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娅直播售山寨Supreme联名商品:涉虚假广告 代理商仍在售卖

  原标题:蓝鲸调查|薇娅直播售山寨联名商品涉虚假广告,律师称顶流主播选品应更严格 

  近日,有网友质疑薇娅在直播间售卖山寨联名款产品。随后薇娅回应未承认售假,称该产品由天猫国际官方小二推荐,自己理解错误,并以退款不退货方式对该事件予以解决。

  然而据记者调查,薇娅此次所售商品与其宣传口径确实存在很大出入,并且该产品在品牌方声明下架后,代理商仍在售卖,且并未更正正品宣传口径。

  据了解,薇娅被指直播售假并非首次发生,2020年初,曾有两品牌质疑薇娅直播间商品与其品牌商品雷同,涉嫌抄袭。

  对此,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律师表示,薇娅作为网络直播带货的顶流主播,其行为不仅仅代表个人行为,其应该严格控制选品,若对待假货事件处以消极态度,一方面会给自身带来不利影响,另一方面也会为整个直播带货行业造成负面影响。

  薇娅所售商品非与Supreme联名,但未承认售假

  根据薇娅直播视频回放片段,薇娅在直播间售卖了一款Supreme x GUZI联名挂脖风扇,薇娅与直播间工作人员多次强调该商品为爆款,宣称是美国联名,非香港代理。

  随后,有微博博主发文质疑薇娅所售的该款Supreme x GUZI联名产品是假货。该博主称Supreme品牌不会和国产品做联名,“如果真的联名的话,代购也好,早就铺天盖地了,甚至也不会是这个198(元)价格售卖。”

  提起Supreme,绝大部分人想到的或为1994年Jame Jebbie创立于美国纽约知名潮牌(以下简称“美国Supreme”),但目前来看,有关Supreme品牌的争议一直不断。

  据了解,International Brand Firm(IBF)曾在2011年左右在意大利先于美国Supreme注册了Supreme Italia等相关商标,随后,又通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为“Supreme”、“Supreme Italia”、“Supreme Spain”等品牌注册了合法身份。

  因有合法的商标与品牌身份庇护,Supreme Italia商品曾在世界各国肆无忌惮地“合法”销售,由此也引发了一些“Supreme冒牌事件”。

  最著名的便是2018年底,三星在发布会上宣布将与潮牌Supreme合作,并在2019年推出定制款产品。但发布会后网友纷纷表示,“这个Supreme并不是美国Supreme。”随后,三星回应媒体称,其联合的是“Supreme意大利”品牌,不是Supreme美国(即supremenewyork)。该事件引发美国Supreme品牌粉丝反感,三星最终宣布和Supreme Italia终止合作。

  薇娅对于此次售卖Supreme x GUZI联名挂脖风扇事件,在直播间回应称,该产品联名有争议,Supreme确实为美国授权品牌,但与其理解的不是一个,在法律上没有问题,该产品由天猫国际官方小二推荐,其联系了商家与天猫国际,希望商家对其直播间购买该商品的用户进行全额退款。“这不应该发生在我身上,所有买的人全部退款不退货。”

  那么,薇娅直播间所售商品究竟是何来头,古姿GUZI又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可以和Supreme扯上关系?

  古姿GUZI仅为初创公司,称通过Supreme中国区品牌方达成联名

  记者在搜索引擎搜索带有“古姿”与“GUZI”的关键字,但均未找到相关官方网站,随后记者于某电商平台古姿旗舰店客服处了解到,古姿并没有官方网站。

  随后,记者根据古姿官方微博认证信息了解到,古姿GUZI隶属于佛山市顺德区依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500万,法定代表人为夏华辉,该公司于2021年4月更名为古姿(广东)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互联网销售、家用电器销售。

  记者查询其在某电商品牌的旗舰店发现,古姿GUZI售卖商品仅有6款,包括4款挂脖风扇、1款蒸脸器、1款手持按摩仪,售价为199元-599元不等。

  针对该事件,古姿官方微博发表致歉声明称,关注到古姿GUZI与Supreme联名的挂脖风扇产品涉及争议,即使合作品牌方相关资质可能在法律上有效,但仍违背了古姿GUZI所期待的联名款产品合作初衷,同时伤害了信任古姿GUZI的合作伙伴和消费者,并表示道歉。

