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报告出具单位独家回应:特斯拉温州事故鉴定“不受任一方干涉”

  检测报告出具单位独家回应:特斯拉温州事故鉴定“不受任一方干涉”

  在详细数据被公布之前,这项事故和其他疑似刹车失灵的事件一样,都成为各执一词的罗生门。

  “温州事故车主踩错了踏板,把油门当成了刹车。”近期,一份特斯拉事故检测报告被推上风口浪尖。

  针对特斯拉疑似刹车失灵引发的事故,这可能是目前唯一一份第三方检测报告。

  过去几个月内,全国范围内多位车主反映,特斯拉车辆存在突然加速、踩不动刹车等疑似失控的情况,有些未酿成事故,有些却造成了车辆损毁,甚至人员受伤。

  上述检测报告涉及的事故发生于2020年8月。据车主陈先生介绍,当天晚上,他驱车驶入所住小区,在低速通过一段窄路的时候,车辆突然加速,他试图刹车但没有成功,车辆还是以极高的速度驶入停车场,连撞十几辆车,他本人也重伤住院,勉强捡回一条命。 

  对于上述检测报告的结论,陈先生毫不认可。他强调,事故发生之后,出具上述检测报告的机构曾表示“无法检测”,也一直没有出具报告,后来为了给邻居进行保险理赔,他不得已才去请求鉴定机构将责任认定为自己的,这才有了这份事故鉴定报告。

  陈先生表示,撞坏别人车辆需要赔偿的金额约为40多万元,而他自己则没有得到任何赔偿。“座位险只有2000元,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我活下来了就是补偿。”“我没有任何的需求要赔多少钱,我早就放弃了维权。”

  5月27日,上述事故检测报告的出具机构——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就此事对21世纪经济报道进行了回应。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一定会坚守司法鉴定的底线,公平、公正地出具事故报告,不会受到任何一方的干预。

  对于车主声称的“请求鉴定机构将责任认定为自己的”,他反问道:“你觉得可能吗?我们会是他要求出就能出的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大家想想都知道,我们司法鉴定机构怎么会他说要出什么鉴定结论就出什么鉴定结论。”

  他还解释道,之所以出具报告的时间推迟了,是因为需要厂家配合调查,厂家提供数据等资料的过程较长,才导致拖得比较久。

  记者进一步询问事故鉴定的方法和标准,他表示不便透露。“我们不方便接受媒体采访,事故检测报告只能提供给委托方,所以如果要看报告,需要具体的结论还是要向公安调取。”

  “油门当刹车”实锤了?

  今年4月23日,杭州网都市快报发布了一篇报道,报道采访了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下属的司法鉴定机构的陈主任,他详细阐述了一桩特斯拉疑似刹车失灵引发事故的鉴定结果和鉴定方法。

  5月21日,上述报道被汽车媒体“汽车视评”在官方微博上转发,此后,该报道不仅被多家媒体转载,也在社交网络平台引发了广泛关注。

  自今年上海车展期间有车主站上车顶高喊“特斯拉刹车失灵”开始,特斯拉多起类似事件便以前所未有的传播广度进入到大众视野,但与此同时,目前还没有一件疑似刹车失灵的事件已有定论,因此,上述事故鉴定报告被转发“放大”之后,很快发酵。 

  根据鉴定报告的结论,温州这位车主在发生车辆碰撞前,脚没有踩制动踏板,而是踩在加速踏板上,也就是俗称的“油门当刹车”。

  不过,当事车主却并不认可这份报告。陈先生通过个人的抖音号以及媒体采访等渠道表示,他是为了完成保险理赔,才被迫承认自己是误踩油门的。

  陈先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忆,他从医院回家后,邻居就上门索赔,刚开始他还可以让他们去找交警,后来距离事故发生已经快两个月左右,自己“没法再推”,经济压力又大,只能将事故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隔壁邻居受不了,天天过来敲我的门。我还天天跟老婆吵架,她让我去认掉这个事情,我就是不肯,我说我又没错,干嘛要去认,你们去告我吧。那时候我躺在床上,没有了工作能力,又要护理费,还有一个月3万的房贷,这一个月这么多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哪里来的钱去赔邻居们?被逼无奈只好自己去求着鉴定机构写成我的责任。”

