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嘴边的神州租车,上汽为什么不要了?

到嘴边的神州租车,上汽为什么不要了?

  作者丨姜雨晴

  来源:BT财经

  昨天(7月20日),上汽集团(600104.SH)发布提示性公告称,其子公司与神州优车于2020年7月2日签署的《收购要约》终止,原因是“在后续股权转让协议谈判过程中,出现影响上述交易达成的新情况,双方未能在计划时间内就交割先决条件达成一致”。

到嘴边的神州租车,上汽为什么不要了?

  同日,上汽集团举行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针对此事,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在回复股东提问时表示,未能达成一致的交割先决条件,主要是关于神州租车未来运营方面。

  消息公布后,港交所宣布神州租车和其债券、有关的所有结构性产品20日下午1时开始短暂停止交易,而继续交易的两只美元债双双创下4月初瑞幸财务曝出丑闻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上汽宣布终止收购后,新浪财经发布独家新闻称,之前与神州租车签订了无法律约束力战略合作协议的北汽集团拟重启收购计划。

  下午三点半左右,香港wind通讯社又发布新闻称,神州优车“将在8月4日召开股东大会,公司拟以每股3.1港币的价格向江西省井冈山北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或其指定第三方转让其所持参股公司神州租车有限公司的不超过4.43亿股股份”。该新闻似乎再次证实了神州租车将要投到北汽名下。

  正式与上汽签订《收购要约》前,神州租车将转手何人的猜测五花八门,携程、吉利汽车都曾被传要接盘。

  神州租车与北汽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后,人们以为它终于定了去向,没想到虚晃一招,一个急转弯又投入上汽怀抱。眼看终于有着落了,神州租车却再度回归游离状态。

  运营方面无法达成的一致究竟是什么?曾被“背叛”的北汽为何还急着收购?陆正耀和瑞幸咖啡对神州租车易主有多大影响?为何上汽刚刚放弃神州租车就宣布继续被北汽收购?

  对神州租车之后的走向,我们不妨进行一下大胆猜测。

  猜想一:神州租车是瑞幸第二?

  据外媒报道,英属维尔京群岛一家法院于7月9日批准了对陆正耀的家族信托公司Haode Investments Inc。进行清盘的申请,陆正耀可在 14 天内上诉。截至目前,他本人并未作出回应。

  神州租车所在的神州系与瑞幸咖啡同为陆正耀创立,瑞幸和陆正耀面临的麻烦对神州系影响巨大。

  4月3日瑞幸自爆财务造假后,神州租车一日暴跌54.42%,而6月10日公告陆正耀辞去神州租车董事会主席及非执行董事职务后,神州租车当日涨幅达10%。

  投资人苦陆正耀久矣,每次传闻神州租车易主,股价都能往上突一突。

到嘴边的神州租车,上汽为什么不要了?

  面临一起起诉讼,陆正耀之后还会面临怎样的判罚?他持有的10.05%神州优车股权是否会被拍卖?

  神州租车大股东神州优车截止发稿前仍未能提交2019年年报,并且自称“由于疫情原因”变更了审计机构,这是否暗示神州优车和瑞幸一样涉嫌财务造假?

  如今,陆正耀的家族信托面临清盘,这些与神州系相关的问题悬而未决,对接盘人来说不容忽视。

到嘴边的神州租车,上汽为什么不要了?

  昨晚,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网友评论:“毕竟(和瑞幸)一家人。”

  瑞幸通过烧钱走大规模、高体量、广市场、低价格的规模化之路,其实是沿用了陆正耀建立神州系时的策略。在上市前神州租车现金流非常吃紧,但每年仍要投入近20亿元添置车辆,上市后每年在新车添置上的巨额投入更是有增无减。

  复刻神州模式的瑞幸已经失败了,似乎交不出年报的神州优车自曝财务造假也不远了。

  另外,7月13日瑞幸公布了7月5日临时股东大会的决议结果,陆正耀本人以及反对陆正耀的黎辉、刘二海和邵孝恒全部出局,陆正耀一方提名的曾英、杨杰两名独立董事任命均或通过,任命现公司CEO郭谨一(曾在神州租车担任过陆正耀的助理)为新任董事长,并增加了刘峰和查扬两名独立董事。

  陆正耀虽然退出,但新董事会多数成员都由他提名,媒体普遍认为陆正耀对瑞幸还有实际影响力。

  神州租车4月7日曾发布公告,以陆正耀早以不是执行董事为由,撇清了陆正耀与神州租车运营的关系。但瑞幸现在的局面,人们有理由怀疑,陆正耀在神州租车同样只是表面辞职,实则暗中掌权。

  也许这就是神州租车与上汽“运营方面无法达成一致”的原因?

