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地产一哥”蓝光发展惨遭股债双杀

“四川地产一哥”蓝光发展惨遭股债双杀

  大量债务到期,如今蓝光发展已是大象难转身。

  花朵财经原创

  不用怀疑,房企的冬天真的来了!

  自房企融资新规“三道红线”发布以来,房企借助高杠杆进行快速扩张的时代,正在走向终结。

“四川地产一哥”蓝光发展惨遭股债双杀

  全国房企集体进入寒冬

  从最初的房企融资监管,到去年横空出世的三道红线,再到今年的房贷两道红线。一时间,无数房企都泪奔了。

  在房市控杠杆趋势愈演愈烈的背景下,据新华社报道,去年以来,福晟、泰禾、华夏幸福、协信等多家标杆房企均已出现债务危机。

  就房地产问题,此前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甚至还指出,房地产是现阶段中国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表明房地产的核心问题就是泡沫比较大。

“四川地产一哥”蓝光发展惨遭股债双杀

  以史为鉴,上世纪以来,在世界上130多次金融危机中,有100多次与房地产有关。在此背景下,如今各大房企头上的紧箍咒已被不断加紧。

  对比各大房企近期发布的有关数据,继房企控杠杆政策陆续涌现后,随着外部融资不畅,大量债务到期引发的资金流动性紧张连锁反应,已迫使各大房企重新思考发展方向。其中,采取措施多管齐下稳定或降低负债率,成为了行业大势所趋。

  但事实上,在降杠杆的路上,各大房企的命运不尽相同。

  据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2020年房企破产数量近500家。今年以来,房企破产数量也已高达166家。其中还不乏一些国内房地产百强企业。比如,泰禾集团、三盛宏业、新华联、天房集团,皆因资金链紧张,而走向了破产的边沿。

  根据贝壳研究院统计,2021年房地产到期债务规模预计将达12448亿元,同比增长36%,历史性突破万亿大关。

“四川地产一哥”蓝光发展惨遭股债双杀
“四川地产一哥”蓝光发展惨遭股债双杀

  四川地产一哥惨遭股债双杀

  就目前来看,全国的房企们已全面进入了比烂时代。而作为“四川地产一哥”的蓝光发展,近日惨遭股债双杀,无疑成功创造了今年地产话题的流量新高。

  5月27日,蓝光发展旗下两支公司债直线闪崩。20蓝光02盘中跌幅超31%,盘中接连二次临停,报价48元,较发行价100元已腰斩;16蓝光01盘中跌幅超18%,报价仅58.99元。

  与此同时,蓝光发展自今年以来股价一路下行,截至5月27日,公司收盘价报3.88元,市值仅剩118亿元,较去年一月份高点几近腰斩。

  惨遭股债双杀,蓝光发展深陷资金链困局,无疑是投资者最为担忧的。

  今年5月初,蓝光发展先后被标普、穆迪下调评级。期间标普将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穆迪则将企业家族评级由B1下调至B2。

  此外,据媒体报道,蓝光发展目前已出现三家信托公司产品兑付逾期,正与兴业信托就一笔延期支付集合信托产品进行谈判。

  而在5月25日,天眼查公布了一条被执行人为蓝光发展的信息,执行标的约为2.36亿元,执行法院为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四川地产一哥”蓝光发展惨遭股债双杀

  能走到这般田地,看来蓝光发展的确很缺钱,那么蓝光发展究竟负了多少债,又会不会成为下一家走向破产的百强房企?

“四川地产一哥”蓝光发展惨遭股债双杀

  疯跑后的祸端

  起步于四川成都的蓝光发展,蜕变成如今的模样,只因早年间疯跑过快。

  在过去的几年,激进举债拿地,蓝光发展无疑是行业中的领跑者。公司曾仅用四年的时间,便实现了销售百亿到千亿的突破。

  2015年,蓝光发展销售额为183.7亿元,但到2019年公司便以1079.8亿元的销售金额跨入了全国房企的千亿俱乐部,成长速度着实的惊人。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同期全国商品房销售额仅增长不到一倍。2015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额为8.7万亿,2019年为16万亿。对比之下,蓝光发展绝对是房企中最亮眼的一匹黑马。

  尝到举债扩张的魅力后,进入2020年蓝光发展继续保持疯跑的势态。截至2020年底,公司资产负债比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为82.04%。

  但最后这一切被终结于2021年。

  随着黑天鹅三道红线的悄然而至,由于外部融资不畅,大量债务到期,如今蓝光发展已是大象难转身。自2月份以来,公司作价48.5亿元卖掉最核心的物业服务公司回血后,自此市场有关蓝光发展卖身、裁员等负面漩涡一直不绝于耳。

  花朵财经查阅到,2020年蓝光发展账上货币资金总额仅297.43亿元,但在同一时期,公司账上躺着1328.49亿元的负债(剔除合同负债)。其中,短期借款63.17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216.59亿元,以及其他应付款合计235.98亿元。

  这也就是说,蓝光发展的现金流缺口问题已十分突出。

“四川地产一哥”蓝光发展惨遭股债双杀

  花朵财经还了解到,截至2020年底,蓝光发展净负债率88.57%,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73.03%,现金短债比1.06。从三道红线的要求来看,蓝光发展已踩中三条红线中的一条(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

  2020年以来,蓝光发展共新发行7只债券,发行额合计62.5亿元,而目前公司共存续17只债券,余额合计124.41亿元,其中10只余额合计69.41亿元的债券将于1年内到期或面临回售行权,由此可见,蓝光发展短期内所面临较大的集中兑付压力。

  与此同时,蓝光发展的现金流状况也正在日益恶化。2020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出61.27亿元,为近几年来首次。2017-2020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5.54亿元、4.62亿元、38.33亿元、-61.27亿元。

  在过去,房企面对现金流压力时,尚能通过不断举债用借新还旧的方式来渡劫,但在再融资环境恶化,举债能力被限制后,现金流濒临枯竭的蓝光发展,又该何去何从呢?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