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二次上市:“慢”哲学的丁磊亟待扔出王炸|观潮

网易二次上市:“慢”哲学的丁磊亟待扔出王炸|观潮

  新浪科技 张泽宇

  有人说,29岁是人生最难过的一年——与而立之年仅一步之遥,本应事业有成、家庭美满,但多数人却活得更像个“孩子”。

  不过对于丁磊而言,这个年龄却写满了传奇:

  29岁时,他的网易登陆纳斯达克,员工人数仅200人;

  20年后,网易港股上市,员工总数翻了百倍,平均年龄恰巧也是29岁。

  …………

  今日,那个“不褪少年锐气,不沾老年暮气”的网易,正式在港交所挂牌,完成了二次上市的计划。这也是继阿里巴巴之后,第二家在美上市的大型互联网公司回港二次上市。

  丁磊此在股东信中回应了有关“看不懂”的质疑,称“做公司,从来不是百米跑,而是马拉松,起跑和一时的速度不代表赢面。”并表示赴港上市,将网易这个久经时间考验的品牌带回中国。

  “久经考验”,这个词形容再贴切不过。20年前,网易曾接连遭受“暴击”。而在随后的日子里,丁磊用他 “慢”哲学,让网易牢坐中国互联网公司前列。

  不过,新市场寓意着新赛道。这家75%以上收入都来自于游戏的老牌企业,依旧面临着寻找下一个爆款的巨大挑战。

  此时的丁磊,亟待扔出“王炸”。

  低谷与新生

  2000年6月30日,网易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但在丁磊沉浸在上市喜悦的同时,网易的股价却在首日就遭到破发,最低一度暴跌了30%。

  股价的低迷并没有影响丁磊的心情。几天后的媒体见面会上,丁磊始终面带微笑,还不时大嚼口香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丁磊用了这句话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这种“水土不服”一直延续。网易在股价反弹至17.25美元后,一路下跌到2001年4月初,最低跌到了1美元。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2001年9月4日,因为网易误报了年度财务报表,并未能按时提供准确的2000年年度报告,纳斯达克宣布暂停网易股票交易,这让网易在很长一段时间蒙上了退市的阴影。

图注:2000年网易在纳斯达克上市图注:2000年网易在纳斯达克上市

  丁磊依旧快乐且自信。京华时报记者记录到,在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丁磊与记者们相约在朝阳公园附近的酒吧中,还没进门已经听到了丁磊哈哈的大笑声。他正在和几个人闲聊跳伞的事,还记者们谈论起了他的大学生活。他说, “我不怕被摘牌,它实际并不影响网易的实体业务。”

  “这是一个很好的教训,是一堂人生的课。”丁磊这样总结教训,称“我想人生是个积累的过程,你总会有摔倒,但即使跌倒了,也要懂得抓一把沙子在手里。”

  好在,网易还是稳住了。风波持续了将近4个月,在2002年1月,网易终于重新恢复交易,而此时他正在广州推广网易的游戏产品《大话西游online》,该系列直到现在仍是网易旗下最赚钱的游戏IP之一。

  在网游和短信业务的带动下,网易2002年收入同比增长了721.8%,而时任网易代理首席执行官孙德棣透露,当时《精灵》、《大话西游》等网络游戏已占到网易总收入的25%以上。

  当然,2002年对于网易游戏来说还仅仅是个起步阶段,到了2020年第一季度,网易游戏收入已经占到了整体收入的79%。

  正值低谷期,发力游戏也需要一定的勇气。丁磊后来接受采访时回忆道,“在最困难、最苦闷的时候,我不是每天闷在办公室里,而是自己跑下去做市场调查,去看人家怎么盈利。”

