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背景音乐版权难题待解,Twitch要求旗下主播全面停止使用未经授权音乐

  原标题:网络直播背景音乐版权难题待解,Twitch要求旗下主播全面停止使用未经授权音乐

  作者:吴立洋,诸未静

  “我们最近收到了超过1000份关于来自音乐发行商的DMCA版权提示,大多是关于Twitch平台的主播在直播时播放了未经授权的背景音乐。”

  近日,亚马逊旗下著名游戏直播平台Twitch向其内容创作者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警告其在直播和视频剪辑中可能存在触犯《千禧年数字版权法》(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DMCA)的风险。

  此前国内也有典型判例提示主播使用未经授权背景音乐,可能存在侵权风险。知名女主播冯提莫曾在直播中使用一分钟的《恋人心》,后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斗鱼公司赔偿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经济损失2000元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3200元。

  警告信:Twitch将开启新一轮版权音乐打击活动

  Twitch是一家创立于2011年的流媒体视频平台,是全球最早的游戏直播平台之一。2014年8月25日,Twitch.tv以9.7亿美元被亚马逊公司收购,成为其子公司。该平台手握《英雄联盟》《DOTA2》《守望先锋》等知名电竞游戏相关赛事的转播权。此外,Twitch还是《CS:GO》游戏最著名的赛事联盟之一——电竞联盟ECS的主办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去年6月,Twitch就曾因音乐版权问题受到过华纳音乐集团通过美国唱片业协会(RIAA)提出的警告,致使其下架了一大批有版权风险的视频内容。

  在发送给平台创作者邮件中,Twitch提到,基于对提示数量的分析,其认为版权方使用了某种自动扫描工具,以识别平台上使用未经授权音乐的直播和视频剪辑内容,而这也意味着以后可能会有更多关于此类违规行为的通知。

  Twitch也向其主播给出了规避类似版权风险的建议:不要使用流媒体播放音乐或其他未获得授权的版权材料。此外,Twitch还强烈建议内容创作者删除任何包含未获授权版权材料的内容,并使用“全部下架”功能对其余视频内容进行审审核。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张延来律师在接受21记者采访时表示,《千禧年数字版权法》主要明确的就是平台责任的问题:“如果用户在平台上发布了侵权内容,那平台应该在权利人投诉的时候进行及时处理,否则就要一起承担侵权责任,Twitch发这封邮件的主要目的也是希望用户能主动做一些规避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在Twitch社区条款的音乐准则中,假唱或采用歌词、乐谱、指法谱等视觉形式重现版权音乐均是不被允许的行为,但直播翻唱除外:“如果您在 Twitch 直播中现场表演翻唱歌曲,请依照词曲创作者所编写的方式忠实诠释歌曲,并且亲自创作所有音频元素,不使用任何伴奏音轨、录制音乐或属他人所有的录音元素。”

  国内判例:直播互动中播放他人音乐1分钟也侵权

  而在国内,在直播中播放未经授权的音乐,平台方承担侵权责任的情况已有前车之鉴。

  2018年,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当时的斗鱼主播冯提莫在未征得歌曲《恋人心》词曲作者及音著协许可的情况下,在直播中在线播放《恋人心》为由,将斗鱼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其停止使用《恋人心》歌曲,并赔偿著作权使用费3万元。

  斗鱼方面辩称,涉案视频由主播制作上传,斗鱼仅提供中立的信息服务,因此不构成共同侵权、帮助侵权和单独侵权。但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审理后认为,主播虽然与直播平台之间不存在劳动或劳务关系,但双方约定主播在直播期间产生的所有成果均由斗鱼享有全部知识产权、所有权等相关权益,因此主播不应对侵权内容承担责任。而斗鱼公司享有直播成果的相关权益,应对产生的法律后果承担相应责任,且海量的注册用户及直播的即时性和随意性亦不能成为斗鱼公司的免责理由。

  2019年7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终审判决认为,斗鱼公司直接提供了包含涉案歌曲《恋人心》的涉案视频,侵害了音著协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张延来律师对此解释称,主播在直播中无论是直接翻唱歌曲,还是使用歌曲作为背景音乐,如果没有征得权利人同意,都是一种侵犯著作权的行为。而在音著协与斗鱼的案件中,法院判决斗鱼承担责任的主要原因在于其和主播签订的《斗鱼直播协议》约定了直播分润。

  “直接参与了盈利,其当然应对直播成果的合法性负有更高的注意义务和审核义务。”张延来说。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