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AG齐聚“鸿门宴”:听证会抛世纪难题 科技巨头硬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原标题 FAAG齐聚“鸿门宴”:听证会抛出世纪难题,科技巨头在线硬刚

  来源 北京商报

  作者 杨月涵 汤艺甜

  一场“鸿门宴”,聚齐四大科技巨头,这阵仗,史无前例。在这场以反垄断为主题的听证会上,尽管四人回应的重点各不相同,但核心无外乎一个词:自证清白,同时不忘站在美国科技竞争力的角度全力游说。

  阵仗看似前所未有,但归根到底不过是老调重弹,问题还是曾经的问题,巨头之巨究竟是怎么来的。

  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世纪大声讨的背后,科技巨头也终于体会到了树大招风的痛苦,现在看来,曾经的拆分传言不过只是风暴的起点。

  01

  自证清白

  科技巨头的一位首席执行官在国会作证的情况都足以引发全球关注,更不用说四位了。当地时间7月29日晚间,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苹果CEO蒂姆·库克以及谷歌CEO桑德尔·皮查伊准时齐聚在国会的大屏幕上。

  对于四位CEO而言,这场鸿门宴并不简单,在长达6个小时的听证会里,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的议员们带着数百万份文件、数百小时的采访,来势汹汹。

  “他们的力量太大了。”在开幕词中,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主席大卫·西西林直言。

  西西林首先发难,称委员会在进行了长达13个月的调查后,发现的四大巨头的“三宗罪”:都掌控着关键分销渠道;利用其对数字基础设施的控制来监视其他公司——它们的增长、商业活动,以及它们是否可能构成竞争威胁;通过向自己产品倾斜等策略滥用对当前技术的控制,以扩大自己的权力。

  在随后的发问中,Facebook明显是最煎熬的,作为来过好几次的经验型选手,马克·扎克伯格被问到的次数高达16次,围绕着Facebook对Instagram的收购、被广告商抵制等问题。

  “美国最受欢迎的信息服务是iMessage、增长最快的应用是TikTok、最受欢迎的视频应用是YouTube、增长最快的广告平台是亚马逊、最大的广告平台是谷歌。”为了证明Facebook并未垄断,扎克伯格搬出了其他公司作为例证,声称Facebook面临着“激烈竞争”。

  对于是否应该分拆Facebook与Instagram这一问题,扎克伯格的证据却并不多,只是重复强调,Facebook当年在收购时,Instagram的情况远不如今天,“这(当时这一收购)并不能保证Instagram一定会成功。”

  与Facebook同样受关注的是谷歌,皮查伊也被委员们提问了16次。相较于扎克伯格的“甩锅”,皮查伊只是专注于强调谷歌对美国经济的贡献,比如谷歌在美国26个州雇佣了超过7.5万名员工。

  对于西西林“是否利用对其他网站的监控来为自己的战略提供信息”的提问,皮查伊并未直接否认,只是表示,“就像其他企业一样,我们试图从我们可以看到的数据中了解趋势,并利用这些数据为我们的用户改进我们的产品。”

  至于议员Pramila Jayapal提到的谷歌在广告市场的份额,皮查伊选择忽视,“我并不十分熟悉,我已经看过各种报道,但是你知道,谷歌是一个受欢迎的选择。”

  相较于扎克伯格和皮查伊的连番被拷问,初来乍到的贝索斯却在国会被忽视了。用CNET的克莱尔·赖利的话说,“到现在为止,贝索斯没有被问到一个问题。这位全世界最富有的亿万富豪正在吃小点心。”

  在听证会进行了2个小时后,贝索斯才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引用自己成长故事开场的贝索斯在面对议员的发问时,举证和反驳似乎并不太熟练。

  比如,Pramila Jayapal敦促贝索斯就亚马逊利用第三方卖家数据来让自己获利的说法做出回应。对此,贝索斯声称,亚马逊的确有一条关于禁止使用第三方卖家数据来支持亚马逊本公司自有品牌业务的规定,但他同时承认,“我不能向你保证,这项政策从未被违反过”。这似乎意味着贝索斯变相承认了。

  事实上,在整场听证会中,贝索斯的态度透露着以退为进的意思。在开场白中就坦言,“亚马逊应该受到审查,我们的责任是确保亚马逊以优异的成绩通过这样的审查。”

  相较之下,苹果在听证会中是最轻松的,库克仅被问到了6次。库克采取的策略与扎克伯格类似,声称智能手机市场竞争激烈、安卓才是全球手机第一大操作系统等等。此外,库克还否认苹果使用其App Store中的数据来创建自己的竞争应用程序,并针对苹果税的问题,否认苹果会对开发者进行报复,也否认会欺负那些与苹果作对的人。

  无论是扎克伯格如何老练、库克如何轻松、贝索斯如何以退为进、皮查伊如何专注吹捧,听证会都只是个开始,根据西西林的说法,详尽的反垄断调查报告最早将于8月下旬发布,而这份报告将会是美国国会给出的一个关键信号,事关日后将如何对科技行业进行监管。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听证会来者不善,但并未影响四大巨头们的股价,即便是特朗普又添了把火,在推文中暗暗威胁,“如果国会不能公平地对待这些科技巨头(很多年前就该这么做了),我本人将签署行政命令采取行动”。

  截至周三美股收盘时,苹果股价上涨1.92%,报收380.16美元/股,市值为1.65万亿美元;亚马逊股价上涨1.11%,报收3033.53美元/股,市值为1.51万亿美元;Facebook股价上涨1.38%,报收233.29美元/股,市值为6647亿美元;谷歌-C股价上涨1.45%,报收1522.02美元/股,市值为1.04万亿美元。

