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音乐冲刺港股IPO 版权成本重负或仍难摆脱

  原标题:网易云音乐冲刺港股IPO 版权成本重负或仍难摆脱

  本报记者 许洁 见习记者 高倩

  7月30日,据媒体报道,网易云音乐已通过港交所聆讯,将很快启动招股,保荐人为美林、中金及瑞信。

  关于募资金额,此前有消息称“拟募资约78亿港元”。《证券日报》记者就此求证,网易云音乐方面回复称“不予置评”。

  不过,近日股票市场震荡调整,有港股投资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市场不稳定会影响到公开招股。”

  网易云音乐业务是网易2013年内部孵化的项目,后于2016年开始独立运营。直至今年5月26日,网易公告称,分拆Cloud Village Inc。(网易云音乐运营主体)在港交所独立上市,同日递交上市申请书。资料显示,Cloud Village Inc。于2016年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公告日期内网易持有62.46%的股份。

  推进与多个版权方合作洽谈

  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责令腾讯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协议,这也意味着,其他平台或将迎来新的机会。

  “以前因为内容的独家性和稀缺性,即便一些版权要价很高,平台方也不得不买。这既阻碍了作品的流通,也抬高了版权价格,导致市场畸形。在独家版权状况缓解后,版权价格必然下降。”艾媒咨询CEO张毅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去年2月份,网易CEO丁磊还曾抱怨,国际三大唱片公司在中国的独家销售模式使网易云音乐付出了超过合理价格2倍-3倍的成本。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网易云音乐营收分别为11.48亿元、23.18亿元、48.96亿元。期间,公司内容成本花费分别为19.71亿元、28.53亿元和47.87亿元,三年累计支出超96亿元。

  一位熟悉版权采买情况的从业者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如今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都可以与唱片公司、音乐人谈版权,费用会有所下降。如果一个音乐人签的是3年700万元的合约,那么现在费用会有30%-50%的调整空间。”

  有报道称,目前网易云音乐在与多个版权方洽谈非独家版权合作,以尽快上线此前被下架的独家版权歌曲,已与杰威尔、相信音乐、摩登天空、华研音乐等知名版权方进行沟通,相关版权作品包括周杰伦、五月天、梁静茹、SHE、李宗盛等歌手。

  对此,网易云音乐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确实正在推进与多个版权方的合作洽谈,“欢迎更多合作伙伴与网易云音乐建立合作、恢复合作,网易云音乐愿意以最大诚意进行版权采买,以提供给用户更完整的音乐体验。”

  但对于记者提出的“版权费用是否有所下降”这一问题,网易云方面并未置评。

  平台版权成本或仍高企

  高额的内容付费一直是网易云音乐未盈利的主因。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公司分别净亏损20.06亿元、20.16亿元、29.51亿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新规不仅禁止了音乐独家版权模式,同时也取消了高额预付金,这都会促使音乐版权价格回归理性,在一定程度上缩减平台方的版权成本。

  不过,也有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了不同看法。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表示,“解除独家版权限制,对网易云音乐是利好,但该政策是否会大幅降低其版权成本还不好说。”

  张毅也持有同样看法。他认为,以前是有钱买不到,现在单价便宜了,但是需要更多的版权内容。而且这个成本还要看公司的具体经营,以及对用户需求的满足程度。“如今优秀的作品可以同时转售给不同平台,其价格可能仍然很高。这是因为优秀的作品会受到各家追捧,这是市场规律。”

  在罗兰贝格大文娱行业首席研究员韩冰看来,未来,版权成本或仍然高企。因为版权的交易是一个商业行为,是买卖双方的“两厢情愿”。“虽然政策限制下,版权独家垄断成为过去式,但在线音乐行业活跃的竞争也会增长上游版权持有方的议价能力,头部资源依然‘待价而沽‘,只有出得起价码的竞争者才能掌控头部内容。”韩冰对记者表示。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