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取物柜能否成小区标配?上海抓紧完善规范和标准

  原标题:上海抓紧完善规范和标准进一步引导合理布局引导企业为智能取物柜找到市场平衡点

  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张杨 戚颖璞

  董家渡新楼盘海珀外滩的地下一层,即将摆上一排智能取物柜。和以往不同,新大楼地下在规划时已经预留了位置、接口和管线,做到了和智能取物柜的无缝衔接。

  小小的智能取物柜,正成为住宅开发商考量的新标配。在本月发布的上海新基建“35条”中提出,未来三年内上海要新增1.5万台以上智能取物柜。

  “包括快递柜在内的智能取物柜想要真正成为小区的标配,要做的工作还很多。”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副局长余洪伟表示,目前正在与上海相关委办局一起研究制订相关意见,既要推进智能取物柜的建设,又要进行规范,使其更好服务市民。

  准入 公共设施由谁来建

  目前,上海已建设了近3万组智能快递柜,市场化企业是绝对主力,仅丰巢就占据了约70%的市场份额。去智能快递柜拿快件,已经成为不少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疫情期间的无接触配送需求,也加速了这一行业发展。

  与之前共享单车等生意一样,智能快递柜的设立和运营虽然属于市场行为,但因为其占据了一定公共资源,面对的是广大消费者,所以具有一定公共属性。余洪伟认为:“上海新基建的特点之一,就是推动社会资本投入。在智能取物柜建设中,政府部门要抓紧完善规范和标准,引导企业在公共属性与市场行为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使其更好参与到新基建中。”

  “智能快递柜像充电桩一样被定义为公共基础设施,这就从一个单纯的市场问题,转为政府参与的公共服务问题。换言之,快递柜可以从一个自由市场转变为政府规范的市场,和水电气以及出租车行业一样。”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陈歆磊建议,这一类市场往往应有政府设立的准入标准,符合相关标准的企业可以参与智能柜的建设,这样在保持市场竞争的状态下,还可以规范企业行为。而在政府的支持引导下,企业也可以更加稳健地投入智能柜的业务发展中。

  “不止是企业,未来小区和楼宇也可以自筹资金,建设智能柜,我们也在积极呼吁相应的资金补贴。有一点不会变,市场仍然是智能取物柜的建设主体。”余洪伟说。

  规划 新老小区怎样配套

  记者走访沪上多个小区发现,居民对于智能取物柜的需求,已经不满足于“有没有”,还在于“方不方便”。

  位于浦东的竹园小区和源竹小区相邻,由于老小区内场地难寻,这两个小区的智能快递柜建在小区外,需要共用。一些居民取件,要绕道走上六七百米。遇到较重的快递,非常吃力。

  而海珀外滩这样的新建小区,尽管已经敢为人先地在规划中预留了智能柜的空间和接口,但还是遇到一些问题。“我们根据住户需求,设置了大、中、小三种尺寸的格口,但是一个柜子要设置多少格口才能让所有住户都方便使用,还是摸着石头过河。如果能有相关规范标准,那就好多了。”

  正是由于上海“寸土寸金”,未来对于智能取物柜的规划就显得尤为重要。

  目前,上海正通过完善规范标准,进一步引导智能取物柜合理布局。对于新建住宅和楼宇,上海将研究制定住宅小区及商务楼宇智能配送设施规划建设导则,修订保障性住房(大型居住区)配套建设管理导则,将智能配送设施纳入公建配套设施建设范围。对于存量住宅,则将结合上海住宅小区“美丽家园”行动计划,推进住宅小区智能配送设施改造和建设等。

  复旦大学中国城镇化研究中心主任张年建议,在此轮建设中,有条件的小区,可规划将信报箱改为智能取物柜,竣工后由邮政管理部门组织专项验收。邮政管理部门可联合房管部门,制定智能柜的设置改造标准。

  “我们正在与相关部门积极磋商,希望尽快制定相关的规范标准。”据上海市邮政管理局介绍,未来的规划标准可能将根据居住套数,来“统筹”设置柜子的数量、面积以及格口,并按实际条件划分室内和室外的情况。上海市邮政管理局也建议,新建、改建、扩建的住宅小区及商务楼宇,应能提供智能投递设施服务用房,并与主体建筑“同步规划、同步设计、同步建设、同步验收”。建成小区提供服务用房有困难的,建议其在室外合理提供布设智能投递设施的服务场地。

  运营 价格服务如何满意

  作为公共设施,合理的价格机制和服务规范,可能是未来智能取物柜能否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价格方面,无论收费与否,都应得到用户认可。在上海绿地集团开发的三个小区,不时能看到住户下楼取件。这些蓝白相间的柜子是绿地自己定制采购的智能取物柜,并由其下属公司负责运营。目前,运营成本一部分由开发商承担,一部分向快递员收取。一位住户表示:“体验不错,对我们住户免费,就算超过24小时没取也只是提醒,不会收费。”

  日本的一些住宅楼,则采用了并入物业费的模式。智能柜由物业公司负责购买,交给运营公司负责运营。业主缴纳的物业费中,已经包括了智能柜使用费用,即便超时也不再收取其它费用。

  尽管目前还没有相关价格标准,但法律人士提醒,如果业委会要与智能取物柜运营企业签订合同,需要明确合同期内的收费标准。签订合同的时候未约定的,在合同期满前不应收费或应经协商后签署补充协议。

  在价格和服务标准尚未明确的背后,是行业对于立法的迫切需求。“实施7年多的《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办法》,对智能取物柜缺乏规范内容,我们建议适时进行修改。”余洪伟表示。



免责声明:

钢铁圈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图文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 删除。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