  彼时,由于相关方各执一词,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一直没有出具。2020年9月中旬,处理这起事故的交警——温州市交管局一大队事故处理中队中队长林奇矛当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据车主讲,脚一直踩在刹车踏板上,而特斯拉方面调取后台数据(显示),车子失控的时候,油门踏板是百分之百(被踩)的。”

  争议之下,警方委托当地在车辆司法鉴定方面比较权威的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对涉事车辆进行鉴定。不过,该机构当时几次去停车场看后表示,无法鉴定事故原因是属于人为的操作失误,还是车辆的机械故障所造成。

  上述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的工作人员表示,当时无法鉴定是因为数据不全,后来从厂家调取了数据等资料之后,才出具了上述事故鉴定报告,也是因为这样才耽误了不少时间。

  对于陈先生所称的“去求鉴定机构写成我的责任”,该工作人员表示这是不可能的,司法鉴定机构不会受到车主或者厂家任何一方的干涉,出具报告也是公平、公正的。“那位车主一直坚持,厂家(指特斯拉)是有问题的,自己没踩错,出具报告之前他实际上就已经知道结论会是这样的,他是没有办法改变我们的结论的。”

  “刹车失灵”鉴定争议

  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是如何鉴定出车主把油门当刹车踩的呢?

  据陈主任解释,他们通过两组数据的相互印证,能够看到“车主在发生碰撞前,脚没有踩制动踏板,而是踩在加速踏板。”这两组数据,一是来自特斯拉总部后台的数据,二是来自涉事特斯拉车上的EDR,而后者是无法改动的。

  EDR,即汽车事故数据记录器,类似于飞机、火车的数据记录器,用于记录车辆碰撞前、碰撞时、碰撞后三个阶段中对应时间序列的车辆动力学数据,以及汽车单元内不同控制模块的数据。

  陈主任表示,EDR中有一组数据叫气囊模块数据,车辆碰撞发生前5秒钟内汽车的车速、驾驶员的脚是在制动踏板还是在加速踏板、加速踏板的开度是多少等信息,都记录得十分清楚。

  不过,上述说法也存在漏洞。汽车媒体“车聚网”质问称:气囊模块数据如何能“十分清楚的记录驾驶员的脚是在制动踏板还是在加速踏板”?难道它有脚部摄像功能?

  问题的关键在于,即便EDR数据显示,在碰撞前车辆加速踏板受力,但如何证明该受力是来自于车主本人呢?这一点既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这是几乎所有特斯拉疑似刹车失灵事件都难以达成一致的地方。

  此外,涉事车辆刹车踏板的情况是不得而知的。此前特斯拉曾公布上海车展维权车主的部分EDR数据,数据至少能够印证,当时驾驶员确实踩下过制动踏板,只是制动效果不足。但究竟是踩踏力度不够,还是踏板踩不动,原因未知。

  而在温州的这起事故中,制动踏板有没有被踩,实际上是一个能够说明车主究竟有没有把油门当刹车的关键点:如果踏板没有显示相关数据,车主很有可能就是真的把油门当刹车;而如果踏板如上述案例一样是有相关数据记录的,很显然就同样需要更多的数据来研究,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制动效果不足。

  陈先生认为自己不可能把油门当刹车踩。“为什么我开了100多米没有撞到车?我是想把它刹住的,最后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撞到别的车。”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自己是一个开车十几年的老司机,不会连刹车和油门都分不清楚,而且买了这台特斯拉之后也是经常使用,“上下班,每天都要开几十公里。”

  对于事故鉴定的具体细节,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的工作人员表示不愿多说,并反复拒绝评论。“目前检测报告已经交给公安,需要具体的结论还是要向公安调取。”“最近这些报道我们也看到了,但是我们有自己的工作,不会花过多的精力跟媒体、跟车主交涉。现在我们所有的鉴定结论都已经交给了委托方,这些你们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向公安去调取和了解。”

  在详细数据被公布之前,这项事故和其他疑似刹车失灵的事件一样,都成为各执一词的罗生门。陈先生表示,自己自始至终都没有收到特斯拉提供的任何数据,如果有数据,他相信通过各方力量,有机会真正破解这一“悬案”——但遗憾的是,没有。

  (作者:彭苏平)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