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左晖,贝壳孤单远航

  告别左晖,贝壳孤单远航

  来源: 鞭牛士

告别左晖,贝壳孤单远航

  左晖的病逝,是今年520最让人意外和痛心的消息。

  昨日下午,贝壳发布讣告称,贝壳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左晖先生因病情意外恶化,于2021年5月20日逝世。

  左晖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停在今年4月23日。而左晖的微博停更的更早,除了在2019年点赞了一条NBA球员刻苦训练的新闻,左晖的微博停在2015年。彼时链家已经是北京市场第一,打出“真房源”的口号在全国扩张,先后合并了深圳中联、广州满堂红、成都伊诚、上海德佑、大连好望角等中介品牌。左晖2015年的11条微博,全是给新加入的伙伴们一封封的公开信。

  在公开信中,左晖反复提到三个关键词:客户、经纪人、团队。把客户放在首位,把尊严还给房产经纪人,打造一个极富战斗力的团队,这是左晖20年来一直在做的难而正确的事。

  “做难而正确的事”是左晖的标签,对于用户而言,左晖提供了租房、买房的便利,也带来了上涨的中介费手续费;对于竞争对手而言,左晖打破了房产中介原有的格局,强势崛起,可敬又可恨。

  但这些争议,随着左晖的离世而一并消逝。而告别了船长的贝壳,如何继续起航?

  一位始终在探索和创新的引领者

  昨日下午,贝壳找房讣告称:“今天万分难过,贝壳创始人、董事长左晖因病离开了我们。贝壳失去了一位奠定我们事业和使命的创始者,居住产业失去了一位始终在探索和创新的引领者。”

  “公司的业务依赖于董事、高管团队的付出。如果有人因辞职、意外事故、健康状况或家庭等原因无法继续工作,公司业务和前景可能受到重大影响。”去年贝壳招股书的风险提示中有这样一段话,但彼时只是被当做例行的风险提示,没有人会把这条和左晖联系起来。

  而在左晖病逝消息传出后,网上也流传一张风险提示截图,在关键人风险中提到“董事长左晖于2013年9月诊断出肺癌。在国内手术,切掉1/3的肺,正在做化疗和细胞疗法,目前身体状况较好”。有媒体报道,贝壳主要投资人都知道左晖的病情,认为这是贝壳最大的投资风险,而圈子内也知道他一直在和病魔做斗争,“老左在养身体”。

  但对于外界而言,左晖离世的消息实在是太过意外。

  5月13日,新财富发布“2021新财富500富人榜”,历史第一次,前十首富中没有传统地产商的身影。而左晖以2223亿元的身家跻身富人榜第8位,成为新一任中国房地产首富。

  随后贝壳解释,左晖占贝壳38%股份,并没有“2223亿元”这么高。贝壳的市值最高时曾达到 900 亿美元,远超万科、恒大、更把我爱我家、房天下、58 同城、易居、房多多等同业甩在身后。

  4月23日,贝壳成立三周年纪念日,左晖写下《相信价值观的力量、相信相信的力量!》文章,文章里提到贝壳的新使命确定为“有尊严的服务者,更美好的居住”。

  左晖最后一条朋友圈转发了这篇文章,他写道:“这个行业利益相关方非常多,政府、金融机构、消费者、平台、经纪公司、经纪人、开发商、投资者......价值观的梳理能帮助我们厘清这些利益相关方之间的关系,让我们的事业更健康稳定地成长。我想这也是贝壳三周年能为行业做出的贡献。”

  2020年8月13日,贝壳找房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成为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在云敲钟现场,左晖说希望所有贝壳人都记住居住服务产业的艰难,记住他们是靠坚持做正确的事,创造一个又一个价值,才走到了今天:“请大家永远相信自己。虽然每个人都很渺小,但只要我们在一起,就能创造巨大的价值,可动山林。”

  距离贝壳上市不满十个月,左晖就骤然离世。员工在感叹失去了“精神领袖”,而贝壳的伙伴、投资方、甚至竞争对手,都在追忆左晖。

  贝壳CEO彭永东发文《别老左》称:“我们极其有幸和老左一起开创事业,一起奋斗拼搏,一起改变行业。”

