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月亏数亿元到年盈利40亿元 新天钢借混改翻盘

  从每月亏损数亿元,到2020年全年实现利润总额40.3亿元;从与行业标杆企业工序成本每吨相差数百元,到如今只差几元到几十元;从设备事故频发,到事故发生率降低近70%;从每天缴纳数万元罚款,到成为业内环保“标杆企业”……一组组数据背后,是新天钢集团近两年扭转颓势的翻天覆地之变。
  车间里机器轰鸣、钢花飞溅,研发中心内项目建设热火朝天,如今走进新天钢集团,员工精神高昂、充满干劲,产线稳定运转、订单满满。解剖“麻雀”,可得其理——曾经落魄的老国企,在短短两年时间里重整旗鼓、焕然一新,新天钢集团的混改历程,对于不少正经历“转型阵痛”的国企而言值得借鉴。
从月亏数亿元到年盈利40亿元 新天钢借混改翻盘
新天钢集团员工正在现场作业。
  改作风 从“制度散”到“治企严”
  2014年、2015年连续入围世界500强,旗下拥有200余家子公司和数万名员工,建立起地跨津冀的“钢铁世界”……数年前,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渤钢集团”)一度风光无限。然而山雨欲来风满楼,虽然看似红火,但彼时高昂的债务金额、陈旧的体制机制、整而未合的运转现实,无一不使这个庞大的国企负重前行。
  “钢铁巨鲨”走向没落,与此前集团内“雁过拔毛”的松散制度有很大关系。
  2019年,天津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严泽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揭开了渤钢集团贪污腐败的冰山一角。“以钢吃钢”、滥发补贴、公款送礼……集团内一些领导人员利用职权和掌握的资源设租寻租、围猎国有资产的突出问题随之浮出水面。
  “混改前,集团内供销走关系、吃回扣的情况屡见不鲜。之前有关系户给销售负责人送上几十万元的礼金,就能‘高买低卖’做生意,类似问题导致企业生产成本居高不下,利润空间被极大压缩。”在企业工作了近十年的新天钢集团党委宣传部部长卢小龙说。
  上行则下效。层层叠加的“跑冒滴漏”问题,让本就承载着巨大压力的企业更加千疮百孔。
  “有的员工‘瞒天过海’,进货时为了增大货物毛重量,在车内装上一两吨重的水箱,称重后再找地方把水放掉;有的员工‘浑水摸鱼’,检测原材料质量时选择特定位置取样,导致劣质材料‘以次充好’。虽然此前集团对这些‘跑冒滴漏’问题有所察觉,但没有下大力度整治。这漏一点、那漏一点,最终导致企业‘失血’严重,难以为继。”新天钢集团党委副书记、天津铁厂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杨勇说。
  面对腐败作风与违纪行为,各级党组织不作为、懒作为的失声失责,使集团一度陷入员工缺信心、“家底”被掏空的局面。在严重资不抵债、经营连年亏损的情况下,2019年,渤钢集团进入司法重组流程。
  2019年2月,德龙集团出资200亿元,控股混改渤钢集团钢铁板块,接收18家企业、4万余名员工,组建新天钢集团。集团成立后,把从严治企放在首位,从供销两端堵漏洞、补短板。
  “从严治企是保障企业健康发展的根基。”杨勇说,新天钢集团目前应用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以精细化、动态化的方式实现管理决策,对“跑冒滴漏”现象进行严厉处罚。“通过在检测环节中应用计算机自动生成取点位置、每日核算成本追溯短板问题等手段,严格控制产品质量。”杨勇说。
  经历转观念、改作风的混改“手术”后,几经波折的老国企终于脱胎换骨、重获新生。2020年,新天钢集团完成铁产量1713万吨、钢产量1994万吨、材产量1602万吨,冷轧产量220万吨、制品产量30万吨,均高于2019年。2020年全年实现销售收入815亿元,利润总额40.3亿元,实现税金15亿元,集团整体盈利能力显著提高,超额完成利润指标。
  破铁碗 从“混日子”到“抢着做”
  论资排辈、浑噩度日曾是不少国企员工的“日常”。混改前,不少员工们吃着“大锅饭”,心里却各有“小算盘”。
