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厂,下班了也戴着工牌

我在大厂,下班了也戴着工牌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王敏 李秋涵 唐亚华 黎明

  编辑 | 王敏

  “我有字节工牌,你有吗?”最近,字节跳动的工牌火了。网友们吐槽,怎么哪里都有戴字节工牌的人。不管是公交、地铁,还是高铁,甚至假期在景区,都能看到字节的工牌。

  脉脉上,字节工牌被戏称为宇宙最强工牌,有人写脑洞小作文称:“字节工卡可以刷公交、地铁,还可以刷ATM机取钱”,甚至还有人在淘宝上购买高仿工牌。不过,字节跳动文化官方公众号“字节范儿”发文回应称,字节工牌并没有那么多特殊功能,最特殊的在于个性化的工牌照以及数据线挂绳,让广大网友调侃直呼“可惜”。

我在大厂,下班了也戴着工牌

  除了字节跳动,下班时间,各大厂工牌或多或少都会在一些公共场合出现。有的人是因为忘记摘了,有的人是因为还要回去加班懒得摘,还有人故意不摘以展现自己大厂员工的身份。

  工牌,是一个公司的文化产品。对于一些人而言,工牌是一种使命感、一份安全感和归属感。而大厂工牌的出圈,也代表了一些人对于大厂身份的自豪感和优越感。

  工牌对于大厂员工究竟意味着什么?本期小酒馆和5位正在或曾在大厂工作的员工,聊了聊他们关于“大厂工牌”的感受。他们中,有人把在下班时间还戴工牌当作一种束缚,担心自己一些无意识的不当行为被拍下来传到网上,引发不必要的麻烦;有人认为工牌是大厂螺丝钉的编码,少了谁换了谁,这个机器都不会受影响;还有人因为大厂工牌也分等级、处于鄙视链底端享受不到福利权限而心有不平。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大厂工牌对我来说是束缚,

  但有同事去酒吧会故意戴工牌

  阮龄 | 28岁 字节跳动前员工

  我上个月刚刚从字节离职,在字节工作了三年,目前正在准备入职新公司。在字节时,工牌主要是进公司的时候做验证身份用。此外,字节的办公区多而散,单是在海淀就有大大小小十几个工区,有一些岗位的员工需要出示工牌、坐接驳车在各个工区之间来回穿梭,这种情况下,便会有一些人经常戴着工牌。

  真正意义上的福利,我记得之前HR给的员工手册里面有提到,出示工牌,可以免费去新中关一个健身房健身。我听同事提到过,那家健身房要办会员,一年要一两万。除此之外,我就没有再感受到其他福利了。

  我看到脉脉上有段子说,在丈母娘要30万彩礼的时候亮出字节工牌,是能让她倒贴30万的。虽然没有免彩礼那么夸张,但在我老家,尽管父母、亲戚不知道字节跳动,但一说是抖音那家公司,大家都还是挺认可的

  我个人觉得,在公司以外的场合戴工牌,挺羞耻的,有时和朋友出去吃饭,到了餐厅,发现还戴着工牌,就会立马摘下来。哪怕是我穿着公司的文化衫在街上,我都会战战兢兢谨言慎行,毕竟在当前这个信息高速传播的时代,自己一些无意识的不当行为被拍下来传到网上,很可能会影响自己在公司的人际关系

我在大厂,下班了也戴着工牌

  来源/视觉中国

  所以,在公司之外戴工牌、穿文化衫于我而言,反而是种束缚。不过其他人,可能不这么想。还在字节时,我身边就有同事,大家一起去酒吧,他会故意戴着工牌。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我们觉得,他就是想秀一下大厂身份,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同行的人觉得还挺奇葩的。

  网上传淘宝上有专门卖高仿字节跳动工牌的店铺,不仅如此,小红书还有人晒买来的高仿工牌,假装已经入职了字节跳动。但是他连名字和工号都没有打码,评论区很快便被前来拆穿的字节员工占领,问他飞书上工号和名字都搜不到,是怎么拿到工牌的,而且他晒的工牌带子还是黑色的,不是官方蓝色的。

