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上市募集200亿 网易靠什么吸引资本?

图片来源:网易图片来源:网易

  原标题:二次上市募集200亿,丁磊绝对控制下的网易靠什么吸引资本?

  作者:伍洋宇

  6月11日,网易在港交所正式二次上市,成为阿里巴巴之后第二家在港重新上市的中概股。其开盘价133元,较发行价123港元上涨逾8%,此次募资净额约为210亿港元,于今日9点30分开始在港交所主板买卖。

  二十年前的6月30日,丁磊带着仅三岁的网易在纳斯达克敲钟。那一天网易开盘价为15.3美元,收盘时已跌破发行价至12.125美元,跌幅达21.77%。

  网易刚上市的一年内,这样的滑坡不断发生。受财务危机影响,其股价曾在2001年低至不足一美元,一度逼近退市。直至2002年无线业务业绩提升,再到2005年游戏业务异军突起,网易才完成最初的两轮股价拉升任务。

  二十年间,资本市场对其青睐有加,助网易成为一家市值突破500亿美元、股价超过400美元的老牌中概股公司,20年平均年化收益26.2%。反观同时代的搜狐新浪,截至6月10日的市值分别为3.11亿美元和22.41亿美元。

  这种认可仍在持续。据时代财经报道,自网易开启6月2日至5日的打新期后,某券商机构所获认购数额以每小时数亿港元来刷新。其中,网易本次上市的分销商富途证券在2日下午17时获超58亿港元认购资金,隔日同一时间认购总金额已至105亿港元。到上市前夕,其新股超额认购已达360倍。

  市场用热钱争抢新股份额,这成为下行周期的宏观经济中一道特殊景象。投资人和股民的打新热情或是发自内心的支持,或是对于发行价溢价空间的觊觎,也可能是真的看懂了丁磊的路数,真正了解并长期看好网易这家公司。

  如果请未来十年的网易回答2020,它已经做好了什么准备,又担心着哪些危机?

  营收结构需要新鲜血液

  网易是一家有钱赚且股价表现突出的公司,但它的营收结构始终耐人寻味。

  网易在财报中将营收结构分为在线游戏、有道、创新及其他业务三大板块,网易云音乐、网易严选等业务则包含于创新及其他业务板块中。

  根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网易净收入170.6亿元,同比增长18.3%。其中,在线游戏净收入135.18亿元,营收占比最大,约为79.2%;创新及其他业务净收入30亿元,同比增长27.9%;有道净收入5.4亿元,同比增长145.5%。

  游戏无疑是网易的营收支柱,但在这片领域的国内市场,它始终没有拿下霸主地位。

  据易观数据显示,在2019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腾讯以51.86%的份额获得绝对优势,网易仅以15.81%位列第二(另有报告称数据为49%和20%),而排在第三的三七互娱,其市场份额也已达到10.44%。

  这一格局对网易而言是后有追兵,而对前者难以望其项背。

  在互联网领域,腾讯是流量的掌控者,旗下所有涉及C端的产品都有机会受到这一内部资源的灌溉。除此之外,腾讯以其充足的资源和现金实力,在游戏产业链上中下游都进行了投资布局,包括国内外的游戏公司、直播平台、运营商等等。

  腾讯在游戏发行体系和推广运营上发挥的协同效应,让网易在IP游戏等内容生产上建立的差异化优势显得一环比一环弱。今年一季度,腾讯网络游戏收入同比增长31%至372.98亿元,占总营收的34.51%,网易游戏同期收入仅为其36%。

  再说有道。这家被布局在教育领域的纽交所上市子公司,目前市值在25亿美元左右,曾是网易业务转型布阵的排头兵,但十三年来,尽管有道栽培了口碑颇佳的有道词典、有道翻译官、有道云笔记等产品,依然没能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在2017年至2019年,有道分别为网易贡献了1%、1.4%、2.2%的总营收比例。今年一季度,有道总净营收为5.41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9.8%,净亏损为1.694亿元人民币,相比去年同期的1.02亿元亏损扩大。

  值得期待的是,有道的“存在感”还有扩大的趋势。2020年第一季度,有道以5.4亿元人民币占据总营收3.2%,就2019年同期的1.6%翻了两倍。

  受今年疫情影响,在线教育受到助推,有道也以果决的姿态试图抓住机遇。据其一季度财报显示,在营销成本上升的前提下,有道精品课的核心内容K12课程报名人数增长358.7%,人均费用的增加带动毛利增长345.6%。

  不过,K12教育领域烧钱不断,有道能否攻占一隅仍充满未知。

  其他业务中,网易严选、网易云音乐、邮箱、网易CC等,还无法确定谁能挑起下一个十年的大梁。建银国际分析师Ronnie Ho曾在研报中指出,手游是网易的支柱,而有道和音乐业务则扮演新的增长引擎。

  受益于强劲在线教育需求的有道或许有机会迎合,而主打情怀的网易云音乐呢?

