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价飙涨4万元 创近15年新高!企业都不敢采购了!业内人士:有“炒”铜嫌疑

  金属铜属于与国际市场联动性较强的品种,从去年3月到今年5月,国内铜价从每吨35000元左右,一路飙升到每吨75000元。铜价上涨给下游的加工企业带来了怎样的压力?企业又将如何应对呢?

  1、铜价高位运行 加工企业压缩产能

  在江苏扬州一家电缆企业的生产车间内,企业负责人正在查看各条生产线的运行状况,他告诉记者,由于铜价达到近15年来的高点,企业每天采购原料的成本都在增加,不得不在生产环节节约成本。由于价格过高,企业不敢采购原料,在整个车间内,除了成品电缆几乎看不到原料铜,目前企业已经压缩产能,减少高价铜带来的风险。

  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的产品主要供应国内电厂和核电项目,订单都是前期定下的采购价,目前铜价上涨过快,生产成本至少提高了50%,由于前期已经签订合同,企业想要与终端客户调整价格难度很大。目前企业负责人每天忙碌的事就是跟下游客户商量浮动定价机制。

  江苏某电气公司总经理戴永拓:这种核心原材料的价格上涨,任何一个加工企业都无法承担。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历史上铜价最高的年份是2006年,当时铜价达到每吨8万元左右,随后这15年中,铜价始终在4-6万元之间。去年由于疫情席卷全球,随后全球主要经济体不断扩大货币供给刺激经济,铜价一路飙升至目前的7万多元,创近15年来新高。记者走访多家企业发现,自今年5月份以来,铜加工企业出现减产,与往年同期如火如荼的生产场面形成鲜明对比,生产被迫放缓,出货量明显下滑,致使成品库存处于高位。

  国投安信期货研究院首席有色金属分析师车红云:按照传统来讲,消费旺季的时候,库存应该是下降的,但是我们到现在一直没有看到库存下降,反而库存是增加的,这表明铜的整个供应还是非常充足的。

  2、青海:铜企满负荷生产 铜锡矿库存充足

  铜价高位运行,让下游企业面临原材料不断上涨带来的巨大压力,但是上游的原料生产企业却迎来了丰厚的盈利,国内主要矿山加足马力开工。

  在青海铜业的电解车间内,记者了解到,目前企业的生产线已经是满负荷生产,加班加点忙于增加产量。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现有生产线正在陆续投产,公司每年的产量增加到目前的10万吨。

  随后记者走访了国内主要铜矿企业西部矿业,在现场记者看到,作业的车辆不停进出,每天都是三班倒,开工率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西部矿业拥有我国最大的单体铜矿“玉龙铜矿”,保有储量达607万吨,提前投产,市场供应不断提升。

  今年春节后,全球铜库存同比增加20万吨,往年同期惯例库存是下降20-30万吨,铜价快速上涨抑制了下游加工需求。

  国投安信期货研究院首席有色金属分析师车红云:现货市场的消费非常不好,出货很难。今年以来进口窗口都是关闭的,我们基本上没有人需要进口铜,贸易商是很难做的,体现出铜价的上涨没有受到基本面的支持。

  业内人士表示,眼下铜供应大于需求,但是市场铜价却不降反增,目前国内经济基本回到疫情前的水平,但是铜价却远超当时的价格,不排除游资借助通胀预期炒作铜价的嫌疑。

  3、浙江义乌:铜价上涨影响出口

  企业开拓国内市场

  铜价的上涨不仅给下游企业带来成本的压力,也给在义乌国际商贸城相关经营户的生意带来了影响。

  在义乌国际商贸城的一家卫浴店内,采购商阿拉善正在和经营户沟通价格和产品信息。阿拉善告诉记者,他在义乌做外贸生意已经十几年了,去年的疫情对他的外贸生意造成了很大影响,而今年持续不断的价格上涨更是让他叫苦不迭。

  采购商:有些客户应该一个月可以订一百多万元的货,现在只拿二十几万三十几万元,因为价格的问题,他们不想订货。

  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再加上汇率、运费等因素的叠加,导致一些产品价格明显上涨。采购商也在积极为客户出谋划策,通过海运分装等方法节约运输成本。

  而对于经营户刘军明来说,他的卫浴产品几乎70%采用铜材料,涨幅不定的铜价让他倍感压力。

  义乌国际商贸城经营户刘军明:13年以来,这次涨价是幅度波动最大的,外贸影响肯定是必然,比如我接的单,今天铜价是7万元,后天是7.3万元,将近上涨4个多点,就出现原材料的采购亏损。

  为了缓解压力,经营户们通过提前批量采购、储存原材料等方式减少原材料上涨带来的冲击。同时,积极开拓国内市场,将国内市场份额占比从原来的10%提高到现在的占比50%。

  如今,在义乌国际商贸城,多元化的销售渠道,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产品销量,减轻了原材料上涨等因素带来的压力。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