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关系叫“相爱相杀”,就像美团与餐饮商家

  记者:陈维城 陆一夫

  从当年的“百团大战”、“三国鼎立”,到如今的“双雄争霸”,美团无疑是身经百战。经过2018年美团外卖与滴滴外卖在长三角厮杀后,这个行业平静了很长一段时间。疫情来袭令外卖行业再起波澜,这次美团外卖佣金成为了关注焦点。

  近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向美团外卖发布联名交涉函,要求其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其他垄断条款,直接减免整个疫情期间广东省内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并重点扶持相关企业。

  美团外卖回应称,2019年佣金收入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美团表示,受疫情的影响,行业的困难比预计的还要大。美团外卖方面表示,2020年,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商家恳谈会,更加针对性地推出相关帮扶措施。

  事实上,外卖商家与外卖平台就是一对冤家,商家嫌平台佣金高,但又离不开,它们需要平台带来的订单;美团等外卖平台自然也离不开商家,佣金是平台收入中很可观的一部分。

有一种关系叫“相爱相杀”,就像美团与餐饮商家

  美团外卖佣金收入有多少?  

  作为平台型企业,美团无法避开佣金问题。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提到,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的市场份额高达60%-90%,各类收费层出不穷,设定了诸多不公平的交易规则,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

  一位福建县级城市的餐饮商家告诉新京报记者,该区域美团外卖的佣金在22%-24%。福建一家连锁餐饮企业的负责人则表示,不同区域佣金比例不同,美团外卖与饿了么佣金比例在18%-25%。

  有杭州的美团外卖商家称,美团外卖在杭州的佣金15%-17%。黑龙江北安的一位商家介绍,该店入驻的美团佣金在23%左右。

  “美团外卖从诞生以来,持续亏损5年,即便在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第4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占收入的2%,平台的绝大部分收入需要投入在帮助商户提供专业配送、获取订单和数字化建设中。”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表示。

  美团财报显示,2019年美团餐饮外卖业务交易金额同比增长38.9%至3927亿元。但餐饮外卖的销售成本相比上年增加35.7%,由329亿元增加至446亿元。美团方面称,主要由于订单量增加而令餐饮外卖的骑手成本增加。2019年美团外卖佣金收入为496.5亿元,餐饮外卖骑手成本为410.4亿元。

  外卖佣金是由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三项资费组成,平台使用费和技术服务费整体占比仅有20%,而配送服务费占总佣金费用达82.7%,也就是说佣金超八成用于支付骑手工资。

  针对近期引发关注的佣金话题,4月13日,美团外卖公告称,2019年,佣金收入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

  美团外卖说疫情期间佣金返还,用户有没有收到?

  疫情期间,美团外卖启动了“春风行动”,推出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4亿元商户补贴,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优质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覆盖全国商户数量超过60万家。

  美团介绍,以广东为例,目前返佣和活动补贴累计金额已超过1亿,经平台帮扶及商户自救,广深两地餐饮外卖商家订单恢复近九成,超五成商家订单超过疫前。

  一家与美团外卖达成战略合作的火锅连锁店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公司与美团外卖签署的是独家合作协议,再加上规模较大,因此美团外卖的抽佣比例只有8%。

  不过对方亦表示,实际上火锅店在疫情期间的外卖比例并未有太大提高,“疫情发生前外卖比例也达到20%,疫情期间虽然我们加强了外卖渠道的投入,但提升的幅度也只有10%左右。”

  对于美团外卖提及将返还3%-5%的佣金给商家,上述负责人表示这笔返还佣金打到了商家的美团账户上,可以用于在美团外卖上的营销广告费用。

  “主要是现在解决不了顾客的用餐信心问题。”该负责人表示,目前火锅店的生意已恢复到50%左右,但无法预期何时才能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今年公司的目标是营收与去年同比持平。”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介绍,餐饮企业外卖毛利普遍大幅下跌,外卖收益微薄甚至亏损经营。要求美团外卖,立即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其他垄断条款,以便餐企承接来自更多平台的外卖订单、促进餐企开源脱困;直接减免整个疫情期间广东省内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并重点扶持广东百强餐饮企业、钻石酒家企业、米其林餐厅及广东省、市、区餐饮协会会员企业。

  有观点认为,虽然美团的大部分营收来自餐饮,但酒旅业务给美团带来的净利润非常可观,疫情期间酒旅的打击其实比餐饮更严重,这或是美团不愿意降低佣金或直接减免佣金的一个重要理由。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要求美团外卖降低佣金等不是只有广东省的餐饮企业,疫情发生以来,多地餐饮协会公开发声要求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降低佣金,包括四川、重庆、云南等省市。

  “我们听到了来自商户、协会的声音,这些声音提醒我们:疫情的影响,行业的困难比我们预计的还要大。”美团外卖方面表示,2020年,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商家恳谈会,与商家更深入地交流、沟通,共同商议和落实更加切实有效的餐饮复苏之计,更加针对性地推出相关帮扶措施。

  美团外卖业务赚不赚钱?

  近年来,餐饮外卖风靡,美团也不断壮大。2018年成功上市之后,业绩开始扭亏为盈,到2019年下半年,已跃升为继阿里腾讯之后,中国第三大的互联网公司。

  美团点评发布2019年财报显示,总收入975亿元,同比增长49.5%;经调整EBITDA及经调整溢利净额分别为73亿元及47亿元,而2018年同期则为亏损85.17亿元。

  美团业务主要由餐饮外卖、酒旅到店、新业务组成。餐饮外卖部分占据56.21%的收入,2019年美团餐饮外卖业务收入548亿元,同比增长43.8%。餐饮外卖业务毛利102亿元,同比增长94.2%;毛利率由13.8%同比上升至18.7%。

  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变现能力增强。2019年全年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223亿元,同比增长40.6%;业务毛利197亿元,同比增长40.1%;毛利率同比维持相对稳定。

  业务营收占比22.87%的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是美团毛利重要来源,业务毛利占比61.18%。而营收占比56.21%的餐饮外卖业务,业务毛利占比31.68%。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全球疫情持续,高毛利的酒旅业务将受严重影响,餐饮业务也难幸免。对此,美团表示,疫情对于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产生下行压力,并预估今年第一季度业绩或亏损,未来几个季度的经营业绩亦会受到不利影响。

  此前,高盛发布报告称,因疫情影响,外卖业务方面,由于需求和履约能力受到影响,一二季度的外卖订单减少,将2020年相关预期收入削减14%,同时将2020年预期EBIT从之前的45亿下调至10亿;到店和酒旅业务方面,2020年一季度预期收入同比下降40%,全年预期收入降低16%。

  互联网分析师季城介绍,此前各家餐饮企业的外卖营收占比相对较小,对于美团的佣金政策意见不明显。如今,疫情严重影响餐饮行业,线上收入下滑严重,商家与外卖平台的利益矛盾就突出了。美团作为上市公司、平台企业也将面临生存考验。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