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慈溪小家电商的纠结:难得有订单,接还是不接?

  作者:段思宇

  “今年外贸真的挺难,出现了太多以往从未有过的问题,客户临时取消订单、货物积压在海外港口等,厂商就算有订单也不敢接。”在慈溪从事小家电行业多年的余雪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浙江省慈溪市素有“家电之都”的美称,主攻出口的慈溪小家电市场正经历着疫情带来的考验。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局部物流网络不畅,消费者习惯发生改变,小家电出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保订单和保资金成了不少小家电企业主的共识。对于这一行业而言,3月至5月是接单旺季,如今已过一个半月时间,接单量较去年同期明显下滑,企业担忧未来几个月内可能面临无单可做的窘境。

  不过,“危”与“机”总是并存,疫情正倒逼小家电行业进行改革。一方面,企业主开拓跨境电商市场,将B2B模式下的传统家电外贸与B2C结合,以“小批量多批次”的销售方式求得生存空间;另一方面,提高国内市场占比,深挖客群,或下沉渠道,或布局高端品牌。

  “成熟的产业链是慈溪在这场战‘疫’中最大的法宝。”余雪辉称。

  纠结:有订单也不敢接

  自兴起至今,慈溪小家电已成为慈溪外贸出口的支柱产业,去年,小家电出口额占全市出口额的近40%,然而,受疫情在境外蔓延的影响,慈溪小家电的出口之路正变得坎坷。

  “大家是既着急,又迷茫,也不知道该如何使劲,毕竟这不是单个企业或者行业能够改变的事情,有一种熬着的感觉。”余雪辉向第一财经记者感叹道。作为一名从事小家电外贸行业多年的“厂二代”,他直言,现在是考虑如何活下去的问题,而不是活得好不好的问题。

  订单下滑是慈溪小家电企业面临的一大困境。这些小家电主要出口美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等欧美地区,而上述地区目前又是疫情高发区,受冲击颇为明显。多数企业新接订单可能只有去年同期的一半,甚至是30%、40%左右。

  3月至5月是小家电企业接订单的旺季,如今,已过去一个半月,企业接单情况不容乐观。记者了解到,一家从事电暖器制造的企业今年3月份仅接了不到2000万元的订单,而在往年,接单量通常在4000万元以上。

  “就一季度来说,因为有春节前的订单支撑,大多企业还是有活儿干,差不多还能做1~2个月,如果海外疫情到4月底或5月中旬还未好转,许多企业就会面临无单可做的情况。没有订单,企业很难活下去。”该电暖器制造商说。

  与此同时,对于有些企业而言,即便是有订单也不敢接,这种“不敢”的担忧主要来自于客户可能随时取消订单,以及局部物流网络的不畅。

  “我们最近接的一个墨西哥的订单,就接得十分纠结,”余雪辉告诉记者,不接单企业就无法开工,但另一方面,接单后如果客户临时取消订单,就算有出口信用保险,对于厂家而言,也无法追回损失。

  还有企业为了对冲风险,与客户商谈提高预付款的比例,比如将预付款提至30%甚至更高,然而这一方法也并不可行。有业务员反馈称:“如今有订单都这么难了,再去谈提高付款比例更不容易,而且通常客户还会希望厂商降低付款比例。”

  即便是订单如期生产出来,之后的物流也是一大难题。一些产品到了国外港口,由于港口工人减少,原来3天可完成的检查工作延长至10多天,产品只能堆积在码头,无法即时进仓;有时进仓后,配送效率变低,配送时间可能长达1个月。

  另外,物流价格也在同步上涨,记者了解到,近期由于船员减少,针对小家电的海运价格上涨了约10%;空运方面,更是一周一变,此前是每公斤40多元,后来逐渐涨到60多元、70多元,一度超过100元。

  “前一个月担心工厂复工不足,订单不能及时交货,现在货可算是交出来,又要担心能否进到海外仓库,能否送到客户手中。”余雪辉如是说道。

  这也导致企业现金流压力的加大。一般而言,从客户提单之后算起,小家电企业的回款期是60天,最长甚至到90天。但对于厂商来说,从备货到回款则差不多需要120天至130天左右。在银行信贷方面,目前针对小微企业的支持较多,相较之下,慈溪规上企业(年主营收入在2000万元以上)所获得的信贷优惠有限。

  不过,仍然有利好因素存在。近期,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连续多日下跌,在岸人民币已从前期的6.8左右跌至7.0上下,并在小幅区间内维持波动,一定程度上利好企业出口。同时,由于需求减弱,以塑料为主的原材料价格下跌,厂商利润空间扩大,不过也存在客户压价的情况。

  “比如出口到俄罗斯的电暖器,价格已经给到去年的最低价了,客户仍希望能再降几个点,多数情况下,厂商会选择让利,不然就会出现严重开工不足。”上述电暖气制造商告诉记者。

