呷哺呷哺难挡天灾与人祸:管理层空心化 开店恶性循环

呷哺呷哺难挡天灾与人祸:管理层空心化 开店恶性循环

  高管离职、股价暴跌的戏码,在呷哺呷哺身上,连续上演了两次。

  4月16日,副品牌湊湊CEO张振纬离职,下一个交易日公司市值蒸发21亿港元;5月21日,公司CEO赵怡被解任,当日公司股价下跌14.97%,市值缩水19亿港元。

  两大核心高管离职背后,是公司深陷难解的开店恶性循环:门店越来越多,截止去年年底已超1200家;但经营效率跟不上,翻台率等关键指标连年下滑,公司盈利能力持续下降,2019年业绩便下降了接近四成;想要增长,便只有继续开店。

  2020年疫情让餐饮行业首当其冲,更是“天灾”加剧了“人祸”,公司靠着削减员工薪资等方式节流,净利润也只有183.7万元。

  高管空心化之后,创始人贺光启独揽大权亲自上任,能否扭转长期颓势?

  管理层空心化

  逆境之中的呷哺呷哺(00520.HK),再迎人事大调整。

  5月21日,公司对外公告称,由于若干子品牌的表现未达预期,故解任赵怡作为公司行政总裁的职务。

  赵怡2019年8月底上任,在这个关键岗位上干了不到两年。

  当时的公司公告称,赵怡曾任职于百事、联合利华、索尼爱立信以及麦当劳,在跨国企业拥有超过20年的会计、企业融资以及业务管理经验。进入公司前,她的职务是麦当劳中国北区的财务总监。

  2012年11月,赵怡进入呷哺呷哺,出任首席财务官,经历了公司港股上市的关键节点,也算是元老之一。

  7年后,她被委以重任,以行政总裁的身份领导子品牌in xiabuxiabu。该品牌主打年轻新生代消费人群,定位介于主品牌呷哺呷哺和副品牌湊湊之间。

  In xiabuxiabu试图以小火锅+茶饮+小食+关东煮+串串的餐饮形式,覆盖从早午餐、下午茶、晚餐到深夜食堂的全时段消费场景。

  不过,2019年底在北京、上海零星开出门店后,该品牌后续拓展乏力——在公司2020年报中,甚至都完全没有提到in xiabuxiabu。

  值得一提的是,赵怡除了担任公司行政总裁外,还是公司两个执行董事之一。

  解任赵怡后,公司创始人、实际控制人、另一个执行董事贺光启,接任行政总裁职务。

  消息公布后,贺光启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短期之内不会有人接手CEO职务。

呷哺呷哺难挡天灾与人祸:管理层空心化 开店恶性循环

  就在一个月之前的4月16日,呷哺呷哺对外发布通告称,副品牌湊湊CEO张振纬离职。

  作为餐饮业金牌职业经理人,张振纬2014年加入呷哺呷哺,带领湊湊在已经成熟定型的餐饮集团中二次创业,随后成为公司业务增长的中流砥柱。

  媒体报道称,张振纬离职后将创业,仍然围绕火锅品类,已经“获得国际顶级资本1.5亿元天使投资”。

  两大高管退出,对公司的影响有多大?

  4月19日周一,公司股价一度暴跌20%,盘中略有反弹,最终以下跌13.78%收盘,超过21亿港元市值灰飞烟灭;5月21日当天,公司股价再度因人事变动下跌14.97%,市值蒸发超过19亿港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日,上市近3年的海底捞推出一份价值近60亿元的股权激励,覆盖1500余名员工、顾问、董事及高管,人均400万元。

  开店陷恶性循环

  台湾富二代贺光启败光了家族的珠宝产业,1998年误打误撞在北京西单开出了第一家小火锅呷哺呷哺,前5年都是不温不火,直到2003年才慢慢被人接受。2014年,公司登陆港交所上市,成为“火锅第一股”。

