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盐企业利润回升 电池企业“跑步入局”

下游市场旺盛叠加产品价格上涨,再次助推锂盐企业驶入利润上升通道。

市场数据显示,2021年以来国内碳酸锂价格持续上涨,目前电池级碳酸锂市场均价为8.9万元/吨,较去年3.8万元/每吨的低点暴涨134%;氢氧化锂则从6万元/吨涨到8.25万元/吨(均价)。

受下游需求增长和产品价格上升带动,锂盐企业的盈利情况在2021年一季度得到明显改善。

具体来看,锂盐龙头企业赣锋锂业(002460)2021年第一季度实现净利润4.8亿元,同比暴增6046%,而去年同期则亏损774.6万元;另一锂盐龙头天齐锂业(002466)第一季度虽仍亏损2.5亿元,但比去年同期实现亏损大幅收窄。

此外,包括融捷股份(002192)、*ST盐湖(000792)、盛新锂能(002240)、雅化集团(002497)等其它锂盐上市公司也在一季度实现净利润大幅增长。

上述锂盐企业的净利大增,主要原因是公司锂盐产品产销量同比增长,且销售均价同比上涨,提升产品毛利率。

随着下半年电动汽车以及小动力、基站储能等领域的市场需求进一步增长,锂盐市场需求持续增长,上述锂盐企业有望实现全年营收净利进一步增长。

在此情况之下,锂盐企业纷纷宣布新的扩产计划或加速新建锂盐产能释放,新一轮锂盐产能扩产潮来临。

值得注意的是,与2015-2017年锂盐行业出现的产品供不应求、价格暴涨、锂盐企业疯狂扩充的市场情况相比,本轮锂盐价格上涨、产能扩充等市场竞争情况呈现以下特征:

一是、锂盐价格爆发式增长情景难以重现。

尽管当前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已经超过9万元/吨,同比2020年最低点涨幅超过1倍,但与2015-2017年碳酸锂价格爆发式增长相比,本轮碳酸锂价格的增长逻辑较为理性,爆发式增长情景难以再现。

随着国内锂盐其产能释放叠加碳酸锂进口数量提升,后期碳酸锂整体价格也将逐步回落。

二是、锂盐企业加强上游原料端布局。

除了下游市场需求旺盛带动之外,上游锂精矿原料供应趋紧且涨价也是推动本来碳酸锂价格上涨的重要原因。

为进一步降低原材采购成本和提升市场竞争力,锂盐企业当前正在积极扩充产能,并向上游锂矿原料领域布局,以提升产品毛利率。

头部锂盐企业主要通过包销、收购等形式加快掌控上游锂矿资源。同时,由于锂精矿、盐湖锂主要依赖海外进口,因此积极推进国内盐湖提锂、锂云母提锂等也成为众多锂盐企业获取锂原料来源的重要途径。

三是、头部电池企业加入抢锂竞赛。

为保障原料供应稳定和降低成本,国内外头部动力电池企业和主机厂也通过自行投资、兼并购、长单锁定等合作模式加深上游材料布局。

在新一轮巨大的产能布局规划下,上游锂盐和正极材料成为了头部电池企业和主机厂“抢购”的重点资源。

当前,包括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LG能源、特斯拉、宝马等企业都已经参与到上游锂原料的卡位战当中,预计后期还将有更多电池企业和主机厂加入。

锂盐价格/毛利过山车

近几年,国内锂盐产品价格呈现过山车式涨跌态势。

2018年之前,受电动汽车销量爆发式增长带动,上游锂盐产品出现供不应求导致价格一路飙升。

其中碳酸锂从2015年最低点4万元/吨一路攀升至2017年低18万元/吨的最高点,正极材料企业现款采购甚至还买不到货,大批锂盐上市公司出现营收净利暴增,躺着把钱赚了。

进入2018年,前期大批新建的碳酸锂项目产能开始集中释放,加上外国大型贸易商扩大产能,国内碳酸锂市场供需关系出现逆转,从此前的供应不足转为阶段性过剩,导致价格从高位大幅滑落。

与此同时,2018年下半年LFP电池厂家需求疲软,对上游锂盐的需求减少。部分中小型碳酸锂供应商为抢占市场、回笼资金,降价抛售产品,对碳酸锂的成交价格也造成了一定影响。

锂盐企业利润回升 电池企业“跑步入局”

此后,碳酸锂价格进入连续三年下跌通道,导致锂盐企业营收净利下滑。而产品价格下跌对锂盐企业的影响直接反应在其业绩表现上。

锂盐企业利润回升 电池企业“跑步入局”

受市场需求旺盛和产品价格上涨带动,2015-2017年,赣锋锂业、天齐锂业、雅化集团三家锂盐头部企业的业绩出现爆发式增长,并在2017年达到顶峰。

彼时,天齐锂业的产品综合毛利率高达70.14%,赣锋锂业锂化合物系列产品毛利为45.5%,雅化集团锂产品毛利率为25.1%。

上述企业表示,报告期内锂精矿及锂加工产品市场需求旺盛,公司锂系列产品产销同比大幅增长,产品价格上涨,助推公司营收净利大幅增长。

不过,2018年新补贴政策将补贴金额与能量密度直接挂钩导致LFP市场需求大幅下滑,叠加前期大批新建的碳酸锂项目产能开始集中释放,导致国内碳酸锂市场需求疲软,产能出现阶段性过剩,进而导致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