  万科是贝壳的投资方之一,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郁亮曾在公开场合称赞左晖和贝壳,称左晖“是房地产行业的优秀代表”,昨日郁亮对媒体表示,他对左晖的离世“万分悲伤”。

  华兴资本集团董事长兼CEO包凡表示,左晖先生更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开创者:“他穷极一生的事业,是对传统的、沉重的、又苦又累的行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造和组织升级,让房地产中介这份职业获得了不曾有过的体面和尊重。”

  而贝壳第二大股东腾讯,也在今日发文悼念左晖:“左晖是我们非常敬佩的创始人、创业者、企业家;同时也是腾讯在探索产业互联网路上重要的合作伙伴。”

  中原地产创始人施永青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左晖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他推动了行业的进步。“我相信他做这些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对这个社会对行业作点贡献,他是一个有理想的人。他的人生虽短,但是很有作为,人要立功立言立德,他做到了。”

  20年房产中介:从37人到4万人

  陕西人左晖今年刚满50岁。

  1992年,左晖从北京化工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开启北漂。在正式涉足房产中介前,左晖做过电话客服、市场销售、财险代理,并成功赚到了第一桶金。

  “缺乏沟通和公关能力”的左晖,做销售业绩平平,但他却用擅长的“收集信息、降低工作中的不确定性”能力,改变了房产经纪人市场。

  2001年,左晖在北京开了第一家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最初的员工仅有37人。

  在《相信价值观的力量、相信相信的力量!》文章里,左晖用几段话总结了链家前期的发展:

  2001年我们开始做链家,在公司成立之初的三年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安身立命”。

  从2004年开始,我们主要的任务是要“赢”,要超越竞争对手。伙伴们无比团结、无比拼搏,一次次的分区、裂变。

  在2007年我们做到了北京市场第一,并在这之后开启了一系列对于物、人、服务的标准化、线上化的改造,以及品质重塑。

  于是我们在2010年启动了线上化、2011年推出了真房源、2012年发布了服务承诺。

  左晖入场时,马上遇到了中国楼市的黄金年代。那时的房产中介平台,只要卖广告位、信息位,组织客户去看房,赚差价就能赚得盆满钵满。

  “我们原来也干了不少坏事,刚成立的时候也在吃差价。”左晖在央视《遇见大咖》采访中表示。左晖没有沉浸在轻松赚钱的范围内中,而是积极由线下转到线上,开始做楼盘字典,做真房源。

  不走捷径,这是左晖最终的选择。

  据首席人物观报道,左晖喜欢用一个“姐姐同学总能找到火车座位”的故事解释什么叫不走捷径:回老家的绿皮车很难找到座位,但这个同学却可以。“我永远都是从第一节上,往最后一节走,一个车大概11个车厢,1300多个座,每个都要看一遍,如果一个座没有就踏实了,但结果是每次都能找到。”

  这种笨方法,慢却踏实。链家、自如、贝壳,左晖从改变自己,到改变整个行业。因此,在行业风向转变后,中大恒基轰然倒塌,搜房网没落了,而链家则踩中了时代红利,越走越顺。

  经过20年发展,在贝壳三周岁的时候,全国已经有“4万名的贝壳干部、员工”。

  “公敌”贝壳

  2018年4月,贝壳成立。

  如果说链家的强势崛起搅乱了房产中介市场,那么贝壳的推出,就让左晖成为“行业公敌”。贝壳打破了房产中介线上和线下的界限,被行业质疑垄断,“既做裁判,也做选手”。

  2018年6月,58集团和安居客牵头,联合了我爱我家、中原地产等多家房产服务企业,和数百家中介以“反对垄断,抵制不良竞争”为由,成立了“反贝壳联盟”。

  “反贝壳联盟”的出现,让58集团CEO姚劲波和左晖的矛盾公开化。姚劲波曾公开表达不看好贝壳模式。

  有媒体报道,2018年左晖曾在朋友圈感叹:“此时的北京,乌云密布。有会解天象的吗?”姚劲波随即回复:“相由心生,我看的是阳光明媚。” 

  但在2019年,21世纪不动产、中环互联先后与贝壳宣布达成合作,“反贝壳联盟”名存实亡。在贝壳上市前,其成交总额(GTV)已经达到2.13万亿元,是中国最大的房产交易平台。 

