有一批住店客人表示,她们的房间是通过电话预订的,“电话是很难打通,看运气。”

  另有两批住店客人先后告诉红星资本局,他们所在的公司和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茅台集团”)等有业务往来,是对方帮忙订的房间。

  天眼查APP显示,茅台国际大酒店是上市公司贵州茅台的分支机构,而贵州茅台的控股股东为茅台集团。

钱与权的交易?贵州茅台国际大酒店的秘密:睡着赚钱

  图据天眼查

  在贵州茅台披露的财报中,“其他收入”以茅台国际大酒店的收入为主。在今年上半年,这笔收入约为7743万元。

  除了前述的3批客人外,另一批住店客人在被问及是如何订到酒店时称,“这个没法讲。”

  随后,当时也在场的酒店工作人员对红星资本局透露,“因为他们这种是找领导订的。我直接可以跟你讲,你要是找XXX(指某领导)订的话,我把整个酒店的房间给你留着都没问题。”

  集团领导可以担保这些人不是黄牛,所以他们说要帮人订房间的话,我们都很乐意先为他们订。因为这些大多是茅台集团从外地过来的客人,需要入住酒店。所以说,我们这边大部分的房间都会为他们留着。”上述工作人员对红星资本局说。

  不过,茅台集团领导们的担保真的真实吗?

  800-1200元的“好处费”

  “‘领导’一个房间一天要收1000元”?

  严俊(化名)是茅台镇某酒类品牌的分销商,他告诉红星资本局,上周,他的外地亲戚们来到茅台镇,顺利住进茅台国际大酒店,连住了5天。

  这都是要找关系,找那些‘领导’才住得进去,但是‘领导’一个房间一天要收1000块钱。”严俊告诉红星资本局,他的亲戚买了酒以后出来再卖掉,赚其中的差价。

  以严俊告知的信息推算,其亲戚连住5天可买10瓶飞天茅台(一个房间2个人头),房费、购酒费、“好处费”一共26165元,以3000元/瓶的价格再卖出去,仍能赚3835元。

  你想,假如我是‘领导’,我给你开10个房间,我一天就能拿到1万块(好处费),5天就有5万块。所以很多人(有意见),真正来旅游的人住不了,全是那些炒酒的住进去,这个价格就是这么炒起来的。”严俊对红星资本局感慨。

  9月9日-12日,红星资本局先后遇到两位声称可以帮订茅台国际大酒店房间的人。

  其中,赵维刚(化名)是报价最低的,除了正常的房费外,收“好处费”800元/天/间。他告诉红星资本局,他认识茅台大酒店的工作人员,但要每天晚上8点后才能确定是否可以入住。

  “每天晚上8点左右,如果说有多余的房间,或者说预留的房间没开出去,那TA(指其认识的工作人员)相当于就是可以拿出来、卖给我们,也是可以正常买酒的。”赵维刚称,这种不能指定房型,要看当天放出来的是哪一种。

钱与权的交易?贵州茅台国际大酒店的秘密:睡着赚钱

  茅台国际大酒店内专卖店的展示柜

  除了赵维刚外,前文提到过的黄牛向明贵,也声称可以提供这一项“服务”,但要收1200元/天/间的“好处费”。不过,他并未透露是通过什么渠道去预订房间。

  “找对人了,就住得进去。”向明贵还告诉红星资本局,最近茅台集团正在办接待,想要入住需要等一等,有房间时会联系记者。截至发稿,向明贵尚未再联系红星资本局。

  钱权交易是否存在?

  贵州茅台:没听说过该情况,会反映

  从多方打听的情况来看,茅台国际大酒店甚至是茅台集团内部,似乎存在有钱权交易的行为。记者向酒店前台工作人员询问相关问题时,对方称,“你去问问他们房间号(等信息),我们可以查一查。”

  9月16日,红星资本局致电贵州茅台的证券部电话,其工作人员称,“这种情况还没有听过,我们这边会反映一下,去大酒店那边问问。”

  事实上,市场上一直有观点认为,贵州茅台生产的酒类产品在流通过程中实际形成了“价格双轨制”,巨大的价格差是产生腐败的根源。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2019年5月,茅台集团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贵州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经查,袁仁国把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大搞“家族式腐败”……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从袁仁国被通报“双开”至2020年7月,茅台集团及其子公司已有至少13名高管被查。

钱与权的交易?贵州茅台国际大酒店的秘密:睡着赚钱

  茅台集团内的标语

  在今年8月30日晚间,贵州省人民政府在官网连发两封涉及茅台的人事通知文件,贵州茅台发公告称收到文件,将按相关规定尽快召开会议对职务调整进行审议,待审议通过后生效。

  按照相关文件,高卫东不再担任茅台集团的董事长兼董事、贵州茅台的董事长兼董事等职务,由丁雄军接任。也就是说,茅台“新掌门”丁雄军目前上任还不足一个月。

  要怎么解决“价格双轨制”带来的种种问题,这恐怕是摆在丁雄军面前的第一个难题。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