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关注亚马逊零纳税 不如留神巨头企业的垄断问题

  与其关注亚马逊零纳税 不如留神巨头企业的垄断问题

  魏欣

  近期,美国媒体发现,电商巨头亚马逊于2016年以来第一次缴纳联邦企业所得税。这已经不是媒体第一次把焦点关注在大型企业的税务问题上。2019年,民主党总统竞选人、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多次猛烈抨击以亚马逊为代表的一系列美国大公司联邦企业所得税缴纳为零的状况。此前,前副总统拜登和新晋国会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也对亚马逊的税务问题提出批评。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在2018年3月发推,对亚马逊缴纳所得税过低和利用垄断地位低价滥用美国邮局快递服务的情况表达不满。更加令人惊讶的是,没有缴纳联邦所得税的大型企业并不只有亚马逊一家。选民纷纷在指责亚马逊的同时,质疑国会为什么长期未能就大型企业的所得税问题提出更加合理的解决方案。那么亚马逊未能缴税是否合法?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亚马逊的行为当然是合法的,事实上也向联邦政府缴纳了很多其他类别的税种,向各州和各市政府也有正常纳税。亚马逊的财务报表显示,在2017年和2018年,他们分别支付了接近10亿美元和11.8亿美元的企业所得税,但主要是给州、市政府和其他国家政府。媒体的关注主要集中在企业大幅盈利的情况下,联邦企业所得税的缴纳状况。根据美国证监会的文件,在2017年和2018年,亚马逊申报缴纳的联邦企业所得税为零。特别是在2018年,亚马逊公司盈利达到创纪录的112亿美元。数据显示,在减税法案把企业所得税率从之前的35%大幅降低到了目前的21%之后,亚马逊甚至获得了1.29亿美元的退税,相当于实际税率为-1%。如果累积计算缴税记录,亚马逊的5年期实际所得税率仅为2.2%,10年期实际所得税率为3%。难怪金融分析网站The Motley Fool甚至把亚马逊评为“逃税大师”。

  那么,亚马逊零纳税是怎么做到的?

  亚马逊在研发方面存在高额支出,在所有美国科技公司中,亚马逊是在企业研发上投入最多的公司。2011年以来,亚马逊在分布式网络、云计算、风能和太阳能发电技术方面累计支付了超过1600亿美元的研发费用。仅2017年,亚马逊研发费用投入就达到226亿美元。难怪很多在美国毕业的留学生注意到,亚马逊对人才的招聘格外重视,给出的薪水也相对丰厚。根据美国税法规定,为了刺激私人投资,企业早期的经营性亏损可以在以后年份的经营性利润中抵扣,降低其可征税收入。所以亚马逊历年来在这些技术上的研发支出不断滚动,成为现在抵扣利润的主要方式。此外,过去5年,因为业务量显著上升,为了提升商品配送能力,亚马逊在仓库、物业和配送设备上的投资也是巨大的。

  和很多科技公司类似,亚马逊还在员工的股票报酬方面支出惊人。为了调动企业管理人员和研发人员的积极性,把员工和公司的利益绑在一起,科技公司往往在现金报酬之外还另外许诺员工一部分股票报酬。这部分以员工内部股票方式支付的报酬并不能直接上市交易,但是与公司股价直接相关。当员工持有内部股票的归属期到期之后,公司才会把这部分股票价值授予员工,并且从公司的税前利润中扣除。在美国科技行业工作的很多工程师也都注意到,亚马逊在授予员工股票方面更加大方。过去几年是亚马逊股价大幅上涨的时期,之前授予很多早期员工的内部股票到期之后形成的税前支出也更加沉重。所以很多分析师会注意到,亚马逊员工支付的工资税总额很高,但是亚马逊企业所得税很低。实质上,这是同一笔钱。如果亚马逊没有把股票报酬支付给员工,那么政府将以企业所得税的方式征收。但是政府不能指望既从企业这里征收,又从员工那里征收。

  亚马逊利用了自己的垄断地位,以投资和就业为由向州政府要挟免税额度,但主要是州税和市税。当2018年亚马逊打算在纽约投资建设第二总部的时候,很多人认为这是纽约重新繁荣的一次机会。当时亚马逊承诺在纽约创造5万个年薪在15万美元以上的就业机会。但是这个计划遭到了科特兹带领的很多社区居民的反对。反对者一个主要的观点就是,州政府以30亿美元免税额度向亚马逊争取第二总部的方案过度牺牲了居民的利益,造成州政府税基的流失。据Crainsnewyork网站最近披露,纽约州政府当时开出的条件比公布的更加优惠。政府承诺补贴创造这5万个工作机会的一些培训项目,甚至支付亚马逊雇佣新毕业生第一年工资的四分之一。更加令人惊讶的是,为争取第二总部落地,美国其他各州政府开出了比纽约还要优惠的条件。其中新泽西的纽瓦克市开出了70亿美元的免税额度,而芝加哥直接免除亚马逊10亿美元的税款。

  也有一些媒体指出,特朗普在2017年通过的减税法案有利于降低亚马逊的税务负担。比如美国财经媒体CNBC就认为,这个法案对于亚马逊的一些基于递延税规则的投资项目是一个不错的退出时机。如果在法案通过之前退出,亚马逊不得不使用减税额度来抵扣税前利润,降低纳税额。但是现在,他们可以在低税率下退出这部分盈利的投资,而把宝贵的减税额度留到未来税率上升时期再行使用。

  与个人和中小企业不同,为了推动经济增长和扩张就业,美国税法在合法的范围内,往往为大型企业预留了较大的灵活空间。被一些议员称为“漏洞”的减税条款可能是造成亚马逊纳税不足的重要原因。如果一旦废除,也许会为政府带来短期的收益,但对经济的负面作用可能也是无法预测的。在督促大型企业在合理范围内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的同时,也许更应该关注的是像亚马逊这样巨型企业形成的垄断问题。当一家企业过于庞大时,不但有损消费者的利益,更重要的是它对经济和税收机制形成的绑架作用可能也是难以想象的。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