  猜想二:宝沃汽车惹争议?

  2018年12月,王百因的长盛兴业出价39.73亿元,向北汽福田购得宝沃汽车67%的股权,神州优车为长盛兴业提供了24亿元担保和年利率为7%的4亿元借款。

  当时大家就已经心知肚明,长盛兴业只是工具,真正要收购宝沃的是神州优车。

  2019年3月,神州优车从幕后走到台前,用41.09亿元受让长盛兴业所持全部宝沃汽车股权。

  这次收购让陆正耀实现了他完成买、卖、租、约、贷全汽车产业链布局的梦想。

  然而,神州系收购了宝沃之后,虽然让宝沃有短暂的销量提升,2019年宝沃汽车销量为54528辆,同比增长65.68%,但是其中是否绝大部分销量是神州租车采购带来的,备受怀疑。

  神州租车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财报显示,其前五大供应商占其采购量约84%,而其中向最大供应商的采购量占60.53%。“最大供应商”有很大可能就是宝沃汽车。

  2019年神州优车中报提到,公司上半年亏损的6.53亿元主要由于“公司联合北京宝沃推出汽车新零售模式,当前正处于市场培育初期,公司在其渠道建设、品牌建设等方面的资金投入较大”。

  要知道,2018年同期神州优车实现的是1.45亿元净盈利。而神州优车收购宝沃的公告中也显示,2019年1月宝沃汽车的净利润为约-19亿元。

  太平洋汽车网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宝沃汽车累计销量5012辆,假设下半年销量维持现状,则2020年销售量只有2019年销售量的1/4。

到嘴边的神州租车,上汽为什么不要了?

  今年1月,长盛兴业应付给福田汽车的14.8亿元股权款和46.7亿元股东借款延期偿还,神州租车继续承担担保责任。4月2日,福田汽车公告称,宝沃汽车将用评估值约40亿元固定资产抵偿欠付公司的约40亿元债务。

  这意味着宝沃汽车目前已经不再拥有自己的工厂,而要向福田汽车租赁工厂设备。并且以资抵债后,宝沃还有数亿元债务需要偿还。

  收购宝沃股权并没有提高神州系的盈利能力,反而在神州系举步维艰的时候加重了负担。

  但神州系决定硬着头皮对宝沃汽车投资到底。

  今年5月,神州优车公告称,为促进宝沃新零售业务的开展,提升综合竞争力,公司控股子公司宝沃融资担保公司为客户向有关金融机构申请的贷款提供连带保证担保责任;公司董事会授权宝沃融资担保公司2020年为客户提供的担保责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10亿元,每笔担保不必提交公司董事会审议。

  在信誉无限接近于0、现金流紧张、业绩下滑之时,神州优车依然在宝沃汽车身上大笔烧钱,神州租车可能要继续参与处理宝沃汽车的烂摊子,这也很有可能是上汽和神州租车的争议所在。

  猜想三:神州系背后资本作祟?

  上文中提到,长盛兴业做“工具人”帮神州优车购买宝沃汽车股权的过程中,39.73亿元买入、41.09亿元卖出,代持股3月净赚1.24亿元。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对此笔交易向神州优车发出询问函,神州优车的回复是两次采用的估值方法不同,因为第二次估值时宝沃汽车“未来整体盈利预期较强”。

到嘴边的神州租车,上汽为什么不要了?

