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培因香兰素被罚900万元 品牌进入硬实力比拼环节

  原标题:雅培因香兰素被罚900万元 品牌进入硬实力比拼环节

  本报记者 孙吉正 北京报道

  近期,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雅培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处罚事由为“生产经营被包装材料、容器、运输工具等污染的食品、食品添加剂”,处罚内容为没收物品,没收违法所得343.74万元,罚款909.31万元。

  5月16日,雅培有关负责人公开回应称,该处罚是缘起一批次的雅培铂优恩美力配方奶粉1段900克产品(产品批次18042NT,生产日期2020年6月3日)在2020年12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抽检中检出极微量香兰素。

  公开资料显示,现行《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4)规定,凡使用范围涵盖0~6个月婴幼儿配方食品不得添加任何食品用香料,其中就包含香兰素。

  近年来,国内对婴幼儿奶粉的标准越发提高,这导致了很多进口奶粉已经无法符合国内的标准要求,尤其是此前发布的《婴儿配方食品》(GB10765-2021)、《较大婴儿配方食品》(GB10766-2021)、《幼儿配方食品》(GB10767-2021),使得众多外资品牌的配方都存在不符新国标的问题。

  “目前来看,外资品牌在国内的光环不似从前,惠氏等巨头出现增长乏力的问题,国产品牌和外资品牌的竞争已经进入硬实力的比拼,我们可以看到诸如君乐宝、飞鹤等国产品牌快速崛起,也可以看到雅士利等品牌逐步的转型。”乳业专家宋亮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说。

  旋涡中的香兰素

  “1段婴幼儿奶粉的口感通常不太好,香兰素作为一种食品添加剂可以提升口感,婴幼儿食用后更容易接受,婴幼儿一旦习惯了某个品牌奶粉的味道,短时间内很难适应其他品牌的奶粉,因而这也被称为孩子第一口的争夺。”业内人士王子恒告诉记者。

  行业内有一种观点:孩子对第一口奶是有记忆的,而且会因此排斥其他口味的奶,获得婴幼儿第一口奶,相当于获得了巨大的商机。因此,国家禁止在婴幼儿奶粉添加甜蜜素系列物质之前,很多品牌都会添加少量香兰素,即便目前中国已经禁止添加相关物质,部分国家仍旧没有禁止在婴幼儿奶粉中添加香兰素。

  很多外资品牌输入国内的产品,与其他国家销售的配方往往不同,其中主要就表现在是否添加香兰素系物质。虽然这些品牌明确知晓添加了香兰素在国内属于不合格产品,但是相关问题却频繁出现。

  在雅培被检之前,瑞士雀巢、德国喜宝、荷兰康维多荷莱蕊等品牌也曾因香兰素而遭到通报。 2020年11月,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公告显示,一批次喜宝倍喜婴儿配方奶粉(0~6月龄,1段)被检出香兰素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同月,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和广东省市场监管局分别对同批次的荷莱蕊婴儿配方奶粉做了不合格食品风险控制情况通告,原因均为检出香兰素及乙基香兰素成分。今年2月,荷莱蕊第三次上榜,一批次康维多荷莱蕊婴儿配方奶粉(1段)仍被检出香兰素、乙基香兰素。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品牌对于出现的问题,均以“检出的极微量香兰素是由本批次之前所生产的含香兰素产品所致”,“该情况发生的原因为工厂临时调整生产计划,工厂的喷雾干燥塔在安排此批次之前生产了其他含有香兰素的产品所致,并强调仅为偶发事件”,极为类似的说法作为对公众的回应。上海市监局发布的处罚决定书指出,雅培集团爱尔兰工厂在生产线更换品种生产时,对生产管道清洗不彻底,致使生产管道中残留了前序产品含有的香兰素,造成了上述批次产品的香兰素成分污染。

  “从技术角度来看,不排除出现类似的原因,但是很多品牌出现类似问题,很大程度上说明其品控和管理仍旧存在疏忽问题。”宋亮说,近年来随着各项规定的落地,中国对婴幼儿奶粉的监管和要求已经远高于国际水平,这对于跨国企业来说,意味着需要对于中国市场有特定的配方以满足监管需求。

  同时,今年新实施的“二次国标”对于婴幼儿奶粉有了更高的要求,更多国外品牌面临着配方不达标的问题。这意味着很多已经完成配方注册的外资品牌需要重新针对中国市场提交新的配方。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很多外资品牌仍旧在配方内添加蔗糖等糖类物质,对此宋亮告诉记者,很多企业仍旧添加此类物质在于此前提交的配方无法在短时间内更改和替换,因而即便行业内以及新规明确了不得添加此类物质,但是依旧在短时间内无法改变。

  下沉至三四线的争夺

  近年来,随着国产奶粉在市场份额的逐步提升,外资品牌市场也出现下滑的情况。2019财年,惠氏主打的婴配粉S-26在中国销量出现了“短期内下滑”。2020财年,雀巢能恩在中国市场的销售正增长再次被惠氏S-26和惠氏启赋的负增长部分抵消。

  “目前,国产的头部企业增长迅速,尤其以飞鹤代表的高端产品分食了一部分原来惠氏、美赞臣的市场份额。”宋亮说,伊利、君乐宝则继续保持二三线市场的优势,尽可能向高端市场试探。

  近年来,惠氏启动了名为“GoDeep”的深度分销商项目,此计划的目标就是瞄准三四线市场,进一步下沉。实际上,根据行业人士的说法,目前虽然很多外资品牌都在试探三四线市场,但实际效果都不太理想,仅有A2、达能等一直关注于三四线市场的品牌还存在一席之地。“现在很多外资品牌以为将价格降低就可以进军三四线市场,但实际上在这些市场推渠道更为重要,因而我们看到君乐宝、伊利在此市场的地位非常稳固。”宋亮说。

  乳业专家王丁棉则指出,在未来的一年到两年时间内,市场有可能会再次掀起价格战。王丁棉认为,奶粉市场将面临清理库存的问题,因而会开始市场价格的大幅度调整,在新国标正式实施之后,品牌将会对新配方产品有更高的定价,届时婴幼儿配方奶粉企业主要的利润将会被中高端市场覆盖。

  此外,在2019年到2020年,奶粉市场逐步出现了大打价格战的情况。君乐宝方面此前也曾对外透露称,某品牌的终端优惠力度从买6赠1变为了买2赠1,压低了奶粉的终端市场成交价格,价格战使得分销商和渠道商的利润受到了较大的影响,2020年疫情使得部分地区的库存增加,为了缓解库存,各地经销商纷纷大规模促销产品,但这也导致了很多地区市场出现了窜货行为,扰乱了很多品牌的市场布局。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国产奶粉的标价越来越高,但实际售价仍旧没有提升。外资品牌则直接降低标价,希望以此吸引消费者,从表面来看,很多品牌都在逐步涨价,但实际上消费者购买产品的价格始终处于较为平稳的状态,尤其是在三四线城市,其促销始终贯穿全年。

  对比外资品牌,国产品牌的头部企业已经有了一定优势。“由于经营策略等各种原因,这些准全国性的奶粉品牌在婴幼儿奶市场已经处于挑战重重的情况,我们看到雅士利已经率先转型,将儿童和成年奶粉作为新的发力点,并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宋亮告诉记者,这也从侧面说明,消费者对于婴幼儿奶粉的购买已经逐步放弃对外资和国资的区别,能够左右消费者选择的是品牌的服务和渠道,因而在今年内,婴幼儿奶粉市场的竞争更为依仗的是品牌的“硬实力”。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