  他看到了游戏网络化的市场潜力,最终在代理EA游戏被拒后,收购了天夏科技,才有了今后的西游江湖。

  “慢半拍”的游戏

  游戏和SP业务的成功,一度将丁磊推上了中国首富的位置。而另一边腾讯的马化腾也收到了启发,通过游戏将QQ的用户转化为收入。

  通过模仿“抄袭”,腾讯迅速铺开了市场,先后推出了《QQ堂》、《QQ飞车》等风靡一时的端游,通过代理《穿越火线》、《英雄联盟》等游戏一步一步奠定了胜局。

  与此同时,尽管《梦幻西游》已成为爆款,网易在2006-2008三年间连续几个产品失败,也给了腾讯反超的机会。

  直到2009年腾讯游戏以100亿收入规模首次超越网易,也超越了盛大,成为国内第一大游戏公司。

网易二次上市:“慢”哲学的丁磊亟待扔出王炸|观潮

  这给了丁磊很大的触动,他开始对游戏业务插手越来越多,而与坚持做精品游戏前网易COO詹钟晖不欢而散了。

  随后网易游戏在很多个细分领域都有游戏推出,产量一下突飞猛进。但从收入上并无明显气色,二者的竞争格局逐步稳定。

  后来大概丁磊也想明白了,2013年在手游市场快速发展时,丁磊还是选择了慢下来,称“手游不应是为了利益的盲目跟风,网易从来不怕慢,让品质在前面,把利益摆在后面,这样才能获得长线成功。”

  如今,游戏对于网易的地位不言而喻,不过也已经不是曾经的“救命稻草”。在最近几次公开发言中,丁磊都在大谈文化,他坚信游戏的文化能量,远超出你的想象。

  当然,我也还会记得在2018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他的那份自信,“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一定能开发出最有创新的、最好玩的作品。”

  意外的“教育”

  网易的教育业务开启的有些意外。

  2005年前后,百度搜狗等搜索引擎相继崛起,丁磊看到搜索引擎市场的前景,也想从中分一杯羹,便邀请了正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博士学位的周枫带领团队开发有道搜索,2007年底正式上线的时候,丁磊还放出“三年内成为中国第一的中文搜索引擎”的豪言。

  很显然,这个愿景并没有实现,有道早在2013年就停止了搜索引擎业务,如今尽管页面上显示搜索结果由360提供,但已经无法搜到任何内容。

  在经历了博客搜索、平台搜索等接连失意之后,一件令周枫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没有任何单独宣传推广,入口位置也很低的词典网页点击数据在迅猛增长。而这次意外成为了有道进入教育领域的起点。

  网易一向鼓励内部良性竞争。很长一段时间内,位于北京的有道和杭州的杭研都有做教育的部门,直到2019年初裁员风波过后,双方团队才合并到了一起。

  “All in K12”,这是网易有道提出的口号,但在新东方好未来等教育集团的挤压之下,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

  当时周枫跟丁磊聊了很久,最后被丁磊一句“小孩子应该学习,成年人应该玩”说动了,把原本在成人教育上的优势进行战略转移,做起了K12。

网易有道CEO周枫与丁磊网易有道CEO周枫与丁磊

  这只是丁磊对网易教育版图影响的一个缩影,据周枫透露,丁磊对于教育方面的关注会细到具体的业务,甚至小到某一类课程的Subject该怎么定,他都会参与讨论。

  丁磊对于教育的“兴趣”也是在逐步提升的,除了宣布1个亿去做在线教育公益后,教育业务也在2019年被上升到集团战略层面。

  周枫说,“我认为我自己也是一个long-term thinker,丁磊更是一个super long-term thinker,我们不会觉得争第一有那么重要,我们的眼睛永远只盯着用户。”而这一点或许也是对丁磊对有道影响最大的一点。

  云音乐的挑战

  如果说有道挑战了新东方,那网易云音乐的出现则直接挑战了酷狗音乐、QQ音乐,挑战了原有以版权为基础的在线音乐市场。

  有一次丁磊从巴西出差,带回来10张光盘,现其中有一首歌特别好听,于是存在手机里反复听,并对团队说“我找的这个歌特别好,但没办法分享给你们,实在是太苦恼了。”在他看来,觉得音乐是基于分享的。”