  其实,仅仅是字节跳动的工牌,并没有多高的含金量,毕竟这个庞大的组织现在员工已经超过了10万人,很多岗位招聘门槛是比较低的,并非能进大厂就意味着能力高,现在大厂的定义可能更在于“大”而非“厂”

  在大厂,反而可能意味着加班比较严重,而且薪资福利可能也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好,毕竟工作时间比较长,算下来单位时间获得的效益并不算高。我离开字节就是因为不愿意再接受大小周、996,想在工作和生活之间寻求平衡。

  以前在字节时会觉得,它最大的敌人可能是其他大厂,但是在字节待了三年,经历了字节快速发展的几年,这个组织庞大之后,工作效率、部门间的协作都会存在一定的问题,现在我反而觉得,字节最大的敌人可能是它自己

  工牌是大厂螺丝钉的编码

  但离职交卡我还是会不舍

  张建国 | 30岁 网易前员工

  我在很多大厂待过,平时不常戴工牌,但基本上入职第一天,都会在朋友圈晒一下工牌,觉得是一个有仪式感的事。

  这里面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网易。它的工牌用处很多,进出大厦、坐班车、去健身房、取快递、停车场停车,都会用到,其中最重要的福利是餐厅。

  网易的餐厅不仅味道好、用工牌免费,而且供应商每个月还会给我们发邮件,让我们投票,看看哪些窗口的菜要改善。我们经常调侃说,戴上这个工牌,我们就是丁老板养的一头猪,天天吃,我在网易一度吃得很胖

  后厂村还有新浪、联想、百度、腾讯,虽然它们也有自己的餐厅,但很多员工都抱怨说不好吃。尤其是对面我新浪的朋友,老想来网易蹭饭,我们一张工牌只能给一个人用,我就去找不去食堂的同事借工牌,这个工牌还挺受邻居们欢迎的。

  我觉得字节跳动工牌只是一个段子。他们可能真的只是忘了摘。

  拿我的几次经历来说,我有几个朋友去了百度,有时候我们下了班会聚餐,一般他们都会姗姗来迟,戴着工牌就来了。有一次我们问,你们几个百度的,晚上下班吃个烤串儿怎么还戴着工牌?他们说,因为吃完饭一会儿还得回去加班,进大厦得刷卡,担心忘了。

我在大厂,下班了也戴着工牌

  来源/视觉中国

  所以我觉得我们碰到下班之后还戴着工牌的人,可能是一会儿还得回去加班,担心摘了找不到,还有可能纯粹是忘了摘,不一定是在凡尔赛。

  当然,在一些人眼中,大厂是自带光环的。大厂工牌代表着你在面试入职的时候,PK掉了很多人,这是对你的一种认可。从大厂出来之后,的确职业选择也会多一些。但这也意味着你是一架巨型机器上的一个螺丝钉,工牌就像是螺丝钉上的一个编码,少了谁换了谁,这个机器不会受影响

  我们所有人都有点像卖房中介或保险销售,和他们都得穿西服打领带一样,你是谁,你来自哪里,你是什么性格,都不重要,戴上工牌,你就是一个螺丝钉,看起来一样最好。

  离职后我其实还挺想保留工牌的,但按照规定得收回。我每次都挺不舍,倒不是对工牌不舍,而是对大厂的经历不舍。离开大厂之后,你还是一个小小螺丝钉的话,想要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机器,还是挺不容易的。

  我在大厂“绿牌”实习,

  团建经费、节日礼盒都没我的份儿

  李薇 | 22岁 某大厂实习生

  我目前大四,正在一家大厂实习,之前在另一家大厂实习了两个多月。我在这两家大厂实习期间,周围的同事都没有一直戴工牌的习惯,基本是上了班会把工牌摘下来放桌子上,下班刷了门禁,就塞包里带走。

  最近网上很多人吐槽,到处都能见到戴字节工牌的人,我觉得,原因之一可能是,字节工牌的照片可以自己选个性化的照片,展示自己的风格。这与其他大厂只能放证件照相比,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

  我觉得大家都是打工社畜,工牌没什么值得炫耀。不过,入职当天,我曾在社交平台晒过工牌和公司定位,毕竟实习offer是自己辛辛苦苦过五关、斩六将“卷”来的,这是对自己阶段性努力成果的肯定

