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华医疗的IPO算盘:频陷商业贿赂,却募资用于销售

  林华医疗的IPO算盘:频陷商业贿赂,却募资用于销售

林华医疗的IPO算盘:频陷商业贿赂,却募资用于销售

  募资将大量用于销售渠道?从以往爆出的问题来看,并不靠谱。

  吴林元说,90年代初,自己只是一个生意人。当时商品紧缺,就要有商品就不愁销路,吴林元也因此攒下第一桶金。渐渐地成了中国一次性注射器配件的主要供应商,吴林元开始盯上苏州意华塑料制品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从这个企业出发,吴林元开始构造现在的苏州林华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林华医疗”)。在林华医疗内部,吴林元号称“总设计师”。

  吴林元开始扩张,除了医疗机械,还进入新能源、大健康、有色金属矿产、家具、房地产等领域。到上海交大读EMBA后,吴林元才逐渐回到主业,专注于林华医疗。

林华医疗的IPO算盘:频陷商业贿赂,却募资用于销售

  核心产品来源不明,销售当头不重研发

  林华医疗的核心产品是留置针,留置针每年贡献销售收入的85%以上,贡献毛利的92%以上。

  林华医疗始终不透露,留置针的针管到底是从外面采购,还是自己内部生产。

  在招股书里,林华医疗介绍了留置针针管的采购单价、留置针导管的采购单价,但始终没有提及留置针针头的来源。

林华医疗的IPO算盘:频陷商业贿赂,却募资用于销售

  这或许是林华医疗不重研发生产的一个侧面反映。2017年至2019年,林华医疗投入的研发款项,只占营业收入的2.5%左右。

  同时,销售费用占到营业收入的30%,这是一个令同行都很惊讶的比例。在林华医疗的销售模式下,需要做大量医学学术推广活动,或委托第三方进行开拓,因此业务宣传费和业务招待费也就逐年上涨。林华医疗单就业务宣传费一项,占到营业收入的6%左右,是同行的2到3倍。

  有趣的是,林华医疗对于募集资金的运用规划,依然是营销占大头,超过研发的2倍以上。

林华医疗的IPO算盘:频陷商业贿赂,却募资用于销售

  重要供应商存疑,招股书披露不实?

  搏益医疗2017年是林华医疗的第三大供应商,2018年上升为第二大供应商,2019年仍排第二,主要为林华医疗提供引流袋。林华医疗表示,公司高管及关联方未在供应商中占有股份,与供应商之间不存在购销之外的业务关系。

  然而搏益医疗与神通塑料的联系电话相同,同电话企业仅此两家,在地址上也一样是常熟市辛庄镇双浜村,在一些网站上的简介,两家公司也完全相同。

  神通塑料的股东为俞云龙和俞国权,俞国权与林华医疗吴林元的妻子俞国华是兄妹关系。

  所以,林华医疗的招股书说实话了吗?

林华医疗的IPO算盘:频陷商业贿赂,却募资用于销售

  违规用工,财务总监频频辞职

  2019年林华医疗提供招股书时,表示2019年上半年有1474名在职员工,然而2020年更新招股书时,又说2019年在职员工数为1327人,减少147名员工,究竟是何原因?是否这147名员工来自劳务派遣,林华医疗故意压着劳务派遣10%的法律线使用员工?

  2016年,林华医疗正式员工869人,劳务派遣人员223人,可见当年劳务派遣人员占员工总人数的比例超过了20%。而我国法律规定,使用派遣劳动者数量不得超过用工总量的10%。

  除了基层员工,高管也频繁变换。2016年2月,谢利平辞去财务总监职务,2017年聘用韩厚权为财务总监,两年后韩厚权也离开林华医疗,2019年7月,林华医疗宣布张国良为财务总监。

  一般认为财务总监洞悉公司内情,其变换多半是公司情况混乱的一个表征,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林华医疗的IPO算盘:频陷商业贿赂,却募资用于销售

  多次卷入贿赂

  2011年,黄某为销售林华牌留置针2000支,送给桂东县人民医院扶某1万元。

  2019年,巴州人民医院装备科副主任因受贿被判刑,据交代,2009年至2016年,收取林华医疗留置针经销商29万元。

  2020年,林华医疗经销商新余创晟,因为向新余市人民医院院长邹某行贿230万元,而被判刑。

  经销商频频卷入商业贿赂,不仅反映了林华医疗的产品竞争力不足,也说明林华医疗高额的销售费用究竟流向何处。

林华医疗的IPO算盘:频陷商业贿赂,却募资用于销售

  蹊跷的收购频频失误,却乐此不疲

  为了做大奔向上市,吴林元盯上了收购。

  2016年,林华医疗收购赵晓云的北京兆仕医疗器械有限责任公司的100%股权,对价1500万元,同时要求赵晓云留任推进工作,并协议约定工作达成后再支付给赵晓云4000万元,。2016年7月,林华医疗付清1500万元收购款。2016年8月,吴林元预付4000万工作款项的10%,然而4个月后,赵晓云坚决要求离开。这就导致北京兆仕更名而来的北京悦通生产、研发、PICC取证等重要工作无法进行。不仅400万工作款白付,1500万的收购款基本相当于打水漂。

  尽管如此,2017年,林华医疗继续收购,这次是嘉兴美森。可能是吸取赵晓云违约的教训,这次林华医疗只收购90%的股权,并支付对价2610万元。到2019年,林华医疗测试发现,收购嘉兴美森已产生减值近600万元。林华医疗表示,如果嘉兴美森经营状况继续恶化,不排除进一步减值。

林华医疗的IPO算盘:频陷商业贿赂,却募资用于销售

  真有必要募资吗?

  有钱支持商业贿赂,有钱收购打水漂,林华医疗真有必要募资吗?

  2019年底,林华医疗账上躺着近5亿元资金,2019年购买理财产品的金额高达7.3亿元,看起来林华医疗并不缺钱。

  2017年,林华医疗派发股利4290万元,2018年,林华医疗派发股利7223万元,2019年,派发股利7207万元,这时林华医疗已经在申请上市募资了,然而2020年,林华医疗再次派发股利9009万元。如此说来,林华医疗不仅不缺钱扩产,还能向实控人吴林元持续大额分红。

  林华医疗主要产品留置针的产能利用率,2017年为95.12%,2018年为91.18%,到2019年大幅下降为80.09%,产能利用率逐年快速下降,林华医疗也不缺生产能力。

  那来募资做什么呢?在林华医疗的规划里,募集资金将大量用于销售渠道,可是林华医疗的销售渠道实在难以称得上干净,只会进一步腐蚀我国的医疗生态。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