  但是当真正要做音乐的时候,却得到了很多高管的不理解,认为市面上已经有许多在线音乐软件拥有资本和流量优势。但是丁磊认为,市面上大多数音乐产品还停留在播放器工具时代,不具备移动应用特征、缺乏用户互动。于是基于互动分享的网易云音乐诞生了。

  可以说,资深发烧友对于云音乐初期的影响十分重大。就连模仿黑胶唱片的播放界面,也是丁磊让团队反复调试了20多遍,因为“转快了容易晕,转慢了又可能让人昏昏欲睡”。

  丁磊也非常喜欢在云音乐中与网友们分享自己听到了哪些好听的歌曲,他自己创立的歌单“网易UFO丁磊喜欢的音乐”已经获得了503万的播放。前两年,他还现身上海顶级夜店亲自打碟,当然除了喜欢,也是为了推广云音乐的新功能。

网易二次上市:“慢”哲学的丁磊亟待扔出王炸|观潮

  分享、歌单,成为了网易云音乐的王牌,带领着网易云音乐不断破圈,但随着歌曲版权意识的提升,网易云音乐上一些主流歌手的音乐无法收听,导致部分用户不得不转到其他平台。

  但这件事让丁磊很无奈。在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会议中,丁磊表示,网易云音乐非常愿意去支持原创的音乐人,包括版权方。“我们也非常愿意还花钱采购版权产品,网易云在过去有版权短板的问题是因为有些公司垄断了版权交易,故意不卖给我们,而不是我们不购买或者没有钱。”

  电商梦的陨落

  与云音乐一样,电商业务也来自于丁磊的热爱,但不同的是,丁磊给出了更高地期许。

  “用三到五年再造一个网易”,这是丁磊曾经对于网易电商业务的希望,但随着考拉20亿美元卖身阿里后,这个梦恐怕是破灭了。

  “我们更愿意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面做好自己的事情,不熟悉的领域,我们一律不碰”,他在《三石的私物精选》中写道,自己很喜欢旅游,从2000年开始全世界到处走,并且喜欢购物。“我一直有一个梦想:怎么能够把世界上我看到的好产品带给中国的消费者。”

  于是,考拉和严选诞生了。一个引进国外的优秀产品,一个找出高质量的中国制造。

图注:丁磊曾在考拉中上线专栏图注:丁磊曾在考拉中上线专栏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丁磊的肖像出现在每一件自营考拉商品的详情页中,但随着负面消息的不断增多,完成收购之前,丁磊肖像就已全部被悄然撤下,取而代之的是时任考拉CEO张蕾的肖像。而且,考拉业务当时仍需要不断输血,在融资环境不佳的情况下,最终丁磊选择出售给了直接竞争对手。

  对于严选,丁磊更是身体力行的带货,出席很多场合都传的是严选的衣服,而据网易严选介绍,许多商品很多都是丁磊亲自选、亲自用的商品。

  在6月份的网易公司内购直播中,丁磊就表示:“离我生活最近的是网易严选”。在2个小时的直播中,他分享了多款网易严选的商品,从自己身上穿的精梳棉T恤,“晚上饿了最喜欢吃”的猪肉罐头,每一件推荐起来丁磊都是如数家珍。

  从在公司内部的角度来看,得到丁磊的喜爱足以立足,但从外部来看,严选一直被冠以“小而美”的称号,再加上京造、心选、有品等一系列同类型产品的进入,网易严选的市场规模或许很难得到飞跃,难以承担丁磊的电商梦。

  养猪是认真的

  养猪,大概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是丁磊会去做的事情,甚至这项业务跟游戏、音乐等主营业务完全找不到一点联系,一时间也被质疑是否为玩票,网易也被戏称“猪厂”,但丁磊用了10年的时间告诉大家,养猪,他是认真的。

