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晖因病去世享年50岁:从业20年的行业生态变革者

  原标题:左晖:一位行业生态变革者的20年

  5月20日,贝壳找房创始人、董事长左晖因病去世,享年50岁。房产经纪行业失去了一位领军人物。

  2021年5月20日下午,贝壳找房发布消息称,贝壳找房创始人、董事长左晖因病去世,享年50岁。

  左晖生于1971年1月,陕西人。1992年毕业于北京化工学院(现北京化工大学)计算机系。2001年,左晖在北京创立链家地产,正式进入房地产经纪行业。2018年,脱胎于链家的贝壳找房成立,左晖担任董事长。2020年8月,贝壳找房在纽交所上市。

  左晖是房地产经纪领域公认的领军人物,其创建的链家和贝壳,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经纪公司和最大的居住服务平台企业。成立多年来,链家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整个行业服务标准的提高,其对行业发展的贡献被业内广泛认可。左晖本人也因此享有盛誉。

  贝壳找房成立后,一度面临同行的争议。左晖甚少正面回应这些争议,在其公开表态中,更多站在行业角度,表示出推动行业进步的愿望。左晖生前发布的最后一则朋友圈,是对贝壳三周年的感悟,其中便提到“为行业作出贡献”的初衷。

  从业20年来,左晖更多扮演行业变革者的角色。从早期的不吃差价、真房源,到后来成立贝壳找房,都是左晖力主推进的结果。左晖猝然离世,对公司和行业的影响都将是震撼性和持续性的。记者发稿之前,贝壳盘前股价大幅下挫。

  颠覆者

  成立于2001年的链家地产,并不是行业里的“安分”者。

  新世纪之初的北京房地产市场,远不是如今的“存量时代”。当时新房交易占据主流,而以房改房为主的存量房交易十分低频。按照一位资深从业者的说法:“当时的经纪人,一年也就成交三四套房子。”加上房价水平低,单靠佣金的话,经纪人很难保证收入。

  由于交易缺乏规范,买卖双方信息极度不对称,“吃差价”成为当时的普遍做法。

  “吃差价”是指中介公司低价买进房源,然后高价售出。在整个交易过程中,买卖双方甚至不会见面。当时有一个说法,“不会吃差价的业务员不是好业务员”。

  2004年,链家率先提出不吃差价。此举不仅招致同行的鄙夷,链家的经纪人也大量流失。但左晖不为所动,继续招募新的经纪人,并最终渡过难关。链家某高层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忆,那是链家成立以来经历的最困难的时期。

  此后,北京房地产市场进入快速发展阶段,经纪行业在经历了最初的一轮洗牌后,一批公司开始做大,其中就包括链家。到2010年,链家在北京的市场份额达到30%以上,随后坐稳了老大的位置。

  2011年,链家提出“真房源”标准,并启动赔付机制。此举再度引起轩然大波。

  当时的网络平台上充斥着大量虚假房源信息,信息发布者会贴出一些低价房源,甚至不存在的房源信息来吸引客户。虽然能带动点击量,但消费者的体验受到影响。有关虚假房源的比重,至今存在争议,从业者普遍认为,当时最严重时能达到70%-80%。

  其时链家已经成立了网络平台链家在线(链家网的前身)。“真房源”提出后,链家在线的流量迅速上升。而很多房屋信息服务平台因担心流量下滑,对链家实施抵制。当时亦有同行嗤之以鼻,认为作为行业的一项“潜规则”,真房源最终会沦为空想。

  但随后的发展证明,作为打破信息不对称的重要因素,真房源是买卖双方的共同诉求。如今,真房源已成为行业的统一服务标准。

  2017年11月,在链家16周年年会上,中国房地产估价师与房地产经纪人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柴强说:“链家把房源的真实信息无差别的传递给客户,让客户自己做选择。为改变行业的现状,付出了实际行动。”

  在此期间,链家还做了很多尝试,比如资金监管、金融服务、线上化等等。其中不少举措引领行业风气之先。

  链家的“特立独行”,使之成为行业的异类,但左晖并不在意同行的目光。2018年,左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我们不太看竞争者,因为今天中国很多行业的发展都是不够的,比如在20分、30分的服务水平上面。其实他做20分你做25分,或者他做30分你做35分,没有任何的意义,消费者的要求是60分。所以你看竞争,不如看消费者的要求。”

  左晖说,链家之所以受到认可,某种程度上在于行业的基础水准比较低。“我今天仍然认为,很多人选择链家,还是一个‘不得不’的状态,好像看了一圈也没什么比你更好的。”

  理想与荣耀

  2015年,链家收购了包括上海德佑、成都伊诚、广州满堂红、深圳中联、大连好旺角在内的10多家经纪公司,迅速实现全国化布局。链家也超过中原地产,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房地产经纪公司。

  到成立贝壳找房之前,链家已覆盖32个国内城市,共有员工15万名,其中一线经纪人超过13万。2016年到2018年,链家GMV连续三年突破万亿,夯实了行业老大的地位。

  贝壳找房的成立,被认为是左晖将价值观推广至全行业的一种尝试。入驻贝壳找房的企业,服务标准和协作机制均比照链家地产而设定。其中,链家于2014年正式建立的经纪人合作网络(即ACN网络)成为亮点。这一网络的核心在于,把整个服务链条细化,根据经纪人在各个环节的贡献率进行分佣,从而使分佣机制趋于均等化。

