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还是慢半拍?对手早已上市 还在找融资的蜻蜓FM急不急

  原标题:对手早已上市 还在找融资的蜻蜓FM急不急 来源:北京商报

  来源:北京商报

  时隔15个月,蜻蜓FM再次官宣融资消息,但昔日的追随者荔枝FM已经上市,喜马拉雅也已递交招股书。成立于2011年的蜻蜓FM,是国内较早一批在线音频企业,迄今共完成9轮融资。巧合的是,最近的两次融资都“绑定”了战略合作。其实,扩大在线音频服务的场景覆盖,是同行们都在探索的路径,但蜻蜓FM和线下社区合作的实际意义有待验证。

  九年9轮融资

  6月2日,蜻蜓FM宣布,已获得来自微木资本的新一轮投资,并与微木资本投资的物业管理企业第一服务控股达成合作,双方计划将蜻蜓FM的内容纳入到第一服务的智能人居环境中。

  2011年成立至今,蜻蜓FM几乎每一年都在融资。根据天眼查信息,从2013年的A轮到2021年6月2日的最新一轮,蜻蜓FM在九年里拿到了9轮融资,仅在2019年没获得外部资金支持。

  不过自2017年的E轮融资之后,蜻蜓FM融资案的细节越来越少,融资金额都未予披露,这一次蜻蜓FM相关人士也没有向北京商报记者正面回应融资金额。

  官宣融资时,蜻蜓FM强调的是:蜻蜓FM获得来自微木资本的新一轮投资,将继续开拓音频收听场景,扩大全场景音频生态领先优势。微木资本是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的长期投资人,在国内支持了转转集团、随锐科技、51world等企业。

  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一年一次的融资频率并不奇怪,但和同行们相比,蜻蜓FM的表现不寻常。

  天眼查信息显示,2018年1月-2020年1月,也就是荔枝FM上市的前两年,这家在线音频企业没有拿到过外部融资,喜马拉雅也是从2018年起没有再官宣融资的消息。

  “蜻蜓FM融资让人挺意外的,荔枝FM已经上市、喜马拉雅递交了招股书,这三家是公认的在线音频三甲。一般而言资本市场很少会在这种情况下,再给一家同类企业真金白银”,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

  佛系还是慢半拍

  因为这种反差,业内人士对蜻蜓FM的看法不一。有人认为竞争对手忙着上市,蜻蜓FM还在找融资,蜻蜓FM是慢半拍。另有观点指出,上市并不代表公司的竞争力,蜻蜓FM在同行冲击资本市场的时候还能拿到钱,说明公司佛系,不等于没有竞争力。

  比如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我觉得这个战场其实早就结束了,蜻蜓FM基本上没什么机会了”。易观分析互动娱乐行业中心高级分析师于艳娣则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如果业务实力不强也不会有新的融资了,只能说蜻蜓走向了比较中庸却有自己特点的全新道路。上市也不是唯一出路,能打造一条属于自己的音频发展路线,也很可观”。

  观点难免主观,通过第三方数据亦可以看出蜻蜓FM在行业中的位置。艾媒北极星数据显示,2021年4月,喜马拉雅、荔枝FM、蜻蜓FM是在线音频前三名,月活分别为7338万、5143万、2264万。从成立时间看,顺序正好相反,蜻蜓FM上线于2011年,荔枝FM和喜马拉雅均在2013年上线。

  正因为如此,坊间有关蜻蜓FM起大早赶晚集的质疑声一直都有。对于上市,蜻蜓FM并不避讳,相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蜻蜓FM目前没有启动上市的计划。”

  真场景还是讲故事

  回到蜻蜓FM的业务,还是绕不开上市,由于没有上市,蜻蜓FM的各项业务数据并没有公开。

  北京商报记者2019年9月和蜻蜓FM公关部人士交流时得到的消息是,“广告和内容付费是蜻蜓的营收大头,语音直播和IP衍生类也贡献了营收”。

  6月2日,蜻蜓FM相关人士未透露公司的营收规模,只是称,“目前会员、广告、生态、直播是主要的营收来源。在知识付费方面,蜻蜓FM将‘单点付费’切换成‘会员全站畅听’模式,进一步降低用户门槛,形成一种更加健康的、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在音频内容驱动下,通过全场景生态,将爆款‘做出来’、让精品‘走出去’、把效益‘拿回来’”。

  在场景上找突破,是同行们的默契选择,在线音乐、长短视频等潜在对手们走的也是同一条路线。具体到这次的合作,蜻蜓FM相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我们与第一服务控股的合作刚刚启动,未来可能尝试从第一服务相对高端的社区开始,共同探索声音+社区交互全新业态”。

  对此,于艳娣认为,“音频在车载、运动、居家等场景的应用已经屡见不鲜,但智能人居场景还有很多空隙的地方待开发”。

  王超则直言:“我觉得跟物业合作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居民生活不是音频的主要场景,这种合作表面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