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交价1510万元的谭鱼头商标,买家至今未付余款,悔拍还是营销?

  红星新闻记者吴丹若

  5月1日到2日,成都谭鱼头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谭鱼头)名下的49个商标专有权在阿里拍卖平台上拍卖,起拍价100万元,最终成交价为1510万元,溢价超过15倍,买家的拍卖号为“A2824”。

  不过,截至5月17日16时最后缴款时间,剩余1507.55万元的拍卖余款仍未到账。

  6月2日,谭鱼头公司破产管理人刘律师向红星资本局确认了买家悔拍,至今未付余款的事实。他表示,已经多次催促买家缴纳拍卖余款,但买家表示,未能筹够资金而放弃。

  对于“A2824”买家的具体身份,刘律师表示不能透露。“如果我们追究买家的法律责任,将对他提起诉讼,到时候才能知道。”

  对于此事,谭鱼头品牌的创始人谭长安透露,买方曾邀请他以后给品牌站台,并承诺给他干股,但他没有答应。“(谭鱼头)如果没有我做顾问,去把握技术,掌控大局,发展起来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他们也没敢再把商标拿走。”

  天价拍卖后,谭长安的新店谭滋鱼获得了较高的关注度,有网友质疑,拍卖其实就是一场耗资10万元的营销。

  刘律师向红星资本局表示,下一步的工作计划正在债权人大会讨论审核,暂无可以对外透露的信息。“谭鱼头”商标仍会以拍卖的方式进行处理,但第二次拍卖的具体时间目前还未确定。

  买方或须支付1400万元的差价

  按照阿里拍卖平台上的竞买公告,拍卖余款要在2021年5月17日16时前通过线上支付或汇款至本管理人指定账户。未及时缴纳余款则视为悔拍,10万元保证金不予退还,依次用于支付拍卖产生的费用损失、弥补重新拍卖价款低于原拍卖价款的差价等。保证金数额不足以弥补拍卖费用损失以及重新拍卖价款低于原拍卖价款的差价的,管理人可以向悔拍人追索。

成交价1510万元的谭鱼头商标,买家至今未付余款,悔拍还是营销?

  谭鱼头商标拍卖页面

  另外,拍卖平台的服务费是成交价总额的0.5%。本次服务费为成交价1510万元的0.5%,即是7.55万元。所以,此次拍卖余款应为1507.55万元。

  刘律师表示,第二次拍卖的起拍价也要等待债权人大会讨论。而司法拍卖第二次拍卖的起始价由委托人的拍卖意愿决定,可以维持原价,也可以降低,降价幅度不得超过20%。如果第二次拍卖以100万元成交,那么悔拍买家需要补足1410万元的差价。“如果‘A2824’拒绝支付差价,债权人将按照相关规定提起诉讼。”

  此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的规定,悔拍人不能再次参与“谭鱼头”商标的竞拍。

  神秘的买家是谁?

  谭长安称“曾邀请我站台”

  对于买家悔拍,谭长安向媒体表示,买方曾邀请他以后给品牌站台,并承诺给他干股,但他没有答应。“(谭鱼头)如果没有我做顾问,去把握技术,掌控大局,发展起来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他们也没敢再把商标拿走。”

  6月2日,红星资本局致电谭长安试图了解买方信息,他表示自己知道,但是不想透露,也不愿确认对方是否从事餐饮行业。

  买家“A2824”到底是谁?

  按照拍卖平台的相关规定,与本标的物有关人员,包括案件当事人、担保物权人(质押权人)、优先购买权人等,均可参加竞拍。也就是说,谭长安、他的债权人、谭滋鱼方面都可以参与竞拍。

  而从拍卖的成交价来看,谭鱼头商标1510万元的成交价被业界普遍认为确实偏高。

  在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谭鱼头公司的这些商标已经过气,不具备相应的价值。

  “商标的价值关键是看其含金量有多高。”朱丹蓬告诉红星资本局,决定商标含金量的维度主要有三个:一是供应链的完整度;二是整个服务体系和客户粘性;三是商标所代表的品牌调性。

  事实上,在商标拍卖落槌后,就有网友怀疑可能存在恶意竞价,“可能从一开始就不准备缴纳尾款,这只是一场花费10万元的营销。”

  而谭长安此前在接受红星资本局专访时就表示,“拍下商标,没有味道和我的管理,还是假的(谭鱼头)”,“没有谭长安,谭鱼头的商标就没有价值”。

  而通过1510万元的天价拍卖,谭鱼头重回公众视线,谭长安开的新店谭滋鱼也获得了较高的关注度。在谭长安发的朋友圈里,“谭滋鱼加盟店生意火爆”之类的宣传不断刷屏。

成交价1510万元的谭鱼头商标,买家至今未付余款,悔拍还是营销?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