  2020年8月13日,贝壳在纽交所挂牌。开盘首日,贝壳股价上涨87.2%,市值达到421.95亿美元。

  贝壳快速扩张的背后是资本疯狂烧钱。2017年、2018年和2019年,贝壳三年一共亏损31.46亿元,仅2019年付给代理商、经纪人的佣金成本,高达347亿元。

  但一年之后,贝壳2020年全年营收705亿元,净利润27.78亿元,终于走出亏损状态。

  实际上,在左晖离世前一天,贝壳刚发布今年Q1财报。财报显示,Q1季度贝壳营收达207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0.59亿元。

  左晖是贝壳实际控制人,他持有贝壳38.8%的股权,投票权高达80%以上。左晖离世消息对贝壳影响巨大。5月20日,贝壳美股盘前一度大跌逾12%,但因为昨日中概股集体表现好,最终收盘微跌0.8%。

  谁是下一位掌舵者?

  今年4月10日,贝壳遭姚劲波垄断举报。姚劲波称:“房产交易领域有更明目张胆的二选一包装成自愿,强烈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40亿(4%标准)。”贝壳随后回应称,自创立起,贝壳坚持依法经营,完善合规体系,以科技驱动行业良性发展。

  在房地产交易市场,贝壳的对手不止58和安居客,还有与阿里统一战线的易居,字节跳动旗下的幸福里,以及新秀房多多。

  失去了掌舵者左晖,贝壳依然要继续前行,依然要面临竞争对手的围攻。谁将带领贝壳继续远航?贝壳昨日公告称,公司会在2周内就公司治理等事宜适时发布公告。

  有媒体报道,据链家内部人员透露,这两年一直是彭永东在负责具体业务。公开资料显示,彭永东2010年加入链家,现担任贝壳找房CEO、链家网CEO 。

  在接受采访中左晖透露:“线上的真房源实际上是彭永东最开始来提的。”在贝壳成立时,彭永东称表示贝壳未来将作为基础设施推动行业正循环:覆盖全中国超过300个城市,服务超过2亿的社区家庭,连接100万职业经纪人和10万家门店,赋能超过100个品牌。

  在今年3月的财报电话会上,彭永东重点介绍了贝壳包括家装和金融的两大新兴业务,“2021年贝壳将重点打造在家装服务的核心竞争力”。

  施永青在采访中表示,并不清楚左晖有没有接班人的安排,但左晖留下了很多理论,是做了很多准备的。“他下面人才不少,但有人才和有接班人是两回事,内部的竞争、磨合才会产生新的班子。”

  最后的争议

  左晖离世后,房产圈、投资圈、还有媒体一片哀悼。但在网上,有些网友表示怀念,有些却有不一样的声音。

  这些不一样的声音基本再说两件事:一是链家“抬高了”房产交易的手续费、甚至“抬高了”房价;二是自如的甲醛事件。

  揭露自如甲醛房问题的网友也表示,在长租公寓和租房平台冲击上市财富神话的过程中,数百万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年轻人,付出高昂的房租代价,却在甲醛的污染威胁之下挣扎。当他们诉诸法律,却遭到无耻阻击。

  “作为实控人,左晖董事长注意到了文章并公开回应说,将承担责任。但后来的现实告诉我,这些‘责任’被打了折扣。”毫无疑问,这些“发展中的悲剧”,不应该被悲伤和哀悼淹没。

  “我能理解网上那些声音。”某房产公司中介告诉鞭牛士,“他们很多人没有经历过黑中介,他们经历的是长租公寓甲醛和暴雷事件。这是贝壳和自如不能回避的问题。但他们的观点太极端了,贝壳被片面的定性成一个资本怪兽。”

  左晖曾表示,消费者对自己和公司有太多误解:“我们能够说链家的存在让这个行业产生了很大变化,让消费者的体验还是产生了很多变化。”

  某长租公寓前员工告诉鞭牛士,自己对左晖并不了解,但对贝壳“真房源”的口号有很深的印象:“之前公司为了抢客户,编了不少假房源信息,但不会发到贝壳上,因为知道过不了(审核)。”

  “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让变化发生”,之前的承诺和愿景,左晖一步步实现了,未来要如何改变在用户中的形象,是贝壳和下一任掌舵者要做的难而正确的事了。

告别左晖,贝壳孤单远航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