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50系列发布:荣耀单飞半年后,背水一战

  原标题:荣耀50系列发布:荣耀单飞半年后,背水一战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钱玉娟 连续几天的阴雨,让上海在6月16日放晴后,仍是闷热不已。这种炎热并未消减那些从全国各地奔来的渠道经销商们的热情。

  只见他们身上贴着代表各自地区的标牌,辽宁、河南、湖北、河北、贵阳……手举条幅在上海东方体育场前的白色honor LOGO前欢呼拍照。“预祝大卖”,喊出的口号都是在为最新发出的荣耀50系列“打气”。

  张翔是荣耀渠道伙伴中的一位,来自河北。与经济观察网记者对话时,他还没有看到过荣耀50系列的真机,但却早就知道,“配置不错,价格却会很便宜”,这让他在门店里提前展开了预约订购。

  就在荣耀50系列发布前一天,一组数据显示,其在线上已经实现了超百万台的预购,张翔告诉记者,他的门店目前有350台的预购量,这个数字相较前者的规模虽微乎其微,却足以让张翔再次燃起对荣耀的信心了。

  至暗时刻

  回忆起今年头几个月里状态,张翔心里苦,“没啥利润,硬挺。”

  自荣耀去年11月从华为独立出来后,先是在今年开年通过线上发布了V40系列,彼时张翔原以为这款搭载着联发科天玑1000+处理器的机型,备货没问题。

  可实际情况并不如意。这款手机的备货量不过几百万台,且大部分集中在了各大电商平台,留给线下渠道商的型号显得十分紧张。

  在西南某县的商场里开设荣耀品牌门店的赵洋,拿到的荣耀V40货源还算充足,但难倒他的却是“卖不出去”。

  要知道,同样的芯片处理器配置下,友商小米的Redmi K30至尊纪念版、vivo的IQOO Z1和OPPO的realme X7 Pro都要比荣耀便宜得多,最高价差甚至达1600元。显然,当地人对荣耀的V40并不买账,即便赵洋将店里的热门位都给了荣耀V40,依然少有人问津。

  同处一个商场,距离不到两百米处还有一家小米之家品牌店,赵洋总会路过,看到店内外广告都是打出了“安卓机皇”标签的小米11 ultra,他更盼着荣耀能出一个“爆款”。

  手机品牌方面,不断向张翔、赵洋这样的线下渠道商们汇报着新品的进展,同时释放出利好消息,“走过至暗的4月,荣耀在5月后会逐渐恢复供应生产”,这让赵洋又多了一个盼头,“年中快点到来”。

  两个月前,记者对话荣耀CEO赵明时,他曾直言荣耀存在供应困难,但在荣耀50系列发布后,在被问及前代产品的销量问题时,赵明并未给出包括荣耀V40、V40轻奢在内的实际数据,“基本上都已经到了生命周期的尾期了,但市场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为了证明热销程度,他还说到,“所有货从工厂到店需要七八天,在店里只要几天就卖完了。”

  在赵明看来,“黎明前的黑暗已经过去。”与之相对应的是,荣耀所经历的一条“微笑”曲线图,横向时间轴是从2020年至今,纵向则是它在国内市场的份额变化。

  从高光时刻的16.7%跌至3%,触底反弹的荣耀在5月里逐步恢复到了9.5%。赵明称,荣耀自6月起将在芯片供应上全面恢复,而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荣耀与高通、联发科紫光展锐等供应商签署了超1000份供应协议。

  “高通是最早一批快速完成对荣耀厂家身份认证的。”回忆起与高通在骁龙778G芯片的研发过程,赵明透露两方的工程师在春节期间都没休息,“满打满算也才5个多月时间”,尽管荣耀晚于行业45天才拿到这款芯片的资料,但在与高通合作期间竟创造了一个记录,“我们领先行业30天,完成了产品的上市发布。”

  独立成长

  实际上,在确认与华为做切割,荣耀要分拆出来时,赵明带领的团队与整个产业链的沟通并未削减,特别是在去年11月17日对外官宣后,要作为独立公司来运作,从人员和体系的调整,到资源、资产的划拨,一系列动作都在“超快速度”下完成。

  新荣耀的BP是赵明带队做的,作为亲历者,他直言,“业务不能持续的情况下,让荣耀独立出来,对产业链和所有围绕荣耀一起共同发展的生态合作伙伴来讲,是巨大利好。”但为了让整个交易过程快速完成,避免长时间的沟通谈判,荣耀选择了对自身充分了解的三十几家渠道和零售伙伴。

  “整个操作都是秘密进行的。”彼时,面对许多电话、微信的询问,“因为涉及太多公司的利益”,赵明只能保持沉默,直到官宣那刻。

  在渠道背后加持、供应协议有望恢复的前提下,新荣耀的大旗立了起来,赵明透露,当时的员工通道保持开放,华为和荣耀的员工自愿选择,“很多人都想过来。”