从2018年4月开始,国内碳酸锂价格大幅下降,从年初最高价16万元/吨一路跌至年底7万元/吨左右。进入2019年,碳酸锂价格继续下行,年底市场均价约4.8-5.1万元/吨左右。

受此影响,锂盐企业2018-2019年的业绩出现变脸,从营收净利大增转变为增收不增长或净利润暴跌。锂盐产品价格大幅下滑,锂行业洗牌加速,行业进入调整期。

具体来看,赣锋锂业、天齐锂业和雅化集团三家企业2018年的营收都出现大幅增长,但净利润却出现下滑或增速放缓。

进入2019年,三家企业的净利润都出现暴跌。其中赣锋锂业和雅化集团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73%和61%,而天齐锂业直接由盈转亏,从盈利22亿转变为亏损59.8亿,同比下跌372%。

报告期内,赣锋锂业的锂系列产品毛利率为27.2%,同比减少12.8%;天齐锂业锂化合物及衍生品毛利率48.5%,同比下滑16.7%;雅化集团锂产品毛利率仅为0.7%,同比减少15.2%。

不过,自2020年以来,随着全球新能源汽车行业对锂消费拉动作用凸显,处于长期超跌状态的碳酸锂价格又再次反弹。碳酸锂价格在2020年第四季度开始走高,进入2021年涨价提速,当前市场价格仍保持高涨态势。

受此影响,锂盐三巨头营收净利出现明显改善。赣锋锂业2020年净利润达10.2亿元,同比增加6.6亿元;雅化集团净利润增加2.5亿至3.2亿元;天齐锂业净利润依然亏损18.3亿元,但同比2019年的-59.8亿元实现亏损收窄。

进入2021年,下游市场需求旺盛叠加海外锂精矿、盐湖锂等上游原料供应紧张,刺激锂盐价格触底反弹,从而助推锂盐企业营收净利大幅增长。

报告显示,包括赣锋锂业、天齐锂业、雅化集团、盛新锂能、融捷股份、*ST盐湖、*ST江特、*ST藏格、西藏珠峰、中矿资源等锂上市公司在第一季度都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为公司全年业绩增长打下基础。

不过,整体来看,锂盐企业同样面临诸多压力和挑战,锂盐行业高毛利,躺着挣钱的时代已经过去,锂盐产品价格将回归理性,锂盐企业将负重前行。

锂资源争夺赛开启

在下游市场需求持续增长带动下,锂盐企业正在加快新建产能释放和扩充产能,并加强原料供应布局。

在此情况之下,包括锂盐企业、正极材料企业、电池企业、主机厂等企业纷纷进行上游锂资源端布局。

其中,以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为代表的锂盐企业,主要通过与上游锂矿供应商签署长期供货协议、收购控股海外锂矿企业以及开发国内锂矿/盐湖资源、布局废旧电池回收等方式,构建多元化的原材料供应体系。

例如,赣锋锂业持股的锂矿资源主要包括澳大利亚的 MountMarion、Pilgangoora 以及爱尔兰的 Avalonia;卤水资源主要为阿根廷的 Mariana、Cauchari-Olaroz;墨西哥的 Sonora 锂黏

土矿;并与多家锂矿企业签署了数十万吨每年的锂精矿包销协议。

赣锋锂业2021年将拥有8.1万吨氢氧化锂、4.05万吨碳酸锂及1600 吨金属锂的产能,2022 年将新增阿根廷 Cauchari-Olaroz锂盐湖项目年产4万吨电池级碳酸锂产能。

电池企业和主机厂也在积极构建多元化的锂原料供应体系。

例如,宁德时代相继投资加拿大锂业公司、认购澳洲锂矿商Pilbara股权,并与锂盐供应商成立合资公司和签署采购长单的形式,锁定优质锂盐产能供应,为其产能大规模扩充储备原料。

国轩高科则分别与宜春人民政府和肥东县签署投资合作协议,分别斥资115亿元和120亿元建设碳酸锂生产、锂电池配套材料等产业化项目和动力电池产业链系列项目,聚焦上游锂盐生产和电池回收。

LG能源、特斯拉和宝马等国际电池巨头和主机厂则主要通过与上游锂盐供应商签署巨额采购合同的方式锁定未来锂盐供应,以保障其原料供应稳定和降低成本。

总体来看,无论是全球需求快速复苏导致上游资源供应紧缺、价格高企,或是游资炒作引发的材料价格上涨,新能源汽车发展确定性趋势下,出于供应保障、价格维稳以及增强竞争话语权等原因,电池、材料、主机厂的头部企业掌控上游锂资源已是势在必行。

在此压力之下,锂盐市场的竞争将更加激烈,一批在原料供给、成本、产能以及产品质量等方面不具备竞争优势的中小碳酸锂企或将被淘汰出局。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