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垃圾场”到“电商镇” 苏北小镇耿车的绿色变局

从“垃圾场”到“电商镇” 苏北小镇耿车的绿色变局

  作者: 章轲

  苏北的一个小镇——耿车镇,最近“冒尖”了:

  新冠肺炎疫情下,不仅这里的生态农业、家具、物流、电商等行业红红火火,项目建设也跑出了加速度。

  “疫情对我们影响不大。”7月8日上午,耿车镇党委副书记、镇长王前锦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发生初期,当地物流业曾受到短暂影响,但很快就过去了。“目前,家具业、花卉业、塑料精深加工业等,业务量反而增加了。”

  数据显示,今年1至6月,耿车镇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4320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1.2%,其中工业投资增幅148%,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工业总产值比重达到21.6%。全镇电商销售额达到39亿元,同比增长30%。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刚结束了在耿车镇的调研,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耿车镇于变局中开新局,找准了新的定位。不仅环境优美,经济也得到了长足发展。”

  曾经“村村点火,户户冒烟”

  耿车是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的下辖镇。清朝时期,这里就因为山美水美远近闻名了。

  但当地人世代贫穷。史料记载,当地曾流传着“春天白茫茫,夏天水汪汪,糠菜半年粮,四处去逃荒”的民谣。

  上世纪80年代,耿车出了一次大名:

  为摘掉穷帽子,耿车人自发地向非农业领域寻求生计,探索形成了乡办、村办、户办、联户办“四轮齐转”和民营、集体“双轨并进”发展乡镇企业的耿车路径。

  当时,社会学家费孝通把这种不发达农业地区发展乡镇企业的新模式称为“耿车模式”。

  废旧塑料回收加工,包括回收、分拣、清洗、破碎、造粒等环节,因其成本低、操作简单,一开始就受到耿车人的青睐,很快发展成为支撑“耿车模式”的主要产业之一。

  后来,浙江嘉兴和江苏省内的苏州、徐州相继取缔废旧塑料加工业,这个产业开始向耿车集聚,并以耿车为中心向周边乡镇扩散,面积超过100平方公里。

  宿迁市生态环境局给第一财经记者提供的资料介绍,2015年,耿车镇3.8万人中,有2.5万人从事废塑料回收加工。大大小小的废旧塑料加工企业近5000家,年产值80多亿元。最高峰时,加工户超过8000户,从业人员多达10万人,“村村点火,户户冒烟”。

  宿迁市生态环境局介绍,当时的耿车虽然是华东地区规模最大的再生资源加工基地,但其实就是一个最大的“垃圾场”。

  那时的耿车,居民的房前屋后甚至路边到处是垃圾,水跟“老抽”酱油似的。“耿车味”就是破塑料味。最严重的时候,大大小小的河流,水质全是劣V类。

  当地环保部门曾经做过测算:清洗加工1吨废旧塑料约耗水3吨,耿车镇一年耗水就达450万吨,相当于市区居民3个月的用水量;全镇因堆放垃圾废料而被占用的农用地达2000亩;耿车区域的水、气、土壤等污染治理费用已达到10多亿元,是行业年利润的6倍多。

  对于耿车镇来说,废旧塑料加工实际上得不偿失。

  2015年7月,在美国留学的耿车镇大同村青年李玟曾致信宿迁市主要领导:“世界很大,我想回家。家已不是从前的模样,看到的是垃圾,闻到的是刺鼻的气味……何时再现碧水蓝天?”