  虽然只是一张小小的工牌,但不同的工牌背后可能是不同的福利待遇,我就有过这样的亲身经历。

  在上一家大厂实习,工牌有蓝牌和绿牌的差别。一般蓝牌实习为校招实习,能够享受正常员工待遇,招的人数比较少,入职的难度较大,但转正机会比较大;绿牌实习为日常实习,一年四季都会有招聘,招的人比较多,但转正机会比较小,只能够享受部分员工待遇。也有一些外包岗位的工牌也是绿色的,以至于很多“绿牌”实习,经常会被当作外包。

我在大厂,下班了也戴着工牌

  来源/Pexels

  在这里实习两个多月,蓝牌和绿牌背后福利和权限的差别,是比我想象中要大很多的

  绿牌实习的员工福利和权限很少,比如内部很多学习资料,包括一些公司内部的线上大会等等,作为绿牌实习生我是看不到的,而且我也享受不到团建经费、节日礼盒等这些福利。我们组团建会带我去,但其实我是占用了组内其他同事的团建经费。隔壁组“绿牌”实习生有好几个,他们组团建的时候,实习生就不会被带上

  除此之外,“绿牌”实习的两个多月,我没有自己独立的工位,也没有配备电脑。虽然导师会带领我做一些行业调研相关的工作,但会尽量避免我参与到部门的重要业务,而且我也不会知道部门工作的目标和规划,导师对我的期许就是把手头这些机械化的事情做好就行,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工具人。

  虽然我们组里的工作氛围、同事都很nice,但我对工作内容不是很满意,而且“绿牌”实习所受到的限制,一直是我心里的一根刺,所以待了两个多月之后,我选择了离开

  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经历,“绿牌”实习也不能一竿子打死,可能每个部门和每个组的要求和氛围都不一样,而且没有“绿牌”实习这块垫脚石,我可能也很难拿到现在的实习offer。

  来到现在这个大厂,刚入职的第一周,我有点受宠若惊。我入职第三天,就参加了部门的重要会议,还有面对面跟事业群大老板聊业务的机会。我觉得,我在这个大厂实习不到1个月,收获远远超过了之前“绿牌”实习的两个多月。

  心仪公司的工牌就像北大学生证

  恨不得纹在身上

  小鹿 | 30岁 某大厂员工

  我觉得对工牌的态度取决于员工对公司的认同以及业界对这个公司的评价。对我来说,喜欢的公司的工牌,就像我能进入北大,拿到北大的学生证,我恨不得纹在身上,走在大街上都告诉所有人我是北大的

  我印象最深的是曾经去实习过的奥美。奥美是广告人心中的黄埔军校,即使是实习,之后有80%的可能性会找到一个还不错的相关工作。那边实习也没有那么容易,我当时也是前辈推荐才进去。有一次我看到旁边的姐姐面试来自北京某大学的实习生都面试了两个多小时。我们那时候实习工资是一天50元,很多人自愿不拿工资去实习都很难。

  在奥美实习,身边的同事、领导都特别厉害,专业上确实会有很大的成长。公司也非常注重文化建设,比如一年一度的D.O.DAY,全球奥美员工都会举办狂欢活动,大佬们会给5年、10年、15年的奥美人颁发奖章,这份荣誉每个人都非常想得到。

  我认识的99%的奥美人在入职和离职那一天都会在朋友圈发工牌照片。我去的第一天拿到工牌后也发了,他们的工牌设计也好看,照片可以自己选择有个性的,我们还会专门为工牌买一个好看的工牌带,还不止一条,为了好搭衣服。离职的时候因为工牌要交回去,大家都会不舍,也会拍照。

  我当时在那里就很有自豪感,公司所有奥美元素装饰的墙面我都拍过照。就因为觉得这个公司很好,所以它的一切都变得特别好,工牌是最基本的

  公司的周边也很洋气,它们的logo是红色的,所以会有红色的充电宝、本子、饭盒,当年有一款餐具,筷子上面都印着每个员工的名字。我至今还保留了不少周边,其中一个笔记本,我现在还在用。