  02

  不新鲜的辩解

  看起来四位大佬都在这场听证会上展现出了绝对的“求生欲”,但几乎一句话就可以总结四人的辩解:我们并没有外界看起来的那么强大,相反我们面临激烈的竞争,且获得的成功远未得到保障。

  事实上,同样的内容早已经被换着花样地重复了很多次,这一点在听证会“常客”扎克伯格身上足以证明。

  2018年的4月,因为剑桥分析的数据丑闻,扎克伯格就曾被推上听证会鏖战10小时最终全身而退,也是在那场被外界称为教科书级别的公关中,扎克伯格便已回应过关于垄断的问题。

  彼时,就Facebook是否过于强大这一问题,扎克伯格警觉地否定称“并不是这样”。但当时Facebook全球活跃用户已经超过20亿人,在美国活跃用户也接近2亿人。而其一系列有争议的收购也始终将Facebook推向垄断的悬崖。

  巧的是,本月初,英国竞争监管机构 竞争与市场管理局还呼吁政府出台更严厉的新规,以遏制Facebook 和谷歌的市场地位,这两家公司控制着英国80%的在线广告市场。当时,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在边界的时候还提到,该公司面临着“来自谷歌、苹果、SnapTwitter和亚马逊,以及TikTok等新竞争对手的激烈竞争。”

  事实上,无论是听证的质询还是垄断的质疑,这几家巨头都已不陌生了。2018年12月,皮查伊也曾站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席位上接受问询,虽然当时谷歌受到激烈抨击的内容是其搜索美国保守派内容是否遭到歧视等内容,但这场听证举办的背景却是监管机构及其竞争对手指责谷歌通过其他网站抓取信息,而在此前一年,欧盟刚刚对谷歌实施了超过27亿美元的反垄断罚款。

  去年5月,苹果也曾回应称,App Store对消费者和开发人员来说,是最安全的平台,App Store“根本不是垄断”,它允许开发者自己为应用产品定价。

  相比起来,四位大佬中的唯一一位新手可能就是贝索斯了。尽管贝索斯从未出席过听证会,但并不意味着亚马逊不是反垄断的常客,今年4月还有报道称,亚马逊在推出自有的竞争产品之前,其员工会分析第三方卖家出售的产品的销售情况和利润率,此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要求就该报道做出解释。

  Facebook身背富有争议的收购,谷歌因搜索面临全球反垄断,苹果因“苹果税”成为众矢之的,亚马逊更是在员工待遇和垄断的问题上遭遇多重夹击,即便四大巨头都在强调自己面临的竞争,但不管如何,当他们成为全球监管的对象之时,问题早已不言而喻。

  03

  只是个开始

  树大招风,现实再次证明了这一点,而监管想要明确的问题也始终只有一个,即这些巨头高速增长的法宝有几分是自己的实力所得,又有几分是靠着行业里的垄断地位大肆扩张。

  尽管定论还难下,但总有些蛛丝马迹值得考究。有统计数据显示,在截至6月30日的上半年里,亚马逊、苹果、谷歌、Facebook及微软共宣布了27笔交易,较去年同期的21笔交易增长29%,创2015年以来最高增幅。

  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早在1998年就曾因垄断问题出席过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也是因此,不久前,盖茨还对这场实际听证会评价称,“这让我想到了当年参加国会听证会的情景。我祝福他们”。

  不过,盖茨也强调,随着时间推移,科技产业的竞争会相当激烈。“我并不是说政府应当无为而治,但我确实认为人们低估了科技产业的竞争激烈程度。我认为,即使在不进行大规模干预的情况下,科技产业也会涌现出大量创新”。

  但比起竞争,外界看到的更多的却是科技巨头的一路狂奔。虽然疫情使得全球股市普遍下滑,但是科技股却没有受到大的影响。今年以来,亚马逊涨幅超50%,苹果涨超90%,微软涨超48%,Facebook也涨超过11%。根据高盛的报告,美国市值最大的五家公司,Facebook、亚马逊、苹果、微软和谷歌的市值总和,已经占到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价值的超过五分之一,高于一年前16%的占比。

  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上对于科技公司的监管声音早已层出不穷。今年2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还表示,将对几家大型科技公司的并购案进行重新审查,审查的对象包括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亚马逊、苹果、Facebook以及微软,他们在2010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期间期间任何一桩价值超过9000万美元的科技公司并购案都需要提供并购草案信息,以供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及司法部审查。

  去年3月,美国民主党议员伊丽莎白·沃伦更是提出一个大胆的计划,表示如果自己在2020年的总统大选中胜出,将把亚马逊、谷歌、Facebook等科技巨头全部拆分,以促进科技行业的良性竞争,并将提名新的监管机构以阻止大型科技公司并购。万维网的发明者蒂姆·伯纳斯·李也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像Facebook、谷歌等科技巨头影响力越来越显著,除非是竞争对手或用户喜好变化削弱其影响力,否则这些大型公司将可能需要被拆分。

  虽然沃伦已经退出总统竞选,但未来的路对于科技巨头来说仍旧难走。如果拜登在今年11月击败特朗普拿下美国总统之位的话,对科技巨头来说也绝不是什么好消息,毕竟拜登在今年1月的采访中就曾点名Facebook,不应该仅担心权力的集中问题,还应该担心隐私的缺乏。

  此外,也有分析认为,这场听证会或许是未来更多监管或立法行动的一个开端。高管在听证会上的证词或将为执法部门开展新的反垄断调查提供证据,或为国会出台旨在监管科技行业的法案提供基础。此前,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高级助手表示,他们可能会在今年夏末或初秋发布一份详细报告,其中包括针对四大科技平台的反垄断指控,以及关于如何限制其市场统治力的建议。他表示,该委员会已从上述四家公司收集了约130万份文件。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