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石屹的黄埔情结

  潘石屹的黄埔情结

  原创 十年砍柴公号 文史砍柴

  自打潘石屹成为公众人物,说实话一开始我不喜欢他。总觉得他太鸡贼、太圆滑了,太会说话了,一副年画中财神爷那样招牌式的笑容,似乎谁也不得罪,谁也想讨好。何必呢?当了解他的身世后,就能理解这样的笑容和处事态度其来有自。

  一个少年时饱受欺凌、经历贫穷的人,长大后不管他积攒了多少财富,那种小心翼翼、自居卑微是深入到骨髓里的呀。

  昨天,潘石屹卖掉他一手创建的SOHO中国成了一条大新闻。SOHO中国发布公告,黑石要用236亿港元收购该公司91%的股份。原占股份6成以上的潘石屹夫妇只保留9%的股份,套现142亿港元。潘氏夫妇退出公司的管理层,这相当自己生育的孩子成了别人的养子。

  这事不奇怪,潘石屹要“跑路”的说法在网上喧嚣了好几年,事实上他的肉身早跑了,已不呆在神州大地上。此前他一直在卖卖卖,处理在大陆的资产。只是没想到这次大甩卖是如此决绝,从纯财务角度来考量,他卖亏了。但此时潘石屹算的是大账而不是小账。

  公众号“壹地产”在文章《潘石屹擦干了脸上的口水》中说:“看起来,这位精明的商人已经不算账了,他似乎只看中黑石是美国公司,SOHO中国是香港上市公司:所有的交易都发生在境外。”潘石屹转发了SOHO中国的公告,却不置一词,也关闭了评论。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在所有成为公众人物的企业家里,潘石屹的身段可谓是最为柔软的,他似乎试图不让人指责“为富不仁”。对公众他很少说大话,基本上不批评别人,对媒体和意见领袖尽量维护关系,在十几年前这个群体风光无限时就如此。像王石、王健林、杰克马说过的那些备受争议的豪言,他几乎都没说过。和他那位睥睨天下的好基友相比,更是柔与刚的两级。对慈善和公益事业,他尽心尽力,对于贫困的家乡,他更是想方设法予以帮助。应该说,他做得不错了,但大势一变,任凭他怎么做,并没什么用,他无法洗清资本家的“原罪”,有心人只要拿着放大镜找他的言行,还愁找不到证据?压榨房奴的富豪、崇拜美国的“洋奴”、“公知”的同道与支持者,……那些所谓的公益事业,无非是沽名钓誉的伪善行为。

  月晕而风,础润知雨。生长于忧患之间、家族有过被大时代捶打经历的人,其避险的意识更强烈,也能不断养成避险的技能。

  潘石屹这几年变现出国躺平的一系列操作,我分析和他的父亲和祖父的遭遇大有关系。其祖父潘尔燊,字乐伯,黄埔六期毕业生,1941年参加中条山战役,率165师986团于友军两个团,和日寇鏖战于山西平陆县张店镇。潘石屹的大伯潘钟麟在父亲麾下,战死于这一仗。潘石屹发达后,很爱提及自己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祖父,或许人同此心,和冯小刚成名后回湘潭祭祖一样,想证明自己的成就还是有传承的,并非穷人乍富。

  和湖南不一样——黄埔前六期的湘籍学生太多了,每一期每个县有好几位甚至两位数,不算稀奇——地处西北的甘肃青年的能从黄埔前六期毕业,那是精英中的精英。黄埔六期的学生1926年入学,分广州本部和武汉分校两处办学。因为武汉是国民党左派的政治中心,曾发生过与蒋氏领导的、以南京为中心的右派的战争,武汉分校的黄埔六期提前毕业,参加共产党的六期生也多为武汉分校的,如罗瑞卿、张宗逊、程子华、赵一曼等人。黄埔军校本部的六期生在广州入学,因为北伐的成功,随中枢迁到南京,于1930年毕业。这一部分的学生对蒋介石的忠诚度很高,其中出了两位很有名的将领:廖耀湘和戴笠。潘石屹的祖父,不知道出自本部还是武汉分校。165师隶属于第17军,抗战时军长是陕西人高桂滋,这是一支西北军的部队。

  廖耀湘在辽沈战役中被俘,其时他的妻儿在南京,随国民党政权败退到台湾,他的儿子后来去美国留学,学有所成。廖耀湘特赦出狱后,写信给在美国的儿子(应该是得到统战部门的同意),信中吩咐儿子不必回来。

  潘的祖父病死在五十年代,作为国民党军官的后代,潘的父亲自然没资格在城里吃国家粮,只得回老家天水市郊区的潘集寨当农民。这样的成分,饶是在潘氏族人多的家乡,成长期间受过的磨难与屈辱可想而知。潘石屹在书中如此说到他的祖父:

  我没有见过爷爷,他20世纪50年代就去世了,我60年代才出生。但爷爷在家里的影响很大,奶奶、爸爸、叔叔和姑姑常提起他来。上小学之后,我就很少提起爷爷,也很少对外人讲爷爷的事。走出黄土高坡后,就更少提起他了。但我心里永远有一个解不开的结。记得刚上小学时,班上同学打我,说我爷爷是国民党军官,解放后被拉到渭河滩里枪毙了。我很委屈,跑回家问奶奶。奶奶告诉我,爷爷不是被枪毙的,是病死的。但我去学校争辩没有任何用,班上同学都认定我爷爷是被枪毙的,老师也不同情我。

  潘石屹在同一本书中回忆他第一次离乡的情形:“我是坐火车从甘肃走出来的,当时已经十六七岁了,火车穿过了几十个山洞,经过宝鸡,到达陕西时,我看到了传说中的‘八百里秦川’,面对眼前看不到边的平原,心里感到空荡荡的。”这和我18岁时北上读大学,车过河南,看到广袤的中原时心情一模一样呀。

  能在这样的环境走出来,且成为大富豪,其敏锐、决断当然超乎常人呀。和他那位基因鲜红的老基友不同,他没必要自作多情当“诤臣”,他也没有这个资格。尽量保护自己和家人以及财产的安全,岂非天经地义?再过一两年,或许没有人再说潘石屹把公司卖贱了,而佩服他卖得好及时,还有人接盘。

  我曾听母亲说过她娘家一个叫王九爷的地主,儿子在北方读完大学后在西安工作。1948年以后,这位少爷给父亲写信叮咛,“再贵的肉可以买来吃,再便宜的田不要买。还可以卖田买肉。”而我那位不读书不知世事的祖父,在1949年前后,用省吃俭用积攒的钱加上借贷买了好几亩水田,“土改”时差点成了富农。他找到工作队队长说情,队长根据政策查明他买了这些田不久,此前租地主的田耕种,才开恩点头,我家划成了贫农。

  潘石屹那位老基友的遭遇和他少不更事的儿子胡说八道惹来的祸事,大约加快了其出货、清盘的速度。20亿美元落袋,比起跟着时局积极表态、到处宣扬进军制造业的恒大老板,我以为高明不是一点半点。不知道他看到新浪微博那些愤怒的爱国青年还在高喊“别让潘石屹跑了”,在大洋彼岸洋房里的老潘,作何感想?大概只有红旗插上白宫,那些青年才可能将潘员外揪回来。

  戏到高潮时掌声如雷,宛若还在昨天,曲未终,人已散。风雨苍黄,龙蛇渡海,一转眼换了时代。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