我在大厂,下班了也戴着工牌

  来源/Pexels

  这类型周边还会成为我们的纽带,所有曾经在奥美待过的人看到我在用的笔记本都会亲切地跟我说:“原来你是奥美的,我也是”,之后我们合作起来都会比跟别人更顺畅。从奥美离开后,在圈子里,只要提起我曾经是奥美人,大家的关系就像北大校友相遇一样亲切。

  毕业之后这三四年里,我陆续去了两家互联网大厂,这时候的工牌就相对没有那么有归属感了,它又回归到了一个工具本身的功能。因为公司有几万人,大家的工牌都一样,除了门禁、打卡、食堂吃饭之类的功能之外,没什么特别的。

  我们的工牌长得也千篇一律,上面的照片是入职第一天公司给现场拍的,比较正统,没什么特别想戴的冲动,唯一会戴着的原因是担心丢掉,因为补办要花200块钱。

  现在的工牌有一些福利就是公司行政可能跟周边的商户谈合作,有的地方能打个折,另外我们加班的话刷工牌会显示,可以兑换加班券,用来在便利店换零食。偷偷说一下,可以把工牌交给下班晚的人帮忙刷卡,就能拿到加班券,不过曾经有实习生因为这个被开除。

  字节跳动的人爱晒工牌,或者回老家显摆,我觉得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字节在下沉市场业务做得比较好,比如今日头条,一些家长会觉得自己的孩子在这样一个人人都在用的软件的公司上班,非常自豪。另外字节可能年轻人比较多,更愿意高调张扬一些,觉得戴上工牌表示自己是有一份令别人羡慕的工作。

  领导能用工牌刷开不同楼层

  却从来不挂在脖子上炫耀

  Galen | 40岁 某金融公司前高管

  我之前在一家集团性质的金融公司工作,集团资产过万亿,属于金融圈鄙视链上层的存在。总部大楼每天人来人往,但同时又戒备森严,重要关口都有保安把手,而进出大楼的凭证,就是工牌。

  我们的工牌,除了用来通行,还可以用来消费,公司的餐补都是打到工牌里,职级不同,补助金额不同。公司大楼里便利店、餐厅、花店、理发店、洗车店一应俱全,全部都可以用工牌支付。有时候,一些部门负责人,让下属去买东西,都是拿工牌去买。

  工牌还代表了持有人在集团的权力等级。

  工牌分三种:正式员工、外包团队、临时访客。每种工牌的颜色都不一样,功能和权限也不一样。正式员工的工牌照片,必须是正装照,公司会安排摄影棚统一拍摄;外包团队,协议时间不超过3个月的,工牌上都不会有照片;而临时访客的工牌只有编号,当天有效,过了12点自动失效。

  大楼的进出口很多,一层的各个门、地库都安装了闸机,都需要刷工牌才能进入。乘坐电梯同样需要刷工牌,有的楼层出了电梯,还有一层玻璃墙,需要再刷一次工牌才能进入。普通员工的工牌,只能到达他所在的楼层,以及大堂、车库、餐厅等公共区域,其他楼层都去不了。部门总经理以上的领导,可以凭工牌进入很多楼层。另外还有极少数的关口,只有集团少数几个人可以进。

我在大厂,下班了也戴着工牌

  来源/Pexels

  公司还有一部VIP电梯,要中层及以上的人才能刷,普通员工进去,只有开门关门两个按钮能按得动,其他按钮都按不了。

  某种意义上,在我们公司,通过工牌的通行权限大小,就能判断出一个人的职位高低。正式员工的工牌外表看起来都一样,但权限差异非常大。如果你在电梯看到一个人经常刷开好多楼层,那么这个人估计是个领导

  我很少把工牌挂在脖子上,因为那跟我西装革履的形象不搭。我们公司里有职级的人,从来都不挂工牌,反而是那些刚入职的小白领,会规规矩矩每天挂着工牌,中午吃饭的时候也会挂着

  真正职位高的人,不必通过挂工牌来炫耀,在他们进入VIP电梯的时候,在刷开不同楼层、进入很多你根本不知道存在的地方时,高下立判。

  *题图来源于《我的野蛮女友》剧照。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阮龄、张建国、李薇、小鹿、Galen为化名。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