  “由于效益不好,当时周围有不少员工都在自寻出路,有的兼职送外卖,有的开起了网约车。我也对是否要另找工作有过迷茫,不知道公司未来走向何处,更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担忧和恐慌。”在新天钢集团天钢公司中厚板厂工作的张楠对两年前纠结的心情记忆犹新。
  正在此时,混改流程启动,一纸火线“任命状”改变了她的职业道路。
  “领导找到我谈话,希望我来做中厚板厂的生产运营科科长。”张楠说,自己资历不算深,能被提拔重用此前根本想都不敢想,“这次谈话坚定了我留下来的决心,既然公司信任我,我就要发挥自己的能量。”
  混改后,像张楠一样从普通员工走上领导岗位的不在少数。由于能力突出,2016年入职的呼胜红也一跃成了天钢公司财务部成本科副科长。
  “混改前大家几乎是在‘混日子’,感觉工作没有奔头。看着身边比我大二十岁的老同志每天还在做和我一样的工作,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心里特别绝望。”呼胜红说,“本以为要在科员的位置上待很久,没想到混改后,能这么快走上更广阔的工作舞台。”
  能者上,平者让。在选人用人体制机制的变化下,干事创新的良好业务氛围在集团内蔚然成风。
  从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看到小问题不愿“伸把手”,到主动维护设备安全运转、将车间环境打扫得干干净净,从集团内设备事故数量的不断降低,就能看出员工责任意识和工作面貌的明显改变。“2020年,集团的设备事故发生率比2019年降低了近70%,集团的利润增长也直接带动职工平均收入增长约30%。”新天钢集团党委书记景悦说。
  “之前职工们是端着‘铁饭碗’、吃着‘大锅饭’,干好干坏一个样,现在不同了。”张楠深有感触地说,“来了任务,科室里的同事们都主动做、抢着做,恨不得每人带一个技术攻关项目,精气神儿大变样。”
  人心齐,泰山移。为了让数万名集团职工明确方向,心往一块想、劲往一处使,在让想干事的人能干事、干成事的同时,一场“万人谈心谈话”活动也在新天钢集团内如火如荼展开。
  “企业未来发展路径、个人职业规划要谈,历史遗留问题如何解决、员工有哪些诉求也要谈。”景悦说,集团主要领导干部深入一线,与员工面对面对话,“这次谈话就像给大家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不仅有效打消了员工的疑虑、树立起发展的信心,更增强了党组织的凝聚力和员工的归属感。”
  提效能 从“干着算”到“算着干”
  “吨钢成本下降210元,每年天钢公司产钢600万吨,能省下1.26亿元……”呼胜红边敲计算器,边和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我们是‘日成本、周分析、月总结’,采购价格、原料配比、废钢创效,项项精打细算。”
  为了方便决策沟通,原本在楼道两端的成本科与结算科搬到了一起,现在呼胜红和结算科科长李岳挨着坐,每天就要“碰头”好几次。“之前财务部的工作主要是做综合报表,数据比较滞后,管的都是事后统计总结的事;现在我们的主要功能变成了成本核算,每天我们给集团领导提供的数据,就会作为当天市场运作的依据和参考。”呼胜红说。
  要提高集团在行业内的竞争力,按市场规律办事是关键。混改后,新天钢集团主抓供销两端,通过和业内标杆企业每日“对标”,不断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管理效能。
  “过去每月对成本进行核算,现在每天都要对标标杆企业自查,看看成本存在差距的原因何在。是钢材进价高了,还是物流费用高了?是今天设备出了故障,还是工艺流程中造成了浪费?找到原因立刻整改。”杨勇说,“工序成本是最能体现企业管理水平的指标,之前天津铁厂有限公司与行业标杆企业的工序成本差距在每吨数百元,经过不断自我完善,现在差距已经缩减至每吨几元到几十元,有时我们的工序成本甚至比标杆企业还要低。”