  “如果是玩票的话,我养个一二十头就够自己吃了。我想做一个现代化的、能够推广的养猪样板出来。”2017年,丁磊对于网易味央的猪场进行了一场直播,他非常自信地表示,现在的直播技术已经很发达了,中国许多养猪场不是不能直播,而是不敢直播,因为一播出来,你就不敢吃了。

网易二次上市:“慢”哲学的丁磊亟待扔出王炸|观潮

  实际上,丁磊并不是一开始就冲着养猪去的。 “我们在选择养猪之前也想过其他种植类、养殖类,比如种蓝莓种水果,也考虑过养鸡、养鸭。这些产业里也有很多项目的利润率很高,运作也更成熟,挣钱更快,但是其全国加起来也就是1亿元~5亿元的产值。”

  最终选择养猪,他看重的更多还是市场前景,是其中的挑战。“中国人一年就要吃掉6亿多头猪,这个市场有多大?”对于挑战,丁磊举了一个例子,养猪最大的挑战是一头猪每天要产生2.2公斤的排泄物,2万头猪就是4.4万公斤,这些排泄物怎么处理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些东西很臭,你怎么把这些味道处理掉?”

  有媒体探访过位于安吉的养殖场,发现与猪舍一墙之隔,就是部分员工的宿舍,这也从侧面展示了其中的成果。

  甚至网易的黑猪比人还过的滋润。据悉,猪舍内外都安装了音响,分不同时段播放着来自网易云音乐《网易味央黑猪宇宙大碟》中的不同定制乐曲,包含了“起床旋律”、“吃饭进行曲”、“哺育之歌”、“睡觉摇篮曲”等。

  在网易内部,农业事业部是与云音乐、严选等平行的事业部,网易味央第二座猪场也已经落户江西。而在外部,丁磊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都会不遗余力的为自家猪肉带货,在2017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周鸿祎还表示,“丁磊的猪肉确实美味”。

  作为“带货鼻祖”,丁磊也即将在今日晚间真正面向大众带货,带货网易严选、猪肉、还有有道的智能硬件,这一次丁磊选择赶了波热潮,一方面助推商品销量,另一方面也为了严选直播功能的推广。

  下一个增长点在哪里?

  在出售考拉之后,网易75%以上的收入都来自于游戏,而近年来鲜有爆款新游戏的出现,这是摆在网易面前的最大挑战。

  伽马数据显示,2019年游戏流水测算榜前十中,依旧有网易出品的三款经典游戏。凭借着IP以及忠实的用户群体,《梦幻西游》、《阴阳师》和《大话西游》,依旧是网易游戏收入的主要来源。

  尽管这几款经典游戏已经可以让网易游戏赚得盆满钵盈,但毕竟现在人们接触新事物的能力越来越强,如果长时间没有下一个爆款的话,网易的“根基”可能会有所动摇。

  如果游戏是一个网易的话,那另一个网易在哪里?这个答案曾经是电商,但现在和未来会是什么?

  从目前来看,严选规模难以提升,云音乐、有道都处于亏损换规模的阶段,但未来前景可期,农业上尽管丁磊做的很认真,但是想撬动整体猪肉市场,还有很大难度……

  如今邮箱时代早已不是主流,而缺乏超级流量入口的网易,又该如何寻找下一个增长点?

  结语

  “竞争已从短跑变成长跑。现在很多公司是这样,他们没有方向。我想就是希望做互联网的人能够沉住气,找住方向做下去,一定能成功,方向很重要,执行力也很重要。”

  这是丁磊2002年接受媒体采访说的一段话,站在被疫情洗礼的今天,这样的话依旧十分重要。

  丁磊还是那个丁磊么?我想是的,他不着急做第一个,也不追求做规模最大的,但他一定是最快乐的那一个,而网易也在他的“慢”哲学中向着“基业长青”的目标迈进。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