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天使母基金李新建:100亿元投向初创企业,希望孵化出下一个华为、腾讯

  作者:黄嘉祥

深圳天使母基金李新建:100亿元投向初创企业,希望孵化出下一个华为、腾讯

  “现在大多GP(普通合伙人,泛指VC/PE机构)都偏向投中后期的企业,投向早期的、特别是天使期的相对较少,深圳天使母基金就是要弥补市场失灵的薄弱环节,完全聚焦天使投资体系。”近日,深圳天使母基金总经理李新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深圳天使母基金成立于2018年,是由深圳市政府投资发起设立的战略性、政策性基金,规模为100亿元人民币。天使母基金管理公司由深圳国企深投控和深创投联合创立,是国内规模最大的一只市场化运营天使母基金。

  与其他政府引导基金不同的是,深圳天使母基金是一家纯天使母基金,所投子基金100%投向天使项目。

  李新建表示,深圳天使母基金的100亿元就是为了鼓励科技成果转化,扶持初创企业成长,这是一项长期投资,可能会在10—20年后才能产生效益,最终目的是希望孵化出下一个华为、腾讯。

  协调资源支持企业

  因投资风险大、回收周期长,市场失灵问题突出,天使投资一直是创投行业的薄弱的环节。

  李新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深圳天使母基金成立的目的之一便是要弥补创投行业市场失灵的环节。同时,深圳天使母基金是一家纯天使母基金,旗下子基金的资金必须100%投向天使项目,这也是有别于其他地方政府天使母基金之处。

  这意味着,深圳天使母基金在挑选GP方面更加严格。

  “目前,GP都在向头部集中,很多政府引导基金也比较青睐与大型GP合作,但从天使母基金角度来看,由于天使期项目需要一种贴身‘保姆式’服务,而大型GP可能会将更多精力倾向于中后期项目,投向天使期的资源相对较少,股权激励也倾向中后期。”李新建透露,深圳天使母基金成立了54家子基金,和一些头部PE机构尚未合作。

  李新建表示,深圳天使母基金在选择GP时,更关注的是GP是否有投早、投小、投长期的决心。同时,早期投资更多的是要看技术、赛道,因此对GP的专业性要求要高于投后期,更关注GP的团队专业性和协调资源能力。

  截至2021年3月底,深圳天使母基金已累计接洽国内外500余家投资机构,有效决策子基金54只,累计有效决策出资额约62亿元,实际出资额超过33亿元,子基金有效决策总规模约156亿元,撬动子基金社会化募资规模超过93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深圳天使母基金并不以盈利为目的,不仅提供低成本的资金支持,还提供全方位的增值服务。

  “天使投资亏损,政府最高承担40%。”2020年10月,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在做客央视《对话》栏目时表示,设立天使母基金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初创者、初创企业能够落户深圳,更是为了计划培育下一个华为、腾讯。

  李新建说,深圳天使母基金打造了一个增值的生态服务体系,协调全市资源支持初创企业发展。牵线让初创企业与科研机构、大学进行技术合作,这样既解决了大学科研机构的成果转化问题,也解决了初创企业的技术瓶颈问题。此外,还推动初创企业与产业链上的大企业合作,这既可为初创企业找到市场资源,也可弥补大企业产业链或研究链体系中的缺陷,同时也在深圳市内寻找匹配的龙头企业,去收购初创企业。

  “国内VC/PE有60%是通过IPO退出的,这说明大家的退出渠道还是挤在这个独木桥上,只有约20%是并购退出。美国早期企业投资的90%以上都是并购退出,因此天使母基金还要引导大企业并购这些小企业,毕竟并不是所有的企业最后都能走到IPO这一步,一些小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就遭遇天花板了。”李新建说。

  政府引导基金转型势在必行

  在业内看来,2021年将成为政府引导基金转型元年,各级、各类引导基金都到了需要重新审视下一步发展战略的时刻。

  李新建认为,很多政府引导基金原来做的就是招商引资,也就是“资本引资”,现在需要改变。过去以GDP增长来衡量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现在更多要求提高质量,政府引导基金的转型势在必行。

  “各地政府都设立政府引导基金,几乎都是在做战略新兴产业,千篇一律,包括深圳各个区的提法都差不多,大家的规划没什么区别,可能10年以后这些又是过剩产能。”李新建直言道。

  李新建认为,首先需要转型的是政府,各地政府在城市战略规划时,要考虑清楚到底要做什么,明白自己的特色、优势和短板,是把长板拉得更长,还是把短板补齐,不能千篇一律地去做。

  “同时,政府在支持产业发展中,需要在不同方面去投入,在创新生态链中,从基础研究、技术攻关、成果产业化、科技金融支持、人才支撑,这5个环节都存在短板。因此政府要明白当地是否有相应的产业基础,能否解决产业链和资源链的问题。”李新建说,政府引导基金只是整个体系中的一部分,别指望靠政府引导基金的几十亿、几百亿就能解决问题。

  不仅政府需要转化理念,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公司也需要转型。

  在李新建看来,政府引导基金管理公司需有市场化运作理念。目前来看,部分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公司如同政府下属部门,政府怎么说就怎么干,变成了政府财政部门的一个出纳平台,这种类似审批制的模式很难适应市场。

  “协调政府跟引导基金管理公司之间的关系也非常重要。从政府角度来讲,不能把管理公司当成下属平台;同时,管理公司也要有独立性,应该把政府当成一个LP(有限合伙人,泛指投资者)来看待,改变‘政府的钱不要成本’这种观念。”李新建说。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