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谁学又被做空市值蒸发2000亿 给整个在线教育行业一个警示

  原标题:市值蒸发2000亿!跟谁学又被做空,给整个行业一个警示 

  跟谁学又被做空了。

  最近,加拿大做空机构灰熊研究院再次做空跟谁学,称其存在财务造假、师资造假等问题。

  对此,跟谁学也丝毫不示弱。4月9日发表声明,对灰熊的做空表示“坚决否认”,但跟谁学股价依然受到巨大影响,今年1月股价高点至今,市值已蒸发近2000亿元。

  从去年5月以来,跟谁学已先后被浑水、香橼、灰熊等机构轮番做空16次。有机构表示,盯上跟谁学的原因是,“好得不真实”。

  确实,在2019年赴美上市后,在跟谁学发布的2019年年报中显示,公司全年营收21.15亿元;税后净利润2.27亿元,同比增长1053.33%。

  但好景不长,在上个月公布的2020年财报中显示,去年全年跟谁学净亏损达到13.93亿。对此,跟谁学解释称,亏损主要是由营销费用加大导致。

  2019年,猿辅导率先掀起营销之风。一时间,在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教培机构的广告。

  跟谁学起初并未积极投身广告大战,主要是因为创始人陈向东。陈向东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教育公司不应为了规模而烧钱,应该不遗余力地为每一位学生和家长提供满意的服务。

  但打脸来的太快。

  疫情期间居家隔离,催动在线教育疯狂生长。见此情景,跟谁学开始果断投身于“烧钱大战”中。据财报显示,2020年跟谁学营销费用从上年同期10.4亿元一度暴增到58.1亿元,占据总费用的81.7%。

  看来,在在线教育正在进行的这场“烧钱大战”中,跟谁学也是杀红了眼。

  再看跟谁学的服务方面,表现实在难让人说一个“好”字。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跟谁学因“虚假宣传”“退费难”等问题被投诉总量高达162次。此前,还有网友曝光称,跟谁学旗下的“高途课堂”存在师资造假问题。

  早在2020年4月,北京一律师事务所便代表一位中国投资人和跟谁学对簿公堂,诉讼内容也主要针对其未如实向投资者披露盈利、收入、师资、学生数量情况等问题。

  不过,就算身陷诉讼,跟谁学也依然不露怯意。今年1月,旗下高途课堂还因聘请“假老师”拍广告的问题,曾被中纪委点名。

  此外,为降低做空带来的负面影响,跟谁学曾出资1.05亿,高价聘请第三方机构来针对做空机构的指控进行内部自查,可见其自证清白的心情十分迫切。

  今年3月2日,跟谁学发布公告称,未发现对于相关指控的证据。但有趣的是,跟谁学只公布了结果,对这1个多亿究竟是怎么花的却只字未提。

  如此看来,无论是网友曝光、机构做空、律师诉讼还是被点名,跟谁学都离不开一个“假”字。财务造假、师资造假、虚假营销......就连自证清白的过程都有“造假”的可能。相信这一定不是陈向东口中所讲的,为学生和家长“不遗余力”提供的服务。

  当然,这些问题并非跟谁学独有,而是整个教培行业的乱象在企业个体身上的体现。

  最近,对于教培行业的乱象,监管部门已经开始发力。上个月,北京对于线下教培机构已经开始做出相应监管。还有一个最为直观的表现就是,央媒已全面下架了在线教育的广告。

  说到底,无论线上还是线下,教育培训机构都离不开“教育”的性质。这个行业之所以有这么好的发展势头,本质上还是因为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所以愿意往教培机构送钱。

  因此,其他机构也应该在跟谁学被频频做空中得到些启发。如果这些机构仅仅把钱花在扩大规模、抢占市场份额上,而忽略了教师的培训及对客户的服务等实质性的业务发展,那么未来“做空”教培机构的,或许就是广大家长们。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