  市场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在快速变化。想要使“供给侧”准确与“需求侧”对接,在控制生产成本的基础上,还要有灵活的决策机制。混改前,“层层报批”的刻板模式在集团里占主导地位,周期长、反应慢,市场“触角”不灵敏,导致企业错过了不少优质订单。
  混改后,集团的决策机制发生了明显变化。“现在我们每天都在关注市场动态,哪笔订单能盈利,迅速调整生产;有了哪些‘金点子’,立刻付诸实践,及时把握住市场机遇。”杨勇说。
  此外,新天钢集团也不断优化工艺流程,一改不愿创新的“老面貌”,肯花“绣花针”功夫,在细节上沉心钻研。
  充分利用炼钢余热自发电,一年节省成本约5亿元;优化场内物料运输流程,每年节省约1000万元;在部分生产工序中用再生水替代自来水,每天就能省下十几万元……“过去企业在很多方面账算得不细不清,现在我们从‘干着算’到‘算着干’,让所有能源充分发挥作用,把‘好钢’用在刀刃上。”景悦说。
  砸重金 从“冒黑烟”到“添绿色”
  一边是在工艺成本上做“减法”,“细算账”提升经济效益;另一边,新天钢集团却在环境保护上做“加法”,“大手笔”推动集团绿色可持续发展。
  自混改以来,新天钢集团已完成和拟建的环保治理项目200余项,总投资80余亿元,已完工项目投资约36亿元……新天钢集团能源环保部部长岳勇用一组数字道出了集团对环保工作的重视程度。“在刚刚扭亏为盈的情况下,集团仍将大部分利润投入到了环保改造中,环保方面的投入约占到混改后集团总投入的一半。”岳勇说。
  由于发展模式粗放,渤钢集团曾欠下不少“生态账”。“举例来说,天钢公司此前有三台没有进行脱硫脱硝技术改造的锅炉,单是因排放废气产生的罚款每天就高达数万元;集团内不少企业是环保C类企业,被停产限产时,高炉一开一关更是要花费数百万元。积年累月,不仅给集团带来较大成本压力,更对周边环境造成了严重污染。”岳勇说。
  为了补上环境欠账,自2019年起,集团的环保投入一直在增加。烧结脱硫脱硝、高炉炉顶均压煤气回收、工业炉窑脱硫……新天钢集团在实施多项环保治理项目的同时,采用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以精细化、动态化的方式实现环境管理决策,提升钢铁生产的环保水平。
  “到2020年底,集团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的累计排放量已经降低了50%以上。”岳勇说,“环保改造是钢铁企业的大势所趋,长远来看,在环保方面的投入未来也会为企业创造更多经济效益。”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在集团多位负责人看来,这几年对环保的投入“很值得”。
  新天钢集团执行总裁阚永海说,目前集团的数控中心、大数据监测体系等正在逐步建立完善,今年集团还将投入53亿元,向建设钢铁行业内环保A类企业的目标不断发力,“不仅能为改善大气质量和优化周边环境作出贡献,体现钢铁企业的责任和担当,另一方面也有利于集团稳步盈利、长远发展”。
  作为天津市推行国企混改以来最大的项目,新天钢集团转型“重生”的经历是天津市以国企混改为突破口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国有经济发展活力和内生动力不断增强的缩影。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天津市已累计实现20家市管企业集团层面混改,2020年天津市市管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4.6%,净利润同比增长12.1%。
  “混合所有制改革能够形成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的优势互补、劣势对冲,使企业的机制得以优化、竞争力与活力得到提升。”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周放生说。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