  上市之后的前两年,公司经历了一段平稳时间,营业收入持续增长,盈利能力稳步提升。2015年底,公司门店数量为552家。

  2016年,呷哺呷哺结束“平稳期”,推出“千百十计划”:到2020年,开出1000家火锅店(其中子品牌湊湊100家),营业收入100亿元,净利润10亿元。

  彼时,海底捞借着《海底捞你学不会》引领的风潮,在全国市场攻城略地,发展势头一点也不比这个“火锅第一股”弱。

  不过,疯狂扩张之后,呷哺呷哺的经营效率没跟上,虽然门店数量和营业收入大幅增长,翻台率、单店收入这些运营指标却在不断下滑,陷入开店恶性循环。

  2017年-2019年,公司门店总数分别为759家、934家、1124家,营业收入分别为36.64亿元、47.34亿元、60.3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20亿元、4.62亿元、2.88亿元。

  本就疲态尽显的呷哺呷哺,在2020年迎来重击。疫情让各行各业广受影响,餐饮业首当其冲。全聚德首亏,海底捞业绩下降近九成,连近几年是势头很猛的九毛九,净利润也少了四分之一。

  去年,呷哺呷哺营业收入54.55亿元,同比下降9.53%,净利润183.7万元,同比下降99.36%——之所以没亏损,还是因为削减了员工薪酬等开支。

  2020年,呷哺呷哺旗下各品牌门店净增77家,达到1201家;其中,主品牌呷哺呷哺1061家,净增39家;副品牌湊湊净增38家至140家。

  公司一个明显的开店趋势,就是渠道下沉。呷哺呷哺火锅店,三线及一下城市成为主要增长点,湊湊在二线城市的发展也快于一线城市。

  虽然渠道下沉了,但公司各大板块的客单价仍然在上涨,这背后便是消费者广为吐槽的涨价。

  多种因素合力,导致公司的翻台率继续下滑,2017年-2020年分别为3.3、2.8、2.6和2.3。

  主业艰难之际,公司大范围推出奶茶、调味品等业务,试图另辟蹊径。

  近年,公司实际控制人贺光启名下的奶茶品牌茶米茶,授权呷哺呷哺开展奶茶业务。按照授权费用测算,去年呷哺呷哺奶茶业务规模达到4亿元。

呷哺呷哺难挡天灾与人祸:管理层空心化 开店恶性循环

  从2016年开始,公司试水在门店销售火锅底料等调味品,2020年该业务营业收入增长65%至1.48亿元。启信宝显示,主营调味品业务的呷哺呷哺(中国)食品控股,公司持股60%,贺光启持股40%。

  不过,对于一家拥有1200多家门店的超级餐饮连锁而言,这些业务只能作为微弱的补充,公司业绩最终还是要看核心餐饮业务的发展。

  股价连续暴跌

  去年上半年,餐饮股一片哀鸿遍野。下半年,随着以防控得力为背景的行业复苏,海底捞、呷哺呷哺、九毛九等上市公司的股价企稳回升。

呷哺呷哺难挡天灾与人祸:管理层空心化 开店恶性循环

  今年2月,呷哺呷哺股价达到27.15港元的历史最高峰,当时公司市值逼近300亿港元。

  可以说,疫情帮公司遮掩了经营中的持续疲软。

  但是,预期中的报复性消费并没有到来,餐饮巨头们反而进入到一个钝刀割肉的尴尬境地。

  短中期来看,防控常态化以及经济处在调整期,影响了人们的餐饮消费。中长期来看,疫情可能还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人们的饮食和消费习惯——去年以来食品特别是冷冻食品板块爆发,正是基于此。

  资本已经开始用脚投票。股价暴涨之后,迎来的就是一轮凶猛的股东减持。

  1月20日,呷哺呷哺当时的CEO赵怡,率先减持143万股,套现2640万港元,拉开减持大幕。

  之后,大摩清仓式减持,套现规模在20亿港元左右;基石投资者高瓴资本清仓,5772万股套现10多亿港元。其他机构投投资者如雪湖资本等,也加入了减持行列。

  再加上最近两大高管离职引发的暴跌,呷哺呷哺股价已经从2月份最高点的27.15港元下跌至10港元。公司最新市值为108.54亿港元,3个月蒸发了超过六成。

  雪球上,投资者们讨论的内容,已经从“呷哺呷哺能否成为一家市值千亿的公司”,变成了“呷哺呷哺仍然有100亿市值”。

  所以说,接下来的股价压力,仍然非常大。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