  目前,在线音乐市场已经进入由版权建立护城河的阶段,在这一点上,网易与腾讯二次对垒,并再次被后者拉开距离。

  来自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腾讯音乐在2016年已取得国内超过90%整体音乐版权,而网易仅有70%左右。另据艾媒咨询数据,2019年手机音乐App月活用户数量位列前三的分别是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三者均归属腾讯音乐旗下。

  网易云音乐曾对外称有8亿用户数,但多数人认为这个数字仅指代下载量。在艾媒咨询的报告中,网易云音乐2019年12月的月活数量为8082万,同期的QQ音乐则已突破3亿。

  网易严选也在经历相似的瓶颈。网易的电商业务可谓一言难尽,一方面,它难得表现得优于老对手腾讯,凭借自有邮箱流量成就了严选,也以20亿美元的价格将海淘领域小将“考拉”卖给阿里;另一方面,严选仍然桎梏于“小而美”当中,无法与淘宝、京东拼多多站上同一维度。

  游戏、电商、教育、音乐,曾是丁磊在2019年初为网易提出的四大战略部署。但除去游戏,网易并无能够为公司独当一面的产品。

  略显单薄的营收结构和枝节分散的业务体系,符合“产品经理”丁磊的情怀、执着,以及用漫长时间打磨精致产品的逻辑,但或许不足以抵抗互联网行业的无常和资本市场的风险。

  网易王国属于谁?

  千禧年到来之前,不满三十岁的丁磊曾做出许多“第一”:国内第一家全中文搜索引擎、第一家免费个人主页、第一个网上虚拟社区、第一家网上拍卖平台……

  但在他的不惑之年,伴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网易却鲜有先发动作,乃至在即时社交、O2O、电商、直播中屡屡滞后。

  出于丁磊对产品的执着,网易的产品可谓处处精品,但处处无法夺魁。因此,难以想象却也很好想象得是,在产品数量上抗衡BAT的网易,其未来蓝图中最闪亮的仅有两点:游戏和音乐。

  这两点皆是网易断不可舍的,游戏是网易的命脉,音乐是丁磊的情怀。但正如前文所述,二次上市将网易所面临的问题进一步放大:丁磊的作战计划如何让市场持续买单?

  此次上市期间,丁磊在首封致股东信中提到“战略”是个玄学化的概念,而“总有意外会让纸面上的计算失灵”。他不喜欢讲战略,正如他不愿让网易变成“快公司”。

  即便如此,丁磊还是透露了网易日后发展的两条重要信息:一是坚持已经施行二十年的精品战略,二是坚定推进全球化战略。

  据招股书显示,网易此次全球发售募集资金净额用途将分为三部分:45%用于全球化战略及机遇;45%用于推动公司对创新的不断追求;10%用于一般企业用途。

  其中,全球化战略及机遇主要包括三方面:第一,继续丰富海外市场(如日本、美国)的在线游戏内容,增强全球研发及游戏设计能力,以改善网易在全球的影响力;第二,继续通过投资于国际游戏开发商、IP及内容所有者以及与其合作以探索全球的机遇;第三,致力在海外市场发展网易的智能学习及其他创新业务。

  简而言之,网易要携游戏、教育、音乐、电商在海外寻求增长点。

  面对腾讯游戏的打法,网易的优势在于IP游戏。截至2019年底,公司已自主开发或代理140多款游戏,其中手游超过100款,以《大话西游》《梦幻西游》《阴阳师》《荒野行动》等为经典作品。在下一个爆款游戏出现之前,出海是网易较为可靠的一张差异牌。

  不过,由于其他业务在国内优势并不明显,网易全球化的主攻方向也只能依赖游戏。这或许能够提振其营收能力,但也将导致网易照搬已有模式到海外,难以打开一个全新局面。当海外增长趋于缓势,网易的故事要如何更新?

  音乐是丁磊的心头好。他曾在网易有道2019年上市期间透露,网易云音乐的命运也将是独立上市。彼时,网易云音乐刚刚获得阿里、云锋基金等共计7亿美元的B2轮融资,最新估值或在70亿美元上下。

  据《证券日报》报道,在今年两会的八份提案中,丁磊对于音乐产业的提议主要在于原创音乐的政策扶持、国家级原创音乐节的设立,以及原创音乐发展的专项扶持基金。另外,他也曾建议推动版权规范管理,培育数字音乐服务新业态,并在一季度财报会议上表态,网易愿意在版权方面投入。

  显然,在版权突破上遇阻的网易云音乐,想要另辟蹊径培养原创音乐生态。在港上市之后,资金池满满当当的网易如果重金出手,有机会在网易云音乐周围建立起版权护城河,只是回报期限可能略微长远。

  在丁磊看来,网易云音乐的主要盈利方式是会员,广告次之,再次是音频直播,最后是拓展平台的社交功能。但在线音乐的盈利困境普遍存在,即便是占领全球市场高地的Spotify,在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22%至20.07亿美元的情况下,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仅有100万美元。

  原貌出海也好、慢性创新也罢,踏上新征程的网易总要找出答案,且对于二次上市的网易而言,更需要在高管和市场之间分配好利益长短。

  从制度层面看来,丁磊对公司有绝对控制权。据公开资料显示,丁磊目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有占总股本44.7%的14.56亿股,而第二大股东仅持占总股本5.1%的1.674亿股。这样的持股比例差距在科技中概股中并不多见。

  这家公司的对外形象也深受丁磊个人及公司文化影响。

  丁磊对网易掌权的决心显而易见,这有益于内部保持方向一致,但同时也意味着其个人喜好左右着公司的发展方向和进程。在某些时刻,这不一定被资本所认可。

  第三个十年,网易长期存在的问题难免被外界再度剖析。这些问题市场看得见,网易自然也意识得到。让人好奇的是,丁磊控制之下的网易究竟会如何变化?而这也将成为互联网公司历史中一套独树一帜的生存模板。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