  根据上节中财务数据,宝沃的“盈利预期”肯定是没有的,更别提“较强”。更为可信的说法是在这笔收购中,陆正耀对他的老同学、长盛兴业的实控人王百因进行了利益输送。

  今年浑水针对瑞幸的做空报告中就提到了这笔交易。瑞幸爆雷后,陆正耀与王百因比同学关系更复杂的利益交织慢慢浮出水面。

  瑞幸咖啡国际(香港)有限公司的秘书公司为GIL(HK)Limited,《中国经营报》称其从香港公司注册处查询到,王百因在香港的MAANSPACE(HongKong)LIMITED的秘书公司也是GIL(HK)Limited。《中国经营报》还称,拨通长盛兴业的电话,接电话的是瑞幸咖啡前台人员。

  陆正耀和王百因的关系只是神州系背后资本势力的冰山一角。

  前任华平投资中国区负责人、后短暂担任神州优车副董事长、之后又参与创建并投资了瑞幸咖啡的黎辉应该是陆正耀身后最重要的资本推手。

  2012年神州优车赴美上市失败、负债率高达90%时,黎辉带领华平投资投入2亿美元,挽救神州租车于水火;他的大钲资本是瑞幸最大的外部投资人,和瑞幸咖啡几乎同时发展同时成立。

  在去年36氪的独家采访中,黎辉自称参与了瑞幸成立前关于市场策略、品牌策略、公司组织架构、融资战略以及可能的上市战略等所有关键问题的讨论,“确实是非常深度地参与了整个公司,去参与打造这个商业模式”。

  黎辉对陆正耀的评价也很高:“陆总当然是这个决定里的关键因素。他是一个非常数据导向型的企业家,算账很细;然后执行力极强;最后一点,在对行业洞察的基础上,他是一个敢冒险的人。我认为他具备企业家应该具备的所有特质。”

  4月22日,神州优车公告称,拟转让关联公司福建优车产业基金所持有的河北幸福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而福建优车基金的实控人又是黎辉。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华平投资抛售了7.09%的股票,套现3.96亿美元,3年盈利1.96亿元;2020年1月8日,大钲资本减持了瑞幸咖啡3840万股,套现2.3亿美元,已经赚回了当年的投资。

  黎辉、华平投资、陆正耀在资本上的合作真正达到了共赢。

  所以,华平投资此次率先提出购买神州租车的股权,极大概率并非雪中送炭,而是有它自己的小算盘。

  而黎辉和“铁三角”中另一人刘二海被划为瑞幸造假事件中“反陆党“,也很有可能是东窗事发后三人为了共同利益损失最小而上演的戏码。瑞幸最新的调查结果称,刘黎二人对造假事件并不知情,得以全身而退,为陆正耀东山再起打好了基础。

  借用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的话说,黎辉和刘二海很可能才是瑞幸爆雷的问题所在。同样有黎辉重度参与的神州租车当然要受到质疑。

  至于“着急”的北汽集团,其董事长徐和谊与陆正耀、王百因同为北京科技大学校友,之前收购宝沃汽车股权就被坊间传为“校友的情谊”。

  加上神州租车股权或被用来抵宝沃欠北汽的债,北汽也有大力发展出行业务的计划,北汽借此机会低价入主神州租车,对陆正耀是雪中送炭,徐和谊又能顺便“报恩”,看起来对谁都是再合适不过的买卖。

  陆正耀身后资本势力交错纵横,上汽的收购要约看起来只是精心策划的“小插曲”。神州租车是否只是借机炒高自己的加码?要等下一个接盘人决定才能见分晓。

  其实,神州租车自身的价值的确不小。

  作为国内率先布局个人长短租的企业之一,目前其车队总车辆接近15万辆,在国内300多个城市设有1100多个服务网点,个人客户超过千万、企业级用户达到数万家,是国内租车公司第一名。

  国内租车市场占有率分散,远远没有达到发达国家头部公司占绝对主导的局面,市场发展潜力巨大。在很多租车公司都还在亏损的时候,神州租车已经实现盈利,竞争力极强。

到嘴边的神州租车,上汽为什么不要了?

  不管最终买家是谁,希望神州租车能从陆正耀现在的一地鸡毛中成功出走,进入一个“好人家”,别成为资本毁掉的又一家好公司。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