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建军,“跑马”的潮人企业家

  魏建军,“跑马”的潮人企业家

  来 源:正和岛

  作者:夏延山

  魏建军是一个“潮人”。

  他是一个狂热的汽车爱好者,甚至在阿拉善英雄会做过“赛车手”,当然还参加过马拉松。

  差不多两周前,魏建军带着自己的100多位高管,再一次参加了一场穿越自家工厂的马拉松赛事,堪称马拉松达人。

魏建军,“跑马”的潮人企业家

  当然他最重要的身份,还是长城汽车的创始人、董事长——创业30多年,他把一家濒临倒闭的小厂,打造成了一家在A股和H股两地上市,且市值一度超过4000亿的超级车企。

  在媒体的报道中,他甚至被认为是“中国的亨利·福特”,后者通过售卖T型车让美国成为“车轮上的国家”,而魏建军则通过其标志性的SUV战略,几乎靠一己之力把中国汽车市场带入SUV时代。

  引人瞩目的是,他操刀下的长城汽车,每一次重大转型都能踏准节奏。

  在这次马拉松比赛中,其中一部分比赛路线直接穿越了长城汽车的生产车间,许多选手可以看到一些此前从未见过的新鲜事物——如智能流动补给站、自动跟随机器人等,这无疑展示了长城汽车在智能汽车时代的实力。

  这让他看起来从不过时。

  所以把工厂开放给参赛人数多达5000人的马拉松赛事这种看上去有些“出圈”的活动,对于长城汽车来说完全符合逻辑——因为自从魏建军在去年发布了那条有关“创业30年”的著名微电影之后,这家市值曾经高达4000亿的行业巨头,看上去一夜之间“年轻”了很多。

魏建军,“跑马”的潮人企业家

  资本市场,看上了解开束缚的超人

  工厂是一个很少能够对外“开放”的所在,车企就更是如此——“禁止拍照”的标识到处可见,尤其是涉及核心生产环节的区域。

  所以凡是敢于把工厂开放的,基本都是大佬。

  在奥斯卡纪录片《美国工厂》中成为主角之后,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说,自己早就告诉制片人,随便拍。

  借助于这部片子引发的热议,更多人了解了“玻璃大王”的实力。

  不过相对于让一个只有几十人的摄制团队进入工厂拍摄,直接把一个参赛人数5000人的马拉松放在自己的工厂,似乎还没有哪个企业这么干过。

  但长城汽车就这么干了——借助于智慧工厂马拉松,魏建军展示了自己和高管们的潮人特质,热爱用户的热爱;与此同时,也向参赛的选手们展示了以“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为代表的“新四化”时代,长城汽车在智能汽车领域的“黑科技”。

  这甚至算是一种检阅——只不过是以用户的角度。

  因为自打在2020年长城汽车30周年之际,魏建军发出了“长城汽车还能挺得过明年吗”的著名设问之后,长城汽车就像一个被解开了束缚的超人,开启了波澜壮阔的转型,涌现出来了一大波类似于“坦克”、“大狗”、“好猫”、“黑猫”等在细分市场识别率极高的品牌,以及“柠檬混动DHT”这样把机械进步萌新化的技术品牌,同时还在布局氢能解决方案,这让长城汽车的销量一路飙升,市值最高超过了4000亿元大关,跻身中国汽车A股前三。

  长城汽车的突然“冒尖儿”看上去似乎有点魔幻,但就像马拉松比赛中常见的“跟跑战术”一样,在30周年之前,长城汽车一直处于“跟跑”状态,并经过了一个积蓄能量的过程,然后突然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发力加速,并由此跻身第一集团。

  资本市场考量一个企业的基本法则就是预期管理,在资本市场看来,长城汽车不但在消费升级时代实现了品牌的年轻化,而且还在智能汽车这场行业变革中占据了先机,所以估值水涨船高。

  通常情况下,转型升级对于每一个企业来说都是一道坎,过去了就是一片新天地,过不去就被拍在沙滩上成为下一个诺基亚。

  长城汽车为什么仅凭魏建军的一句“设问”就获得了如此之大的关注?