  当地环保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仅宿城区和宿迁经济技术开发区接到的环境污染信访举报就有918件,其中因废旧物资回收加工引起的信访数量占比超过50%。

  “其实,那些年政府也在考虑这个产业的发展问题。只是,当时的选项是提档升级。”王前锦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到了2015年,时机成熟了:一方面是环保的压力,另一方面是市场不好,产品不好卖了。

  直播成新农活,手机成新农具

  2015年后,耿车又出名了。因为对废旧塑料加工业“彻底禁,禁彻底”之后,原有的这帮人,成功地转产创立新业。

  “我原来就是做废旧塑料加工的。2002年就进入这个行业,家里有4台机器,一天能生产30吨塑料颗粒。生产规模在耿车镇同业中能排在前20位。”8日上午,宿迁育美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育美森”)总经理李平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在政府彻底取缔这个产业之前,她和她的丈夫已经意识到这个产业不可持续。

  之后,李平的丈夫转型做塑料深加工,把设备搬到工业园里,生产塑料花盆等产品。李平也转产做花卉植物的营养土、营养液,又与南京农业大学专家合作,培育多肉植物。

  第一财经记者在育美森园艺大棚里看到,这里有桃蛋、百月影、狮子座等常见的多肉植物,也有石铁、金丝猴、五彩红覆轮等精品品种。

  李平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去年上半年是自己在平台上卖货,业绩不理想。到了下半年,开始与网店合作,还安排专人到外地收货。“虽然利润少了,但量上去了。做这种花卉绿植的生意,只有出量,才能出钱。”李平说,疫情对生意没造成太大影响,正月初四就有人来拿货了,每天能出3车货,到目前,能出的货都已经出空了。

  育美森还解决了周边130多位村民的就业问题。今年60岁的湖稍村村民陆裕华以前是拾荒的。她说在育美森已经干了4年,每月收入有2000元。“就在家门口上班,中午还能回家做饭吃。”

  “满意吗?那就48米(直播销售行话,“米”即“元”的意思),其他的老铁也请点个赞,点个红心。谢谢!”8日上午,在博雅园艺的花卉大棚里,29岁的主管邱超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托着花盆,正在直播销售法师植物(多肉品种)。

  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做直播销售成本不大,一个手机就行了。邱超开播才10天时间,每天能卖出十几盆法师植物。他哥做直播销售比较早,一天能卖出100多盆。

  邱超的花卉大棚有3万多平方米,培育了上千种多肉植物。“我原来也是做废旧塑料加工的。十几岁就跟着家里人做生意,转型后,很容易上手。”他说。

  相比之下,耿车的家具电商销售更为成熟,规模更大。

  8日下午5时许,在耿车家居电商创业园里,3位直播员正在同时直播,推销储物柜等家具。园区主任马用凯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园区已入驻直播带货公司、网络客服企业、物流企业和家居设计公司22家,针对本地家居电商开辟了24条国内“当日达”线路,日最高发送单量超过11万件。

  马用凯介绍,2019年耿车镇电商交易总额突破60亿元,其中家居电商占比高达60%以上。此外,该园区还统筹使用精准扶贫资金872万元,2019年租金收益234万元,9个村村均分红7.7万元,还带动210个建档立卡低收入农户实现家门口就业脱贫。目前,越来越多的农户体验到了“直播成为新农活,手机成为新农具”的窍门。

  如今的耿车,已经从“垃圾场”变身为“国家卫生镇”“中国淘宝镇”“江苏省电子商务示范基地”。

  第一财经记者从江苏省生态环境厅获得的监测数据显示,宿迁7个地表水国家考核断面全部达标,达标率为100%,达到或优于Ⅲ类比例为85.7%,无劣Ⅴ类水体。截至6月30日,宿迁市PM2.5浓度为49微克/立方米,同比改善7.5%,达到省级考核进度要求。

  今年4月27日,《国务院关于同意在雄安新区等46个城市和地区设立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的批复》发布,宿迁名列其中。这也意味着,未来,耿车于变局中开新局的故事还将继续。

  “耿车的成功得益于快人一拍,先人一步。有差别就有核心竞争力。”王前锦说,目前,耿车镇“实体经济+电子商务”业态还不够优质;城镇基础设施建设还存在短板和弱项;生态环保底线还需长期坚守,废旧物资回收加工防反弹和人居环境综合整治离群众期盼还有不小差距。必须高度重视这些问题,采取有力有效措施,切实加以解决。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