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公司发生欠薪风波 大悦城控股发展失速?

  子公司发生欠薪风波 大悦城控股发展失速?丨公司

  来源: 中国房地产报 

子公司发生欠薪风波 大悦城控股发展失速?

  今年以来,大悦城负面舆情不断,盈利危机、高管频更、人才流失等成为其绕不开的话题。

  中房报记者 李叶丨北京报道

  归属母公司净利润“首亏”后,大悦城又现欠薪风波。

  6月18日,多名大悦城北京大区离职员工向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反映,大悦城控股北京大区出现拖欠员工绩效工资情况,目前已知涉及被欠薪离职员工50余名,被拖欠金额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

  记者查阅资料了解到,大悦城控股北京大区即中粮地产(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悦城北京”),为大悦城控股全资子公司,此次存在欠薪行为的包括其旗下北京商管中心平台、西单大悦城、朝阳大悦城、祥云小镇、大兴春风里等全部项目。

  针对欠薪一事,6月19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致电中粮地产(北京)有限公司年报预留电话,接线工作人员表示,“我了解到的情况是,这件事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不知道更多信息。”

  今年以来,大悦城负面舆情不断,盈利危机、高管频更、人才流失等成为其绕不开话题。

  绩效疑云

  “被拖欠的是去年一整年绩效工资。”

  离职员工默默(化名)向记者介绍,大悦城北京薪酬体系分为两部分——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其中,绩效工资占全部工资的10%-50%不等,基层员工在10%-20%,职位更高的员工绩效工资占比也会相应更高。因此,每个人被拖欠金额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

  实际上,业内许多公司都会采取类似薪酬体系以提升员工工作积极性。其中,工资属于劳动者所得工资额的基本组成部分;绩效工资是以对员工绩效的有效考核为基础,实现将工资与考核结果相挂钩的工资制度。

  基础工资一般会在次月及时发放,绩效工资发放则较为复杂,次月、半年或一年发放都有,如果中途有员工离职,采取半年或者一年为期来发放绩效的也会在次月进行结算。

  大悦城北京采用的就是一年一发方式。“公司往年都会按照公司业绩、部门业绩、个人业绩统一打分后,不同评级有着相对应系数再乘以绩效工资最终得出结果。”默默表示,2021年春节前,本来是该发2020年绩效工资的节点,大悦城北京却在没有给出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开始拖欠。但大悦城总部和其他城市公司都已经发放。”

  这一拖就到了6月,期间,不少员工选择了离职。

  6月,离职员工的维权也正式开始。

  “在多次拨打市长热线、向国务院反馈后,公司方面开始找到离职员工进行逐步洽谈。”对于洽谈结果,默默并不满意。

  他认为,公司方面并没有对离职员工2020年工作进行客观、公正打分,所有离职员工绩效被评为C级和D级。C级只能拿到原绩效工资的40%,D级则是0,意味着这一年可能一无所获。

  因为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件事上,也有部分员工选择了妥协,接受打折后的绩效公司,并签字承诺不再参与任何维权活动。

  同时,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大悦城北京已经发放了在职员工的绩效工资,不过也只发放了50%左右。

  对此,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了北京市汉华律师事务所律师齐正。齐正告诉记者,根据劳动合同法及相关法律规定,绩效工资也属于劳动报酬,是员工应得的工资的一部分。公司对员工进行绩效打分不能违背绩效考核标准,也不能故意通过给员工打低分方式降低绩效工资,这是属于变相克扣员工劳动报酬的违法行为。

  齐正同时提醒,被拖欠绩效工资的劳动者可以向劳动仲裁申请仲裁,向劳动仲裁主张公司应向劳动者支付拖欠的绩效工资,法律规定这方面举证责任倒置,应当由公司来举证对劳动者的绩效工资发放的数额合理合法,因为公司负责对员工管理和对员工进行绩效考核,所以公司掌握全面的证据,劳动者对这方面不用太操心,由公司举证后,劳动者对公司举证的证据提出反驳和质疑则可。比如员工全勤,没有无故缺勤,公司就不能在出勤的分数上扣分。员工可通过合理的反驳质疑公司的绩效打分,来证明公司考核打分不合理变相克扣绩效工资,以维护自己的权益。

  “劳动者也可以找一些同样岗位的其他已拿到比较高的绩效工资的员工的工资证明、银行流水、证人证言等,来证明公司现在发的绩效工资不合理,克扣现在劳动者的绩效工资。”齐正表示。

  失速的大悦城

  “背靠央企、家大业大的大悦城发生欠薪的确让人觉得难以接受。不过,仔细想来这背后早有端倪。”一名离职员工对者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上述员工介绍,其一,大悦城控股去年整体业绩不好,看财报就能知道,这也对大悦城北京造成了一定影响。

  其二,央企或多或少存在官僚习气,整体工作冗余、流程多,也消耗了不少员工工作热情,工作效率较低。

  大悦城北京公司现状或许只是大悦城控股一个缩影。今年以来,大悦城控股就曾因亏损、高管更迭、人才流失问题频繁受到市场关注。

  3月27日,大悦城控股发布2020年年度财报显示,大悦城2020年实现销售额(全口径)694亿元,实现销售面积(全口径)312万平方米;累计营业收入384.45亿元,同比增长13.76%;累计净利润11.23亿元,同比下降66.75%。

  特别是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一项,由2019年度的20.49亿元骤降至2020年的-3.87亿元,同比下降118.88%。

  这也是大悦城重组3年后,首次归母净利润亏损。

  在销售额增长乏力、盈利缩水情况下,大悦城还踩中一条“红线”,其2020年扣除预收款后资产负债率为71.76%,超过了监管部门“不得大于70%”要求。

  对于亏损原因,在3月30日举行的大悦城控股业绩说明会上,大悦城控股高层解释称,2016年至2017年高价拿地项目入市后受到调控政策影响,且很多城市实行限价,导致毛利下降。同时,受调控政策及疫情影响,部分项目销售价格未达预期,资产减值损失拖累了业绩;公司持有物业租金及相关服务收入也较上年同期减少,购物中心全年对租户减免租金2.7亿元。

  住宅项目开发失利以外,在购物中心赛道上大悦城控股也可谓强敌环伺。

  截至2020年底,龙湖累计开业商场达49座,新城吾悦广场则超过100座,万达广场开业368座;相比之下,大悦城仅开业10座购物中心,其中上海长风大悦城、西安大悦城已被处置,目前大悦城仅有8座购物中心处于经营状态。

  年报数据还显示,大悦城控股2020年董事薪酬总额为1545万元,比2019年减少了近48%。

  年报发布前,大悦城控股原董事长周政向公司提交了辞职申请。

  当时外界就有猜测,认为周政辞职与大悦城2020年表现不佳的业绩有关,公司高层面临较大压力。

  去年起,大悦城高层频繁出现离职现象。除周政外,原总经理助理周鹏、监事会主席余福平、董事姜勇、证券事务代表范步登、总会计师许汉平、副总经理李晋扬也先后离职。其中只有余福平是正常退休,许汉平更是任职不满一年就匆匆离开。

  焦灼之下的大悦城控股并未放弃2019年制定的“三年销售规模破千亿”计划,当下,这个目标仅剩一年时间来实现。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