  自救:趁势转型

  囿于困境,企业并非坐以待毙,疫情的到来正倒逼慈溪小家电企业转型以及开拓新市场。

  一个大方向即是转向跨境电商。不同于传统外贸“先有订单再生产”的B2B模式,跨境电商则是先生产产品,再运送至海外仓,通过各平台的运营进行销售。相比传统外贸,跨境电商通常是“小订单”,且需要承担更大的压库存风险和资金账期风险。也因此,一些企业主尽管意识到了互联网的红利,但一时之间难以转变运营思维。

  余雪辉步入跨境电商领域是在2014年,在行业内属于较早“吃螃蟹”的一批人。如今作为慈溪电子商务协会会长,他告诉记者,“之前一直犹豫是否要转型的很多企业近期都在尝试迈出第一步。”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越来越多的企业参加线上招商会,发掘新机遇,不少企业选择“两条腿走路”,即B2B和B2C同时进行。

  疫情期间,余雪辉已体验到了互联网平台带来的机会。在一季度,相比外贸营收下降30%,余雪辉公司的跨境电商业务增长了逾50%。其中,由于国外多个国家要求居民居家防疫,割草机这一产品在近期销量倍增,这也反映了,随着消费者生活习惯的改变,部分电器未来的市场增长潜力巨大。

  有业内人士分析,对于慈溪小家电企业而言,通过向跨境电商转型可以直达海外消费者,能够更快速、精准了解海外用户的需求和市场反馈;同时,在目前物流和渠道全球化特征愈发明显的背景下,发展跨境电商正当其时,且这种小批量多批次的经营模式,试错成本也并不高,值得企业尝试。

  除了转向跨境电商,瞄准国内市场、靠内销“补缺”也成了不少小家电企业主的选择。“国内小家电市场中,仍有大量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这些空白正等着填补,这么大的市场,企业不可能视而不见,”上述电暖器制造商说,“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时期开拓国内市场,提高内销占比。”

  但横亘在他们面前的难题是,做外贸时企业经营的思维、接单生产的模式,以及产品线的相关要求、产品认证等都需要调整、重新布局,比如生产适合国内消费者使用习惯的产品。至于调整所需的时间,短则1个月,长则半年。据了解,为了消化产能压力、更快打入国内市场,已有企业选择入驻电商平台、直播平台等多种渠道。

  而在布局国内市场时,小家电企业通常会有两种选择,一是选择渠道下沉,扩大客群,依靠规模打价格战,有了外贸企业的加入,业内的共识是今年国内对下沉市场的竞争将更加激烈;二是选择消费升级,走精品路线,以高颜值、便捷实用等特征拉高价格,这就提升了公司对产品创新的要求。

  “实际上相当于倒逼企业进行改革,相比市场下沉,打造精品的难度更大。”余雪辉说,企业要先对目标产品开展市场调研、质量评估、样品试用等举措,以确定产品是否符合消费者需求,另外还要做好售后服务,确保消费者的权益。

  抱团:产业链优势仍在

  在疫情这场考验中,变化的是企业和市场,不变的是慈溪家电产业链的优势。

  作为全国三大家电集群之一,历经多年打拼,慈溪家电企业已形成了一条从零配件生产到整机制造的庞大产业链,配套半径短、物流成本低是其主要优势,产品涉及电热锅、冰箱、彩电、电风扇、洗衣机等多个系列。

  比如组装一台普通家电所需的成百上千个零部件,基本可在慈溪市方圆20公里内找到相应的供应商,除客户指定供应商外,这为企业迅速发展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产业基础。

  “不同于轻纺织类产品,比较容易转到东南亚地区或者东欧地区等,家电制造方面,哪怕是常规产品也包含了上百个零件,少一个就很难完成。”他称,“企业可以搬走,但产业链却搬不走。”得益于此,余雪辉认为,疫情并不会对全球家电产业供应链产生太大影响。

  而成熟产业链的背后则是企业的抱团发展,也因此,在这场战“疫”中,每个小家电企业并非是单打独斗,而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另外,余雪辉还称,对于欧美等国家来说,并没有动力将家电制造迁回国内。家电制造属于性价比较低的生意,一家出口企业一年净利润大概只有3%、4%左右,同时对产业集聚性要求较高,因此制造基地大概率仍是在慈溪、顺德和青岛。

  但还需一提的是,历来重制造轻营销,以代工厂为主的生产经营模式,使得慈溪小家电缺少自主品牌,这也是其发展中的较大短板。纵观国内,发轫于慈溪的知名家电品牌寥寥无几,仅公牛电器和方太电器耳熟能详。

  曾有分析将标准产业结构比喻为哑铃式结构,即两头大中间小,两头分别是品牌和技术,中间是制造,而慈溪的家电集群机构多被认为是橄榄形结构,即品牌、技术小,制造大。

  如今,慈溪小家电在做好代工的同时正布局品牌建设,余雪辉就是其中一员。目前,他的公司主抓营销和研发,两端制造交给专业工厂,如此分工合作以达到效益最大化。他告诉记者,自主创新和品牌建设是行业众心所向,也是继代工生产后,慈溪小家电未来新的增长机会。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