  古姿GUZI方面对此次联名商品的合作过程解释称,古姿GUZI通过Supreme中国区品牌方达成联名合作,并从Supreme中国区品牌方获得授权。“Supreme中国区品牌方向我们提供了一系列美国的品牌授权文件及与众多品牌联名款案例,我们对此深信不疑并快速签订了合作协议,同时立即及时支付了对于初创公司来说异常昂贵的品牌授权和联名合作相关的费用。”

  古姿GUZI方面表示,经网友提醒,古姿GUZI才了解到美国有多个Supreme品牌,立即联系了Supreme中国区品牌方,要求对此商标授权信息进行再次核实。截止目前,Supreme中国区品牌方并未积极配合提供更多证明。

  据了解,美国Supreme在全球的门店只有10家左右,在中国并无门店。那么,古姿GUZI所提及的Supreme中国区到底是从何而来?薇娅所售商品到底是古姿GUZI与美国Supreme联名,还是古姿GUZI与Supreme Italia联名,亦或是另有源头呢?

  挂脖风扇联名品牌Supreme另有其人

  记者从上述质疑薇娅售假的微博博主推文中关注到一家公司,名为四川速普锐品牌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6月,注册资本为1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解宜鑫。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官网地址为www.supremeusa.com,与supreme极其相似。

  记者进入其官网发现,其官网地址处出现了“Supreme官方网站”字样,Supreme的商标亦出现在首页,记者点击联名产品进入相关网页后,发现了薇娅售卖的这款Supreme x GUZI联名挂脖风扇。除此之外,还有六款与其他品牌的联名产品。

  那么,这究竟是不是美国Supreme官方网站呢?答案当然不是,美国Supreme官方网站网址为www.supremenewyork.com,显然不吻合。

  美国Supreme官方网站

  根据该网站对于该公司的介绍,该公司为美国Supreme品牌管理集团(SUPREME BRAND MANAGEMENT GROUP INC),由WEN-JANG SHIEH (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在美国创立,这再次证明不是美国Supreme,因为创始人再次不吻合。

  根据该网站信息,Supreme品牌管理集团于2020年6月在中国注资筹备,着手Supreme文化潮牌在中国的商业拓展业务,同年年底中美合资公司北京潮品国际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成立。Supreme品牌管理集团中国总部位于北京,同时成都,深圳、三亚的分部运营中心正在规划中。

  北京潮品国际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正是四川速普锐品牌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控股股东,且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与疑似实际控股人为解宜鑫,但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最终受益人为持股30%的美国Supreme品牌管理集团。

  顺着上述微博博主提供的线索,记者找到了解宜鑫持有的另一家公司广州中研制药有限责任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了41个与Supreme有关的商标,其中有4个已注册成功,剩余大部分在等待实质审查中。

  关于该问题,李旻分析称,因为商标具有地域性质,如果抢注成功,那么抢注的注册商标权也是经国家法律确定的权利,也是受保护的。但是,经过查询,美国正版Supreme商标于2020年5月份在中国注册成功,5月6日,中国商标局发布公告显示,美国潮牌Supreme已注册商标“SUPREME NEW YORK”。“商标权的行使不主要看注册时间,还要看知名度等因素,因此我理解美国的supreme的商标是不影响使用的。”

  总结来看,薇娅所售商品并非古姿GUZI与美国Supreme的联名款,也并非古姿GUZI与Supreme Italia的联名款,而是古姿GUZI与美国Supreme品牌管理集团的联名款,而美国Supreme品牌管理集团无处查询。

  涉事风扇并未下架,古姿GUZI及代理商或构成违法

  那么古姿GUZI声明称要下架的挂脖风扇,目前是什么状态呢?

  记者查询多个电商平台发现,该款风扇仍有多家商家在售卖,并没有像古姿GUZI声明的那样下架,仍有多家在以联名称号宣传该款商品,价格最高达到630余元。但也有商家去掉了联名,打着古姿GUZI的旗号售卖。

  随后,记者随机询问了一家名为米果芯电器旗舰店的客服,客服表示该产品是从古姿拿货,是正品,有防伪码。但次日,记者再次进入该旗舰店时发现,该商品已下架。

  另一家名为赛科德智能旗舰店的客服则对记者称,该产品品牌为古姿GUZI,从古姿方拿货,Supreme只是喷绘,但该商品描述中明确标注有GUZI古姿Supreme联名字样。

  关于价格,某电商平台艾美时尚生活客服则称,所售商品就是美国潮牌,“喜欢(联名款)可以给亲申请优惠到198,普通款给亲159(元),如果不在意Supreme这个(标识),其实经典款也可以了,风扇一样的。”

