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目前只想专心卖货,不想炒作任何事

  目前交个朋友更在意的是,能否做到不依赖罗永浩一个人的力量来卖货。

  文 | 常涛

  编辑 | 赵佳然

  审校 | 罗琨

  “我和所有网红一样,最终一定会过气,但我确实没怎么考虑或担心过这类问题,就像布拉德·皮特从来不操心如何让自己变得帅或是更帅。”在与中新经纬记者谈到“是否担心自己会过气”这个话题时,交个朋友首席好物推荐官罗永浩展示了一贯的“罗氏幽默”。

  交个朋友公司今年4月整体搬到杭州滨江后,罗永浩在路上的时间多了。周五、周六、周日是罗永浩直播的时间,他一周至少三天会待在杭州,其他时间基本上就是各地出差。另据他身边人透露,为打发时间,他还会选择在路上自己练习吉他。

  今年618后,有一些声音称,罗永浩失去了“抖音一哥”的位置。比如,罗永浩618当天直播带货总销售额为1330.98万元,而李佳琦六个小时就创下了2.22亿元销售额。再比如“董先生珠宝”和“大狼狗郑建鹏&言真夫妇”在今年618超过了罗永浩,成为抖音TOP1和TOP2。

  对于这个问题,罗永浩6月22日在接受中新经纬记者专访时也给予了回应。“我们之前甚至考虑过在618期间索性放假休息。因为618期间的流量非常昂贵,对于抖音电商的主播来说,重度参与618在投入产出比上是不划算的,我自己也只播了一会儿。”罗永浩说。

  而他的搭档,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则表示并不是很在意是不是抖音第一,目前交个朋友更在意的是可以做到不依赖罗永浩一个人的力量来卖货。“下个月没什么意外的话,我们的GMV应该会重新回到抖音第一。”

  黄贺认为,直播带货作为互联网经济的一种新形态,无论是对活跃市场、促进消费,还是为人民群众的生活提供便利等方面,都有非常大的积极作用。而且,对于那些新兴的国产品牌来说,直播电商为它们提供了非常好的低成本推广机会,让它们可以直接快速面对一大批消费者,大大缩短了品牌孵化的周期。

罗永浩和黄贺在直播罗永浩和黄贺在直播

  以下为中新经纬专访罗永浩实录(略有删减):

  中新经纬:今年4月交个朋友公司整体搬进杭州滨江云狐直播基地,这里有不少头部主播,比如薇娅、雪梨。高手林立,与他们的空间距离变近,对你们的心态、自信有没有影响?

  罗永浩:其实我们并没有刻意地做错位竞争,但客观确实和其他头部主播的差异很大。这使得我们很少去考虑跟他们做比较,或是针对性地做竞争策略。搬到杭州后,受益于“电商之都”的产业聚集优势,招聘相关行业人才更容易了,供应链的效率也高了很多。所以如果要说搬到杭州来对工作有什么影响的话,基本都是这类好的影响。

  中新经纬:618当天,你很晚才出场,好像并没有把那一天当做一个重要的日子。直播结束后,有声音说,罗永浩失去“抖音一哥”的位置。事实是怎样的?你对这些声音有何回应?

  罗永浩:618对京东和天猫很重要,但它其实并不是抖音电商的大节日,我们之前甚至考虑过在618期间索性放假休息。因为618期间的流量非常昂贵,对于抖音电商的主播来说,重度参与618在投入产出比上是不划算的。去年由于我们是新人,考虑到618的整体国民影响力,我们参加了。今年618我们基于整体权衡考量,本来是想取消的,但是一些老客户不希望我们618停播,所以最后还是播了,但没有做太多投入,我自己也只播了一会儿。

  另外,我们看重的是真实有效的所谓“绿色GMV”。抖音可能是所有电商平台里GMV审核口径最严的。抖音的GMV统计口径是实际支付的金额,不是国内绝大多数电商平台习惯使用的创建订单金额,后者会把仅仅是加入了购物车的商品的价格统统算作GMV。

  更夸张的是,很多电商平台还有所谓“引导交易GMV”,比如原价2000块的手机,消费者预付100块的定金,这个GMV就算2000块,比抖音电商真实支付的GMV直接翻了20倍,注水现象非常严重。还有一点就是,我们直播带货的时候,不做那种表演性很强的,心理引导的所谓销售套路,所以GMV的水分更低。很多擅长“引导成交”的头部大主播的退货率超过50%,而我们的退货率一直维持在10%以下。这也是从GMV角度看起来没那么好看,但实际上我们很在意的一个数据,它是我们内部判断业务是否健康的重要标准之一。

  中新经纬:你参加了一些综艺,有粉丝评价你在综艺上的表现“不油腻”。你也提到过中国有崔健、大张伟、朴树等不油腻的艺人。不油腻的人和有理想主义情怀的人,是一类人吗?在商界,你觉得有不油腻,你又欣赏的企业家吗?

  罗永浩:不油腻和理想主义没有什么必然关系吧?但客观上确实重合度好像比较高。

  在商界,当然有一些我认为不油腻的企业家,我欣赏甚至敬佩的企业家也有一些。但他们即使不油腻、有少年感,也不会轻易表露出来。企业家和艺人不同,企业家表露个性通常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特别是在我们亚洲文化传统的国家。所以很多企业家在公众面前,都会选择隐藏个性。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点名夸他们了,免得给他们惹麻烦,就让他们在公众眼里沉闷无趣好了。

  中新经纬:现在罗永浩似乎除了“被强制执行”没有新闻可追了。你认可这种评价吗?你自己会担心初代网红不再受大家关注吗?

  罗永浩:虽然和所有网红一样,我最终也一定会过气,但我确实没怎么考虑或担心过这类问题,毕竟我是中国第一代网红里,硕果仅存的,唯一一个红了十八年,红到今天势头有增无减。所以即便是闲着不用工作的时候,我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考虑。这就像布拉德·皮特有很多很多要操心的事,但如何让自己变得帅或是更帅,肯定不是他操心的事。

  对我和我的团队来说,任何时候想造一个公众关注的话题都没什么困难,只看在工作和业务上有没有这个需求。目前我们只想专心选品卖货,培养年轻主播队伍,修炼供应链能力等等,不想炒作任何事。

  虽然我每天都在努力工作还债,并且还债进度也非常理想,但法院强制执行这类的事,我是控制不了的。对了,下一个法院的强制执行,就是我说过的那个投资机构逼我签流氓协议的,这个月底前就应该执行了,到时候估计又是一轮烦人的喧嚣嘈闹,想想都累。

  中新经纬:直播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面对常态化的直播,少了新鲜感的交个朋友还会尝试进行哪些直播的创新?除了直播,交个朋友未来还将着力发展哪些业务?

  罗永浩:比起直播形式的创新来,我们目前更多的精力放在深挖供应链上,我们准备对大量类目的生活用品,通过直接合作一线代工大厂,绕过中间商,带给直播间的消费者更多的好产品和实惠。

  像之前对外讲过的那样,我们还将开办对带货主播的培训学校,但为了保证满意度,目前正在反复打磨课程,这需要比原来大致规划的投入更多的精力。

  直播电商的下一个阶段一定会出现一批垂直类目的大主播,所以我们也在积极培养这方面的人才。

  封面、导语图为交个朋友首席好物推荐官罗永浩,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