  最终,8000人从华为体系中走了出来,但要为之重新搭建一个新体系,成为赵明带领的团队最具挑战的事。

  没有服务器,缺少IT系统,就连财报、预算和报销都要人工运作,“我们是中国最大的创业公司。”赵明并没有想到会离开华为,分离需要割舍的情感,曾让他感到五味杂陈,但从职场和管理角度,他需要快速从感伤中走出来,保持头脑清醒。

  对于荣耀剥离华为,尽管任正非在送别会上说道,“不要藕断丝连”,外界依然会因为两者在供应商、渠道上的重叠而质疑其分离。

  谈及独立,赵明告诉记者,“北研所完全隔离了,园区里砌了一堵墙。”尽管切分后荣耀获得了丰厚的“嫁妆”,但还是要经历一个“白手起家,重新建立”的过程。

  除了体系重建,荣耀还需要改变过去从属华为旗下,产品覆盖中低端的品牌形象。赵明深知,品牌转身的最大挑战来自内部,“是不是完成脱胎换骨的转换,还是说只做了一张皮?”

  3月31日晚,赵明通过一篇微博长文道出了荣耀的新战略定位是要冲刺高端市场。尽管他只字未提华为,但在之后面对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他直言,从华为体系中走出来的荣耀,曾经做到了互联网第一,而新定位便是与苹果、华为进行竞争,“要冲刺市场前二”,赵明补充到,“荣耀从来不是要在中国市场上做第二,而是要做全球前二。”他还希望荣耀在高端赛道上做一名长跑选手。

  就在6月16日晚,展示荣耀50系列的一些功能参数时,赵明会说一句“请允许我不厚道的对比下友商”,而其对标的只有iPhone12系列,并无其他国产品牌。

  显然,在华为被迫出让份额的高端市场中,被荣耀视为对手的只有苹果。

  产业竞速

  众所周知,在华为供应受阻,荣耀陷于重整,被赵明视为“空窗期”的那几个月里,小米、OPPO、vivo纷纷在高端化市场展开争夺,甚至在线下布局上也倾注更多精力。

  因阻击小米在线上的发展势头而诞生的荣耀品牌,直到三年前才如“黑马”般成为线上智能手机的销量冠军。可是,手机市场本身就是一个风云诡谲,时移势易的产业市场,如今作为独立品牌,市场份额不足10%的荣耀,想要“重回巅峰”,就必须在小米、Ov的围堵中撕开一道口子。

  对此,赵明并无压力,在他看来,荣耀历史上成功战胜过几乎所有对手,“哪有说胜利者害怕的。”他觉得,公平竞争之下,荣耀不会落后。

  在荣耀50系列发布会上,赵明不但透露出,下半年还将推出搭载了骁龙888系列芯片的高端旗舰机Magic3,还会有数款生态IoT产品上新。

  从新品的筹备和开发节奏上看,张翔对于荣耀接下来的份额提速持乐观态度。不过,他认为,要对华为丢失的市场份额进行有力抢夺,“荣耀只能靠机海战术。”

  在荣耀50系列的价格体系公布后,赵洋看到高配版的荣耀50Pro售价竟然未超4000元,这让他提前预判了这一“性价比”手机会供不应求。由于荣耀对线下的供货属于分层分级模式

  ,赵洋期待自己能拿到更多配货。

  在荣耀最难时刻,货品供应只有几十万台时,除了张翔、赵洋这样的存量渠道商坚持了下来,赵明还给出了一组数据,荣耀在线下的体验店和专区仍旧增加了2500多个。

  相较小米提出的年内万店规划,赵明并未在全国渠道扩张中设定任何KPI目标,他表示,“绝不冒进”,特别是在体验店设立和渠道合作筛选的标准上只会更严格。

  对于下半年的市场份额,赵明也没有设置目标。基于他的观察,当华为和荣耀在芯片供应出现困难后,“两大品牌一度让出了35%-40%的份额,”过去半年中友商经历了一段“黄金时期”,但接下来会发生变化,赵明称,已经到了“吹尽黄沙始见金”的时候。

  就在荣耀50系列发布当天,中国信通院发布数据报告显示,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在今年5月的出货量仅为2296.8万部,同比下滑32%。

  对于二季度智能手机市场呈现的下滑态势,赵明是有预判的。在他看来,现今的换机周期已经延长至28个月,“消费者已经缺乏换手机的冲动了”,这也引发了手机产业出现严重的“内卷”现象——“在低水平上不断重复”。

  采访中,赵明说,“配置不等于品质”,面对各大手机厂商基于各种芯片平台,多品牌、多渠道的抢夺市场,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是,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把目光聚焦于产品的规模配置上,导致厂商也将一款好产品视为各种硬件功能和配置的堆砌。

  赵明建议,抛开配置参数,行业参与者能把产品的功能和体验放在第一位,而他希望荣耀的回归以及接下来的产品推出,能快速打破现有的“内卷”格局。

  (受采访对象要求,张翔、赵洋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