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操纵股价?重庆律师实名举报正川股份实控人:为散户而战,邓勇是骗子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陶书宁

涉嫌操纵股价?重庆律师实名举报正川股份实控人:为散户而战,邓勇是骗子

  一封举报信将正川股份(603976.SH)及其实控人邓勇推至风口浪尖。

  5月31日下午,重庆必扬律师事务所主任余泽东向证监会实名举报正川股份实控人邓勇操纵、哄抬股价牟取暴利,要求证监会相关职能部门对邓勇进行立案查处。

  公开资料显示,正川股份于2017年8月上市,主要从事锁口瓶、药用玻璃瓶、瓶盖、塑料制品、玻璃仪器及制品的制造、加工和销售。2020年5月,正川股份作为疫苗概念股在二级市场遭到炒作,股价大涨,短短两三个月涨幅超过6倍,但随后股价见顶,开始大跌。5月31日,正川股份报收48.03元/股,相较最高点时已腰斩。

  “正川股份四万六千余名散户在流血,股价下辈子也回不到这个高度,我要为这些散户讨回公道。”5月31日,余泽东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其已正式向重庆警方报案,要求追究邓勇的刑事责任。

  截至2020年6月底,正川股份股东数为20476人,至当年三季度末,这一数字达到46730人。

  5月31日,时代周报记者就余泽东实名举报一事多次致电正川股份,截至发稿,始终无法接通。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正川股份实现营收5亿元,同比下降3.7%;实现归母净利润5305万元,同比下降13.1%。

  “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跟他(邓勇)战斗到底。”余泽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家人小孩现在都在美国,我没什么好顾虑的。”

  代理费纠纷

  余泽东为重庆当地资深律师,从业已30余年,目前为重庆必扬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人民大学重庆校友会秘书长。

  余泽东介绍,他与邓勇相识已有20年,“邓勇的父亲是我在人民大学办的总裁班的学生,邓勇父亲去世的时候跟我说,儿子不争气,但是他的独子,让放到我这里读书。”

  “邓勇的父亲是一位务实好学的农民企业家,但邓勇本人是一个街头混混,没有读过正规大学。”余泽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邓勇为人有些嚣张,“邓勇有次跟我喝酒的时候说,北碚区法院是他家开的,是他出钱修的”。

  从公开信息来看,余泽东与邓勇此前已经有过法律纠纷。2020年4月21日,余泽东与邓勇的代理费纠纷案在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法院开庭。

  余泽东称,彼时起诉邓勇是为了追讨自己被邓勇拖欠的110余万元律师费。“2015年,邓勇与一家公司发生纠纷,两年后重庆市一中院作出终审判决,要执行他公司150万元现金,当时正川股份还没有上市。”余泽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余泽东透露,邓勇在败诉之后多次致电余泽东,“当时他说,‘余老师我咽不下这口气’”。后来,余泽东念及与邓勇父亲交情,回国帮邓勇推进该官司。在余泽东的帮助下,重庆市高院启动了再审程序。

  2021年1月4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余泽东和重庆正川永成医药材料有限公司取得完胜,由被执行150万元反转成执行对方延期完工违约金49万元,损失赔偿金300万元,评估费用23219元,合计3513219元。

  胜诉后,余泽东多次向邓勇追讨被拖欠的百余万律师费,均未有结果。数月前,余泽东将正川股份全资子公司重庆正川永成医药材料有限公司及邓勇告上法庭,要求其支付拖欠的律师费及为追讨律师费所产生的相关费用,该案于年初已开庭,不过邓勇并未出庭。

  至于此次实名举报邓勇的原因,余泽东表示与代理费纠纷无关。

  “骗我一事与此次举报无关,骗我的事我已经通过司法途径在依法处理。”余泽东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其举报邓勇的原因是邓勇涉嫌操纵股价,令正川股份散户蒙受巨额损失。

  “邓勇这个骗子花钱买通官员,股市套现骗走无数股民数亿现金。”余泽东说,“我见过他们公司许多投资者,真的是太可怜了,太痛苦了。”

  “我要为散户讨回公道”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5月,正川股份股价开始拉升,短短三个月内,公司股价由15元/股涨至107.96元/股,涨幅超过6倍。随后,正川股份于2020年8月和10月形成“M形双顶”形态,10月之后,股价开始一路走低。5月31日,正川股份股价上涨1.93%,报收48.03元/股,相比8月及10月的高点已腰斩。

  余泽东称,邓勇涉嫌操纵正川股份股价。“邓勇及其家族利用新冠肺炎疫情对疫苗玻璃瓶庞大需求的热点概念,在没有任何疫苗玻璃瓶生产能力,也没有接到任何疫苗玻璃瓶订单的情况下,利用市场热点,大肆炒作疫苗玻璃瓶概念操纵股价,哄抬正川股份股价。”

  2020年8月1日,正川股份在异动公告中表示,公司仅通过外购中硼玻璃管生产中硼玻璃瓶,且中硼玻璃瓶在产品结构中占比较低,预计相关产品不会对生产经营成果产生重大影响。

  不过,正川股份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已经着手实施中棚玻璃管自产计划,称公司一座中硼玻璃管产品窑炉处于建设阶段。

  同时,正川股份表示,该窑炉未正式量产,即使正式量产,产量也相对有限,短期内市场占有率也不高,且自产的中硼玻璃管未来能否用于疫苗也存在不确定性。

  据粤开证券研报,新冠肺炎疫苗的包材采用的正是中硼硅玻璃。

  余泽东在举报信中称,在拉高股价后,邓勇家族成员开始高位减持股票套现。“邓步莉在2020年9月22日至23日减持1512万股,减持价格区间为54.54元/股至63.8元/股,套现近9000万元。随后,邓氏家族另外一名成员邓红又在2020年12月24日至25日减持92万股,减持价格区间为79.09元/股至82元/股,套现超过700万元。最新公告显示,正川股份实控人家族已合计减持该公司1.9%的股份,合计套现1.71亿元。”

  正川股份2021年一季报显示,邓勇控制的重庆正川投资管理公司持有上市公司39.07%的股份,邓勇个人持股19.38%。其家族成员邓秋晗、邓步琳、邓红、邓步莉合计持股11.35%,邓勇及其妻姜惠控制的重庆永承正好企业管理咨询公司持股1.631%,邓勇及其家族成员合计持有正川股份71.43%的股权,为正川股份实际控制人。

  余泽东还认为正川股份涉嫌欺诈发行。“首次募资,正川股份主要用于投入到‘一级耐水药用玻璃包装材料生产研发基地一期项目’和‘生产及配料系统自动化升级改造’项目。当时正川股份向资本市场公开表示,项目建成后,公司将新增27.6亿只一级耐水药用玻璃管制瓶的年生产能力,新增销售收入3.45亿元,净利润8728万元。实际上,募资后的三年中,正川股份建成了一期项目,但销售收入和利润并没有实现,正川股份涉嫌欺诈发行。”余泽东在举报信中称。

  另一方面,余泽东还对上交所的做法提出质疑。“针对邓勇及其家族欺诈发行、操纵股价高位套现牟取暴利的行为,上海证券交易所却避重就轻认为邓勇及董秘费世平只是未勉尽,3月8日对邓勇及董秘费世平予以通报批评,这显然未能尽监管职责,对保护国内资本市场中小投资人的合法权益极为不利。”

  余泽东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其已经要求上交所回复作出上述处罚的依据,并向公安机关移送做出该处罚的证据。

  “如果交易所15个工作日内不移送相关证据,我就会对交易所进行行政诉讼。”余泽东说。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