  对此,李旻表示,古姿GUZI声明下架后,仍旧销售的行为,肯定是违法的。“首先,违反的就是诚信原则;其次,初次销售假货,可能是因为古姿GUZI过失造成的,声明下架后仍旧销售的行为,属于知假售假,恶意更大。代理商同样,情节严重的,可能会涉及到行政、刑事责任。”

  律师:该案涉及虚假广告,主播或涉民事、行政、刑事责任

  李旻分析称,依据《消保法》第八条,售假行为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可向经营者要求退一赔三。

  李旻称,薇娅仅作为主播,因此不参与实际经营活动,不属于网络购物合同的双方主体。消费者发现买到假货,主播一般不承担直接的违约责任。但是,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薇娅作为产品宣传方,同时作为广告代言人,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是需要承担行政责任。

  李旻认为,虽然是天猫官方小二推荐该款产品,但也仅仅是推荐,产品的选择权仍旧在主播自己手上,而且,天猫官方小二推荐时也并非是公开推荐,仅仅因为推荐就要为之后售假行为担责,是不公平的。

  李旻分析称,本次事件中,主要涉及的是虚假广告。主播可能涉及责任有三个方面。

  民事责任:主播承担连带责任。发布虚假广告,致使消费者遭受人身、该产品以外的其他财产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广告法》第五十六条,侵权责任首先应由广告主承担。广告经营者、发布者不能提供广告主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可以要求广告经营者、发布者先行赔偿。如果是关系到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发布者、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其他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广告经营者告发布者、代言人,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设计、制作、代理、发布或者作推荐、证明的,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行政责任:主播受到行政处罚。比如,辛巴假燕窝案件,辛巴遭受了90万元的行政处罚,主要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

  刑事责任:可能构成虚假广告罪。《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条之规定,“虚假广告罪: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违反国家规定,利用广告对商品或者服务作虚假宣传,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此时即使主播行为被认定为广告行为,仍须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李旻表示,薇娅作为网络直播带货的头部主播,已经属于界内顶流,在这种情况下,其行为就不仅仅是代表个人行为,若其对待假货事件处以消极态度,一方面会给自身带来不利影响,另一方面也会为整个直播带货行业造成负面影响。

  薇娅直播带货多次被质疑售假,律师称顶流主播选品责任更严格

  薇娅曾在多个场合强调主播品控的重要性。在刚刚过去的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上,薇娅谈到了直播带货行业的乱象问题时称,每个主播应有自己的选品团队进行质量把关,主播及团队要对得起消费者的信任。

  然而,薇娅直播带货被质疑售假已不是第一次。

  意大利轻奢品牌ASH品牌在微博发文称,接到多起消费者及销售渠道投诉,表示“薇娅viya高端定制女鞋”淘宝店铺存在抄袭(仿冒制作)ASH品牌旗下多项产品的行为并在“薇娅viya直播间”销售,就此事,委托发表律师声明,督促有关单位和个人立即停止违法行为,收回、销毁已经投入市场的抄袭(仿冒制造)产品。

  3个月后,薇娅售假事件再次发生,服装品牌squarecircle官微发布微博称,薇娅在直播中销售其自有女装店铺商品,其中有一款针织开衫毛衣涉嫌抄袭squarecircle 2019年12月2日在某电商平台官方店铺上线售卖的商品。

  随后,谦寻文化发布致歉声明称,已立即下架该款产品,关闭未付款的交易,同时停止发货,确保不会有一件该款衣服流入市场,直至本次事件解决。

  但与此同时,谦寻文化表示,相关供应商已承认该产品确实存在抄袭情况,并愿意承担相应责任,“该事件说明我司对供应商监管不力。我们将引以为戒,在供应商监管等各项环节进一步优化,将知识产权意识放在突出位置,并完善供应商设计来源与管控。”

  李旻认为,电商主播在选品时,作为广告代言人,是否尽到合理的审查义务,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其是否需要承担责任。顶流主播作为公众人物,在社会群体中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因此在代言商品时,应当尽可能的审查事实,做符合商品事实的宣传及推荐。

  具体来看,主播选品时,需审查该产品是否属于广告主的经营范围,是否有合法的生产、运营资质,如代言食品,则需审查是否有卫生合格证明等。“如果主播没有尽到自己合理的审查义务,那么广告代言人应当在自己的过错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同时,《广告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广告代言人在广告中对产品、服务作推荐、证明,应当依据事实,符合本法和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并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证明。

  李旻称,这就要求主播在选品带货时,产品都必须是切实使用过的,这就要求了更严格的主播选品责任。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