  这种做法颠覆了传统的经纪人分佣模式,资深经纪人的分佣比例下降,一批老经纪人萌生退意,新人则获得成长空间。左晖也借此调整经纪人的学历结构,他希望链家的经纪人中,大学的统招本科的比例超过一半。通过对学历的筛选,来提高服务质量。

  有人说,贝壳找房寄托了左晖改变行业生态、推动市场进步的职业理想。借助贝壳找房,左晖可以更大程度地对行业施加正向影响。

  2018年,左晖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达成立贝壳找房的初衷:“我们明确感知到,不管是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还是在对C端的服务上,链家一定会碰到增长的瓶颈,这是由商业逻辑决定的。此外,我们明确看到,这是一个创造更大价值的机会,如果不到一个更大的舞台上来,就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限制。”

  但从成立伊始,贝壳就一直在引发争议。反对者认为,这种既制定规则、又参与竞争的做法违背了商业伦理,同时带有一定的垄断性质。

  左晖甚少正面回应这些争议,在2018年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左晖曾说:“今天中国的很多行业,距离谈垄断这件事非常非常远。原因就在于大家的竞争非常弱,我们根本没有为消费者创造出非常好的价值。”

  他还表示:“这个行业的本质实际上并不是竞争,而是协作。”

  虽然争议重重,但贝壳找房的发展脚步仍快步向前,并一步步迈向资本市场。

  经过2016年的B轮和2017年的C轮融资后,链家地产的一级股东一度达到37个。其背后的资源包括万科、融创等房地产巨头;新希望等实业资本;百度、腾讯等互联网资本;华兴、高瓴、源码资本、经纬中国、执一资本等投资基金。此后,这些股东通过镜像协议转移到贝壳找房,助力贝壳上市,并一同分享资本红利。

  有分析人士称,这背后既包含了资本对中国存量市场的信心和贝壳商业模式的认同,又有对左晖本人的商业格局和领导力的认可。

  这种追捧不无道理。经过多年运营,左晖旗下的业务已经覆盖了众多的相关领域,商业版图不断扩容。2015年,链家与高策全面合并,正式进军新房领域。2016年5月,长租公寓品牌自如宣布独立运营。2017年5月,脱胎于链家金融事业部的贝壳金控独立运营。2017年8月,链家战略入股21世纪不动产。2018年1月,链家启动德佑品牌进入加盟领域。2020年,贝壳推出全新家居服务平台被窝家装。

  截至今年5月20日,贝壳的市值达到595.1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829.6亿元。

  离开之后

  左晖给外界的印象是低调,沉默,一丝不苟。无论公司内部员工还是合作者,对左晖的评价都颇为一致——“理工男”,其更多是取其褒义,意为善于思考、脚踏实地、意志坚定。

  一位合作方对左晖的印象是“话不多,但有分量,让人信服”。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左晖经常参与业务探讨,但开会时不会坐在中间,而是坐旁边,因为“演讲者才是主角”。左晖会认真记录且不打断演讲者,而选择在会后讨论问题。

  这种个人气质,叠加行业地位,令左晖拥有不少粉丝。在他出席的各种公开场合,都不乏从业者争相合影。左晖亦平易近人,基本来者不拒。

  左晖喜欢足球,曾发表过对足球和楼市的理解。“足球看起来偶然性大,但偶然的结果是无数细节科学管理的必然。足球场上从来没有靠喊口号打鸡血能赢的,从来没有捷径。房市亦然。”贝壳找房也曾成为央视2018年世界杯转播赞助商。

  有关左晖身体状况不佳的传言早已有之。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左晖于2013年9月被诊断为肺癌,后曾赴美治疗,经过化疗和细胞治疗后回国边休养边工作。

  按照这一时间线,链家和贝壳找房发展历程中的几个重大节点——链家全国化扩张、链家完成B轮和C轮融资、贝壳找房成立、贝壳找房上市——都是在左晖生病期间完成的。

  上市后,虽然贝壳找房仍会面临市值管理、行业争议等问题,但其重要性和紧迫性与此前不可同日而语。有行业人士认为,左晖的离去,就其个人而言应无遗憾。

  但这位创始人离去后,贝壳找房的权力真空由谁填补?其管理模式和发展战略是否会发生变化?贝壳的行业地位是否会动摇?这些问题都有待解答。

  贝壳找房的CEO是彭永东。彭曾任职于IBM战略咨询部,并为链家提供咨询服务,2010年加入链家,曾担任链家网CEO。对于左晖的离世,彭永东称:“我们极其有幸和老左一起开创事业,一起奋斗拼搏,一起改变行业。”

  据悉,贝壳董事长的人选将由董事会讨论决定。现任CEO接棒的可能性最大。

  一个确定的事实是,房地产经纪行业失去了一位领军人物。

  左晖离世的消息传出后,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谢勇、21世纪中国不动产董事长卢航等业界大佬均在朋友圈表示悼念。谢勇用“值得被尊敬与铭记”来形容左晖。

  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左晖对自己的评价为,追求简单、喜欢商业。“我觉得这个世界本身没有那么复杂,好事者弄得好像比较复杂。我的确比较喜欢商业,商业领域能对社会创造出很多新的价值,这些价值非常吸引我。”

  如今,左晖的离世,已不仅关乎他的亲友与家庭,而正在他所处的商业世界引起不小的涟漪。

  (作者:张敏 编辑:张伟贤)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