  只有一个原因——他多次导演过企业转型,而且每一次都取得了成功。

魏建军,“跑马”的潮人企业家

  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创业一开始,魏建军就拥有锐利的市场感觉。

  从改装汽车,到转型生产皮卡车,再到打造核心零部件供应链,以及进入SUV细分市场后,在2014年 “暂停”轿车产品的开发,由此让长城汽车的聚焦战略开始进入巅峰状态,并一度成为销量最多的国产汽车品牌(今年有可能再次登顶)。

  时间到了2020年、长城汽车创业30周年之时,他又有了新的思考,所以就有了那部著名的微电影中的自我拷问——长城汽车能活得过明年吗?

  这个灵魂拷问引发了整个行业的广泛关注,也让投资者了解了长城汽车应对国内外市场变化的内生动力。

  事实上,正是从这次设问开始,长城汽车开启了在资本市场上的一路狂奔,最高市值一度超过4000亿元人民币。

  在5月底,长城汽车再次引发了轰动效应——发布了史上最大规模的股权激励计划。

  这份激励计划拟分别向8784名激励对象授予股票期权近4亿份,以推动员工由“打工者”向“合伙人”转变,并形成全新的“利益共同体”。

  这让长城汽车在2020年和2021年两期股权激励计划授予对象的总人数超过了1万人,在公司全部员工中的占比为16.9%。

  整个激励计划跨越了从今年开始直到2023年的三个完整会计年度,三年中对于销量的考核目标为149万辆、190万辆和280万辆,对应的净利润考核目标为68亿元、82亿元和115亿元。

  如果这些股权激励计划得以顺利实施,长城汽车将成为中国品牌领跑者——无论是销量还是经营质量。

  正如斯宾塞·约翰逊在《谁动了我的奶酪》中说,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魏建军的长城汽车就是在不断的“变化”中获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进化,并成为中国的头部车企。

  现在回过头来看,创业30周年的自我设问,恰是长城汽车蓄势爆发的开始。

魏建军,“跑马”的潮人企业家

  下一步,海外跑马?

  从他带领高管们参加马拉松的情况来看,那个问题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答案。

  2020年,长城汽车销量为111.2万辆,同比增幅为4.8%(行业平均为-1.9%),连续第五年销量站上100万辆的高度,比102万辆的年度销量目标多出了9万多辆,目标完成率109%。

  今年1-4月,长城汽车累计销量43万辆,同比增长86%。

  自从魏建军的自我设问发出之后,长城汽车的业绩就走出了一波单边上扬的走势,当然股价也是飙升。

  所以答案已经不言自明。

  不同之处在于,相对于他之前带领长城汽车顺利实施的那些转型,这一次涉及的“新四化”,可能是100多年来汽车行业发生的最为重要的一次技术和模式变革。

  最为重要的是,这次发生在汽车领域的新四化,以及与此相关的范围更大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都不再是“看客”,而是扮演了关键角色。

  具体到长城汽车,不但推出了大获成功的纯电动品牌欧拉和潮玩越野SUV品牌坦克,以及柠檬混动DHT,也在氢能领域完成了靠前布局,这让其能够在适应当前竞争环境、持续获得销量增长和扩大市场份额的同时,也能兼顾中长期规划的技术创新。非常稳。

  但也许还有更重要的愿景。

  30年的创业史,魏建军带出了一个市值数千亿的头部车企,但是这场席卷全球的“新四化”,却为长城汽车在全球市场大展拳脚、并成为世界级车企提供了契机。

  因为现在的“中国制造”,已经升级成了“中国智造”、“中国创造”。

  在20年前,魏建军就充分意识到了核心供应链的重要性,并迅速完成了布局;20年后,他在“新四化”引发的技术革命中同样做好了准备。

  这次“智慧工厂马拉松”,就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而且全球化的硬件条件也已经具备——早在两年前,长城汽车位于俄罗斯的图拉工厂就已经竣工投产了,另外印度工厂、泰国工厂也已经按部就班。

  这是又一场马拉松,而长城汽车目前处在一个有利的位置上——从这个角度去看,成为全球第一SUV品牌对于长城汽车来说只是一个开始。

  也许以后再次跑马时,魏建军如果出现在某个海外工厂,也不用大惊小怪——对于一个善于自我革命的企业家来说,变化就是变化,而他的使命就是在新的动态平衡法则下,带领长城汽车和用户达成一份新的、双方都满意的协议。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