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铜矿业面临30年来最大制度挑战

据MiningWeekly援引彭博通讯社报道,智利铜矿业面临自30年前崛起以来最大的制度挑战。

  在10年来最严重社会动荡的触动下,智利刚刚选举产生新“制宪会议”代表,新宪法修改掌握在泛左翼代表手中,而执政联盟远远少于行使否决权的人数。在周末投票之后,该国股票、债券和汇率暴跌,而铜期货上涨。  

  制宪议会组成使得必和必拓和英美集团等矿业公司面临水、冰川、矿物和社区权利等方面更为严格制度的挑战。

  “看一下议会代表分布,很明显智利要寻求新制度,将更多的采矿业利润重新分配给社会,采矿业将面临更严格的环保要求,因为人们简单地认为采矿业利润大、污染重”,惠誉评级金属和采矿业部主管亚历杭德拉·费尔南德斯(Alejandra Fernandez)表示。

  新宪法可能包含收紧矿权和加大环境监管的规定,费尔南德斯认为。讨论可能将集中在水成为涉及公共利益的国家商品,可能会修改所有权制度,并加大对违规使用的处罚力度,她说。据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数据,智利采矿业每年耗水量足以满足该国75%的水需求。

  不过,矿业公司已经开始减少碳足迹行动和社区参与。智利政府机构Cochilco预计,未来几年,将通过建设海水淡化厂来满足水不断增长的需求,矿业公司将更多地采用可再生电力,并开始采用绿氢来替代柴油。

  智利立法和监管制度改革恰逢金属价格暴涨使得利润创历史新高之时。新权利金法案提出,若铜价超过4美元/磅,矿业公司将按照铜销售额的75%缴税,这些超额利润将用于弥补智利经济和社会发展资金的缺口。

  虽然丰厚的利润能够抵消严格监管带来的一些影响,但天价金属价格有助于解释资源民族主义加剧的根源,特别是在疫情使得发展中国家不平等状况恶化的时候。

  尽管社会和政治冲突加剧,但仍存在谈判的可能,维枫公司(Verisk Maplecroft)分析师马里亚诺·马查多(Mariano Machado)表示。例如,为换取调整中的水权,不同派系可以寻求对矿业权利金法案的修改。

  马查多说:“没有人有足够的威信来领导这一过程,但与此同时,也没有人有足够的威信来阻止这一进程。” “老派政治和新政治必须保持牢固的关系。”

  智利矿业公司面临的困难也是铜价看涨的原因之一。在过去的一年中,铜价涨了一倍,部分原因是担心供应不能满足清洁能源转型对这种原材料不断增长的需求。

  自从智利民主回归以来,大量的斑岩矿床和巨量的外资流入使得该国成为世界最大铜供应国。

  但是,近些年来智利矿石资源逐渐下降。这意味着,要生产同量的金属,需要开采更多的矿石,投入更多的资金。仅为维持产量不减,智利国家铜业公司就要投入数百亿资金。

  可以肯定的是,制宪过程将持续一年,而且外国矿业公司签有2023年之前免受税制调整影响的协议。但是,由于辩论持续,这些矿业公司不愿投资建设新的项目。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